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人文观察

人文关照助癌症患者重拾希望

本报记者 王潇雨
2016-11-18 08:01:34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重大疾病患者往往都会面临身心的双重打击,因此对这些患者的心理疏导、人文关怀也至关重要。”CFP供图

癌症已成为我国现代社会的高发病,癌症因种类繁杂且治疗技术多样而成为医疗领域的复杂地带。在近日由清华大学医学中心细胞治疗研究所主办的“南山社会医学研讨会暨肿瘤综合治疗技术交流会”上,与会专家呼吁,癌症治疗不仅需要通过医学技术干预,还应重视患者的心理问题,要对癌症患者进行系统的人文关照。

 

整合碎片信息,发挥志愿者的沟通桥梁作用

“治疗方法铺天盖地,却不知道哪种适合自己,就像掉到了海里,看见很多救生圈却抓不到。”这句出现在一个肿瘤患者交流群中的话,道出了无数患者的心声。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资深健康主持人安杨谈起一段自己的亲身经历。安杨的母亲已是耄耋,近来膝盖疼痛。吃药?做中医推拿理疗?注射关节腔润滑液?手术置换关节还是拄拐?……儿女们聚在一起,根据各自得来的信息分析利弊,争论很久没有答案。中途,安杨接了一位医学前辈的电话,谈及家庭会议中自己的纠结。这位医生听完后想了片刻,然后给她发来一张表格。这张表将全家人提及的治疗方案,按病情的严重程度由轻到重做了排序:最轻拄拐,最重手术换关节,并且对每种方案详细描述了对应症状。老母亲听了安杨转述的专家排序后豁然开朗:“我目前连拄拐都没用过,其他治疗我不需要。”此前的复杂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安杨不禁感慨,关节疼痛这种相对明确的治疗方案都引起了家人的争论,癌症患者又将面对多么复杂的问题。“不容回避的是,门诊时间不够,治疗信息太多,医生很难有充足的时间替患者做全面的信息整合。这使得患者得到的信息太碎片化,难以决策。”

“在现实中,医生跟病患对话5分钟以上的机会不多。这时候,志愿者可以搭建起医患间的沟通桥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医患沟通不畅的这些问题。”苏州慈济健康促进中心赵叔蘋教授分享了台湾慈济医院的经验:患者和家属难过的时候,志愿者会去跟他们谈话,了解详细情况,提出建议并解决心理问题。每天工作结束,志愿者要集合,分享一天遇到的棘手问题及当时的建议和解决方法。每天的详细记录,院长也会看,以此了解医疗过程中的问题。

“虽然志愿者在整个医疗体系发挥不了医治的作用,却可以治疗患者和家属的心病,他们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越做越开心。院长会特别为志愿者举办感恩茶会,感谢志愿者在医患沟通的重要环节作出的努力。”赵叔蘋说。

重视心理作用,医患双方都要树立积极心态

“一旦观念转变,心结打开了,情况就会好转。”60多岁的韩先生感叹,“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是心态的变化。”

2010年12月,韩先生被诊断出胃癌,做了胃切除手术和化疗。“当时体力和精神都不好。第二年9月,癌细胞发生了肺转移。呼吸科和胃科的大夫给我会诊说要穿刺,我觉得特别恐怖。那时候天天想得很多,睡也睡不好。后来我和家人选择了生物治疗,张明徽教授经常鼓励我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以前是全家为我服务,现在是我服务全家:买菜、做饭、看孙子,经常去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我现在并不觉得自己是病人。”

“心理作用的力量不容小觑,当患者对自己的生活有掌控感的时候,病情也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心理学研究所副所长喻丰教授介绍,一项实验将身患绝症的老年患者分为两组,一组按照诊疗流程细心照料,另一组则让他们自由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后来发现,前一组情况越来越差,后一组93%的老人向好的方向发展。“大量的心理学研究显示,乐观的人有更强的免疫系统,更少发生溃疡、过敏反应或疼痛,更少患心血管等致命性疾病,而且康复更快,抗压能力更强。积极心理状态可能会提升人的寿命。1986年一项针对678位修女进行跟踪的研究发现,日记中表现出高积极情绪的修女比低积极情绪的修女平均寿命长6.9岁。”

“事实上,医生和患者都应该具有积极的心态。”喻丰说,医生快乐与否也影响着诊断状态。同样有心理学研究发现,快乐的医生比不快乐的医生多19%的可能性做出更快、更准确的判断。“不管是患病之前的预防还是在患病之后的关爱,都是医生不该忽视的环节,要树立从疾病模式向健康模式转变的观念。”喻丰还建议,可通过写日记来改善情绪。每周或者每天写下一些事件,记住感恩的人。如果写出一些遭受的痛苦,里面一定要包含因果转折以及对这件事情的理解。比如“我认为…从中得出了…”这样的句子,这样能够减少消极情绪。另外,每天锻炼30分钟,适当做一些冥想、拥抱和抚摸等,都是积极的心理学调适手段。

避免无心伤害,人文是医学的核心要素

李阿姨的老伴患原发性肝癌,确诊时已是中晚期,去年11月27日在上海做了手术,今年1月做了介入治疗,2月使用靶向药物,5月进行生物治疗……比起治疗的奔波之苦,更让李阿姨难过的是,在给老伴儿治病的过程当中,经受了太多难堪。“在一次检查的时候,在监护室门口,小护士就当着众多人说‘把衣服裤子脱了’,天气那么冷,看着64岁的老伴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当时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疾病是身体的非正常生理状态,很多疾病的进展会从躯体的不适过渡到心理和精神的异常。重大疾病患者往往都会面临身心的双重打击,因此对这些患者的心理疏导、人文关怀也至关重要。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强调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但遗憾的是,目前的医学模式还没有完成真正的转变。”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翟晓梅教授直言,“医学除了有科学特点外,还有非常强的人文色彩,也是道德事业,人文永远是医学的核心要素。”

“医学不仅是治疗疾病的医疗技术,而是一门集科学、心理、人文、哲学于一体的综合学科。”清华大学医学中心细胞治疗研究所所长张明徽强调,医疗不单是“治病”,还包括对“人”的系统关照。现代医学的发展正从生物医学向社会医学过渡,我们医务工作者应将医疗的重点放在“人”,而非“病”。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