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点燃艾滋孤儿生命的亮色

——记关爱“因艾致孤”孩子的“红丝带妈妈”杨玉兰
2016-11-30 16:40:07 | 来源:健康报网 | 分享

  有这样一群孩子:父母去世,缺少亲情;外界歧视、孤苦无助;没有经济来源更使他们营养、医疗和接受教育的权利得不到保障。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因艾致孤”儿童。

  有这样一位母亲:当其他人远离、排斥艾滋孤儿时,她毅然选择“逆行”。把孩子们接到自己家中,跟家人一起吃、住,像妈妈一样关爱、呵护他们,为孩子们争取受教育的权利。

  有这样一位“战士”:在防治艾滋病的“战斗”中,她和她所在的团队,用生命求证科学,用真情感动社会,也因为她的努力和奉献,她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亲善大使彭丽媛和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的亲切接见。

  她就是,宜昌市疾控中心VCT咨询门诊的坐诊专家,美沙酮替代维持治疗门诊负责人杨玉兰。偏瘦的身材、中等个子再加上一副眼镜,把杨玉兰放到人群里,一转眼,你可能很难再找到她。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小女子”,却做出一番让人敬仰的“大事业”。

  让我们跟随她的脚步,来到一群“特殊”人群中间,聆听他们的故事吧--

  “因艾致孤”学生考取大学,杨玉兰为学费四处奔走

  8月20日是农历“七夕”,杨玉兰的家中来了位“稀客”:即将走进大学的“晓昭”,他特意选了个“有爱的日子”来看望杨妈妈。

  “晓昭”2岁时母亲病逝,在外打工的父亲因输血染上艾滋病,在他6岁时撒手人寰。孤苦无助的“晓昭”读书非常刻苦,初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上县一中,今年高考考出584分的好成绩。

  杨妈妈为“晓昭”高兴的同时,也在为他的学费操心。这次,得知有爱心企业开展捐资助学活动,杨玉兰为“晓昭”申请到一个名额,获得了5000元的助学金。

  那天,杨妈妈做了一大桌子菜,一家人其乐融融。饭后,她拿出专门为“晓昭”买的学习和生活用品,边叮嘱“晓昭”边逐一捆进孩子的行李中。

  在即将到来的开学季,杨妈妈还要为“晓昭”的学费和生活费奔走。

  说起杨玉兰与“因艾致孤”儿童的“渊源”,还要从4年前说起。2011年,杨玉兰接手了美沙酮门诊的工作,也是在那一年,杨玉兰结识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染科医生、博士生导师桂希恩教授。这位中国艾滋病防治专家指导组成员、中国艾滋病高发区的最早发现者。因其在艾滋病教育、预防、关怀等方面的卓越成就,成为贝利马丁基金会颁发的2003年度贝利马丁奖唯一得主,2004年度中央电视台十大“感动中国”人物之一。在桂希恩教授的引领下,杨玉兰开始致力于“因艾致孤”儿童的关爱和救助工作。

  看着艾滋孤儿“蛋蛋”含泪倔强的眼神,杨玉兰心疼了

  在杨玉兰关爱的艾滋孤儿当中,“蛋蛋”是让她格外心疼的一个。

  2012年的暑假,杨玉兰把孩子们接到城区来玩。白天,为了活跃气氛,杨玉兰组织孩子们一起做简单的“加减法”游戏,大家都踊跃“抢答”,“蛋蛋”却独自一声不吭地坐在旁边,杨玉兰以为是“蛋蛋”性格内向。晚上,杨玉兰悄悄把“蛋蛋”叫到一边问他:“你怎么不跟大家一起玩啊?”“蛋蛋”低下头回答:“我没学过,不会做。”一个10岁的艾滋孤儿,因为受到歧视和孤立,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走进课堂,失去父母的他被寄养在一所养老院里,陪伴他的就是院子里几只鸡。

  看着“蛋蛋”含泪倔强的眼神,那一刻,杨玉兰心疼了。她硬吞下涌上来的泪水,把“蛋蛋”搂在怀里,说:“不要紧,让杨妈妈来帮你,我们找地方去上学。”随后,杨玉兰多方联系,终于争取到一个名额,让“蛋蛋”去外省的一所“红丝带小学”入学读书。现在,“蛋蛋”已经是小学4年级的学生了。

  她把艾滋孤儿接到自己家,一住就是二十天

  2015年元旦小长假第二天,杨玉兰格外忙碌,她要赶往几十公里外的乡下,去看望她所牵挂的艾滋孤儿佳恩。“答应孩子要去和他们过新年的,1号值班没去成,今天2号无论如何也不能耽误了。”她一边收拾着给佳恩准备的礼物--新的羽绒服、学习用品,一边跟在一旁给她“打下手”的丈夫说。

  佳恩今年读初一,父亲因卖血感染艾滋病去世,母亲带着他改嫁,跟继父生了一个弟弟。后来,母亲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不久病逝,弟弟也被查出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本应正常生活学习的弟弟,因为村里人知道病情而受到排斥和孤立,不得不辍学在家。杨玉兰多方奔走,帮弟弟申请到外省“红丝带小学”的入学名额,让弟弟远赴他乡求学。

  去看望佳恩的那天,细心的杨玉兰担心“突然来访”会打破山沟沟里的平静,引起旁人对佳恩“格外关注”,特意嘱咐将车停在离孩子家较远的竹林,走着过去。当佳恩看到他最熟悉、最想念的杨妈妈,穿上杨妈妈买的新羽绒服,他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拉着杨妈妈的手,佳恩向杨妈妈讲述自己的学习和生活,特别提到自己的数学功课有所长进。原来,去年暑假,杨妈妈把佳恩接到自己家里住了20天,专门请老师为他补习数学。

  像佳恩这样受到杨玉兰关爱的艾滋孤儿,宜昌还有七个。每逢节假日杨妈妈都要通过短信、电话或QQ问候孩子们;每到暑假几个伙伴就去参加杨妈妈帮他们申请的、由桂希恩教授组织开办的爱心补习班,补习各门功课。

  杨妈妈带你们去看外面的世界多么美

  从2012年开始,连续几年,杨玉兰作为全省代表,带领艾滋病致孤儿童参加了在北京、武汉、香港举办的“艾滋病致孤儿童夏令营”活动,她带着这些“因艾致孤”儿童走出大山,去开眼界、见世面,去领略大千世界的美好,感受更多人对他们的尊重和关爱,让他们知道,天空有属于他们的蔚蓝。

  2013年,杨玉兰带着“蛋蛋”、佳恩5名艾滋病致孤儿童,参加了全国“爱在阳光下--艾滋病致孤儿童北京夏令营”活动,受到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等领导的接见,当孩子们看到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结核病)亲善大使彭丽媛妈妈微笑着向他们走来,亲切地与他们拥抱,孩子们除了使劲儿拍手、笑,什么都忘记了……

  “红丝带”感召着更多的爱心人士站到了杨玉兰的身边

  杨玉兰是市疾控中心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VCT)咨询门诊坐诊专家,她和她的团队利用一切机会向人们宣传:性接触、血液、母婴才是艾滋病传播的3条途径,而日常接触,如握手、拥抱、咳嗽、打喷嚏,一起劳动、工作、游泳、用餐、洗浴,蚊虫叮咬,共用办公用具、劳动工具、被褥、钱币、电话、厕所都是不传染的。

  杨玉兰和丈夫都是普通的工薪族,丈夫曾因肝炎导致大面积肝硬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这个普通“三口之家”的经济水平甚至没有达到一般人理解的“小康水平”。但丈夫和女儿对杨玉兰从事的事业都非常支持。每当艾滋孤儿来家里,女儿还当“小老师”,帮他们补习功课。

  在杨玉兰的感召下,她的同事、朋友组成了“爱心妈妈团”,元旦、春节去看望艾滋孤儿;今年3月,在杨玉兰的积极推动和呼吁下,某企业爱心人士为艾滋孤儿募集善款近2万元,7名爱心人士开展艾滋孤儿跟踪关爱活动,提供学习生活方面的具体帮助;5月建立一个“爱心”云微店;她还争取到武汉和香港的爱心人士,为两名因艾滋病致孤的高三毕业生解决了大学学费……

  有一首歌这样唱道:“你激励了我,故我能立足于群山之巅;你鼓舞了我,故我能行进于暴风雨的海面。在你坚实的臂膀上,我变得坚韧强壮。你的鼓励,使我超越了自我。”杨玉兰用爱心在艾滋孤儿心中播下希望的种子,关爱他们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如果说,红丝带飘扬着疾控人的风采。那么,在对抗新世纪瘟疫的持久战中,杨玉兰用发着爱的光亮、闪耀着温暖霞光的“红丝带”点燃了艾滋孤儿生命的亮色。

  路远、人真、情长……愿更多的人与杨玉兰同行。(众所周知的原因,文中孩子们的名字全部是化名)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