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人文 > 正文

人文会客厅

刘德培:推动医学走进“大健康”时代

本报记者 谭 嘉
2016-09-02 07:42:2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北京协和医学院基础学院医学分子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刘德培院士
实现公民健康,并不是简单的“花钱越多效果越好”,还需要重预防、治未病,需要医生更好地为公众提供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CFP供图

日前在京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吹响了全国上下共建共享“健康中国”的强劲号角。作为参会嘉宾,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院校长刘德培教授,在会后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畅谈了他的参会感受,阐述了他对于大卫生、大健康的理解和认识。——编 者

 

“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这一政策强音把卫生和健康工作提高到国家战略水平

健康报:作为大会的亲历者,请您首先和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参会感受。

刘德培:这次参加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听了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和刘延东副总理的报告,我感到非常振奋。习总书记在报告中提出了新时期我国卫生与健康工作的新方针:以基层为重点,以改革创新为动力,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尤其是“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这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把健康提到最高层次,这一政策强音把卫生和健康工作提高到国家战略水平。

健康报:习总书记的报告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内容还有什么?

刘德培:习总书记特别提到了要重视重大疾病防控,优化防治策略,最大程度减少人群患病;要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树立大卫生、大健康的观念,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总书记在报告中专门举出了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影响要素的分析。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结论是,生物学因素占15%,环境影响占17%,行为和生活方式占60%,而医疗服务仅占8%。也就是说,对于健康的影响,行为和生活方式占“控股”的绝对优势地位。调整行为和生活方式是非常重要的理念,健康促进的关键是行为和生活方式。

疾病的发生有共同“命运”,建立良好的生活方式等可以把衰老和疾病进展的水龙头“关到最小”

健康报:从科学研究的角度看,健康促进对于疾病预防具有怎样的重要价值?

刘德培:近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机制的研究。目前,全球老龄化及重大疾病防治形势愈发严峻,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未富先老”的问题尤为突出。社会人口结构改变,高龄人口日益增多,各种重大疾病“井喷式”爆发。心血管疾病、肿瘤严重威胁人类健康,是全球范围内最主要死因,且未来20年死亡人数仍有上升趋势。与此同时,我国重大疾病的发病人群日趋年轻化,呈“未老先衰”之势。

国内外多项研究证实,衰老是心血管疾病、肿瘤、神经退行性疾病等诸多复杂疾病的共同危险因素,阐明衰老机制将为治疗多种疾病带来希望。衰老是涉及应激反应、表观遗传学、炎症、大分子损伤、代谢、蛋白稳态、干细胞与再生等诸多生物学事件的复杂过程,各事件之间的关系及衰老的机制仍有待阐明。

我们实验室经过长期研究,结合国内外研究进展认为衰老分为四个层次。第一层:生理功能下降,疾病易感性增加;第二层:系统性炎症、代谢、内分泌功能紊乱;第三层:细胞功能紊乱,出现细胞衰老;第四层:生物分子维持不良,导致DNA损伤。衰老的四层构成级联反应。衰老四个层级中生命信息流的传递与表象呈现是不同疾病发生发展的共性。

研究还发现,饮食和能量限制、适量运动等可以激活机体DNA损伤修复、自噬等内在适应性机制,有望抵抗衰老和相关疾病的发生发展,从而达到多病共防共治的目的。

健康报:针对重大疾病的共性,根据现有研究成果,如何实施有效干预?

刘德培:复杂疾病由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决定,遗传和环境所占比例在不同个体中有一定差异,但疾病发生有着共同的命运。衰老是自然过程,但可以通过内在适应性反应、建立良好的生活方式,把衰老和疾病进展的水龙头“关到最小”,以最小副作用来延缓衰老。衰老的第四层,即DNA损伤、蛋白质错误等是“命”,难以改变。衰老的第二层即系统性炎症、代谢、内分泌功能紊乱,可以通过“运”来改变。“运”包括适度运动、良好生活环境的“运气”、每天适当安排生活的“运作”、从四维健康的角度“运筹”等。现在,健康理念不断演变,范围不断拓宽,内涵不断延伸,要求不断提高。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提出了“四维健康”的理念,即无病无弱、身心健全、社会适应、环境和谐。将来的健康保护和健康促进,重点要在实现“四维健康”方面下功夫。而健康决定因素中,行为和生活方式占60%。通过行为和生活方式对衰老的第二层发生作用,同时也影响第一层疾病的发生发展,以及影响第三层、第四层即细胞/分子的状态。从这个角度看,“命运可以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中”。

世卫组织推荐的健康法条包括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现在,我们对食品安全高度关注,但对能量控制的重视还很不够。既往研究显示,低等生物可以通过能量限制延长寿命,灵长类动物通过能量限制可以大幅减少重大疾病的发生。国外一项长达20年的灵长类动物研究显示,能量限制组肿瘤、心血管疾病发生率较自由饮食组降低一半,且无糖尿病发生,而自由饮食组有将近一半猴子患了糖尿病。在生活方式中,能量限制、营养均衡、食不厌杂都要付诸实践。如世卫组织推荐每人每天应摄入3种水果和5种蔬菜。管住嘴、迈开腿,大家都知晓,关键要行动,要坚持。

实现公民健康,医学体系要实现从“分病而治”为主到“异病同防”为主的战略转变

健康报:要实现习总书记在报告中所提出的优化重大疾病防治策略,就目前的防治现状来看,您认为需要做怎样的调整?

刘德培:现在的医疗体系是“分病而治”为主,而研究发现,衰老等相同的危险因素能够促进不同疾病的发生发展,如果能遏制危险因素,机体疾病易感性降低,疾病发生就减少,可以达到 “异病同防”的效果。要实现从“分病而治”为主到“异病同防”为主的战略转变,主要靠改变生活方式。

我们要从大医学、大卫生、大健康的角度看待医学发展。我国国民健康寿命较预期寿命还有相当差距。这说明医学大健康尚未得到很好落实。现在的医学服务顺序是医疗救助、公共卫生、健康促进,将来的发展趋势要倒过来,即健康促进、公共卫生、医疗救助。

我们必须要改变观念,突出战略前移、预防为主。中国传统医学中就强调,“上医治未病”。美国的医疗卫生投入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7%,但医疗效果在全球排30多位。实现公民健康,并不是简单的“花钱越多效果越好”。单纯依靠“分病而治”,实践证明此路不通。

健康报:就医学模式而言,我们是否也应该做相应的调整?

刘德培:现代医学集中关注疾病本身,更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系统生物医学是将组学等多学科融合一体,全方位、立体化、多视角研究生命全过程和疾病全过程,揭示疾病发生发展机制,研究重大疾病的个性发病机制和共性发病机制。今后,我们要加强系统生物医学的研究与实践。此次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中,全人全程服务也贯穿在习主席和李总理的讲话中。建立健康档案,建立家庭医生制度,这些都是为了更好地为公众提供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未来的健康促进要从根源入手,重点关注个体行为和环境影响。从注重疾病诊治到对生命全过程的健康监测,重预防、治未病;从注重机体本身研究到环境、社会、心理与机体交互作用综合研究。为此,我们的医学模式也必须从以前的生物医学模式切实转变到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上来。

以前曾提出“3P”医学,即疾病预测(Predicting diseases)、预警(Pre-warning diseases)、 预防(Preventing diseases),这是单纯疾病导向的。现在,我们更应该强调健康,即健康保护(Protecting health) 、健康促进(Promoting health)、延长预期健康寿命(Prolonging health span)。要达到这一目的,需要制定全民健康的政策(Policy for population),每个人都要参与(Participation),实现个体化医学(Personalization),其核心是延长预期健康寿命、预防疾病、个体化的新“3P”医学。习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强调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将开创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的崭新局面,实现人民共建共享、人人健康、老当益壮的和谐社会。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