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共建医患和谐,没有谁是局外人

2016-05-20 08:40:58 来源:健康报
 
                           
近期接连发生的伤医、杀医事件让医务界弥漫着悲伤的氛围。舆论往往会把这些个案都归为医患矛盾,从而引爆行业内外各方声音,并极易出现非理性的言论。CFP供图

最近一个月,我国的医疗界颇不平静。“魏则西事件”、广东陈仲伟医生被害、重庆伤医案,以及徐州的“丟肾门”等事件,撕裂着本来就紧张的医患关系,使医患矛盾再次升级。为此,中国医师协会于5月13日在京召开“重塑诚信,共建医患和谐”座谈会,并在会上发出了“行动起来,共建和谐医患”的倡议书。来自医疗卫生界、传媒界等相关领域的与会代表就如何防范暴力伤医、如何改善医患关系等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本期我们选编了部分参会者的发言,希望能让读者朋友对当下的医患关系有不同视角的思考和认识。——编 者

 

改善医患关系要靠行动

张雁灵

近期接连发生的几起伤医事件,尤其是陈仲伟主任被杀事件,在行业内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也引起了国人的焦虑。当我们在思考这些事件背后所隐藏的问题时,会很自然地引申到对医患关系的关注,引申到对社会现象的关注。有专家认为,这是因为医疗卫生领域的生态出了问题。其实,不只是医疗卫生的生态出了问题,整个中国社会的生态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生态不好肯定是因为污染,那么,是什么人、什么问题污染了生态?

第一,过度市场化的医疗和商业化的医疗管理模式侵袭了卫生行业及医生队伍。商业化、市场化在医疗行业的快速发展,是医疗生态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第二,医疗机构的扩张和趋利使医疗生态的恶化雪上加霜。例如,绩效管理本来是很好的管理手段和方法,但很多医院的做法变了味,把工作量和利润作为绩效的重要指标。第三,监管不到位或者说有一些监管体系失能、失职导致生态遭到破坏。社会的监管是一个大体系,由多部门负责。监管无效会使有些东西野蛮生长。第四,极少数不良媒体的炒作和失实报道,加深、扩大了医患矛盾。应该把这样的媒体列入黑名单,追究其法律责任。第五,医生队伍也要思考医患信任缺失的原因,并采取积极的行动。当然,暴力伤医,最根本的是严格执法,严惩罪犯,维护医生、医院的安全环境,这也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考验。

那么,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医师协会应该做什么? 我想,我们应该重点考虑并着手去做的事就是,如何改善医患关系,怎样加强医患沟通。现在,医院让医生一天挂这么多号,医生长时间地高负荷工作,哪有时间去和患者沟通?如果医生和患者能够很好地沟通,我相信很多事情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沟通、交流是改善医患关系最简单最廉价的办法,但是我们恰恰把这个办法丢了。

改善医患关系,要靠行动。为此,我们今天发出倡议:一、希望媒体、行政机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和公众都行动起来,共建和谐医患。二、依法维护医护权益,既打击暴徒,也打击制造混乱的人和媒体。三、积极倡导关爱医生,提高医生的待遇。四、加强行业的自律。我们要建立诚信系统,曝光不良医生。同时,加强与媒体的合作,发挥媒体正确的引导作用。五、多措并举,防范杀害医生事件。(作者为中国医师协会会长)

 

“问题”不解决,悲剧就难以避免

王 岳

就在中国医学界还沉浸在对陈仲伟主任惨遭杀害的悲痛之时,重庆就又传来了噩耗——该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医院外一科主任汪永钦被3名就诊者砍伤……连续的暴力事件让医学界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但是,就陈仲伟主任遇害事件,法律已无能为力,行凶者以纵身一跳的方式逃脱了法律的惩戒,也给我们一个警示:“医闹入刑”是不可能杜绝所有的伤医、杀医悲剧的。试问,倘若一个人在行凶之前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法律又如何起到震慑作用?

早在1885年,意大利的法学教授加罗法洛创造了“犯罪学”这个专业,旨在研究犯罪原因及其规律,以有效地处理和预防犯罪,进而寻求相应而有效的犯罪对策。加罗法洛发现,“犯罪心理理论”(研究人的心理状态同犯罪的关系)与“犯罪社会理论”(即从社会环境方面探索犯罪的原因)是犯罪原因的两大支柱。联系到近期发生的一起起伤医、杀医血案,我们真的应该透过案件去分析行凶者的动机和原因,才有可能避免悲剧的重演。

就目前而言,防范暴力伤医事件亟待解决的不是体制问题,而是医院的管理问题。这些年,政府(财政及医保)在医疗方面的投入明显增加,但医患关系并没有得到改善。新农合制度明显减轻了农民看病的经济负担,但是我们却看到以往较为平静的县级医院也逐步成为医闹的重灾区。究其原因,是我们的公立医院改革不到位,根本没有摆脱以数量和创收作为权重指标的运营模式,这就必然使得医务人员更多关心的是经济因素,也就忽略了患者的感受与医学特有的人文关怀。有学者一再呼吁要从“多劳多得”的经营模式转变为“优劳优得”的经营模式,但是始终被巨大的商业利益抵制。医生的猝死现象,儿科、急诊医生的离职,乃至越发严重的伤医事件,实际上都是公立医院这一运营模式“病因”所表现出来的“病症”而已。

201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综述《美国暴力伤医的研究及解决方案》指出,暴力伤医并非源于体制问题,而是管理水平问题。金属探测器的使用丝毫没有降低急诊的暴力事件发生,而医疗机构完善政策制度以提高接诊能力,减少拥挤和等待时间,减少员工换班时间,这些对减少暴力事件更有意义。

西方一位医学哲人曾将医学的本质概括为“问题”。所谓“问题”就是患者并不一定存在生理、病理的毛病,但一定是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也许是心理方面的“问题”,也许是社会关系方面的“问题”,往往不是靠药物和手术刀可以解决的。我们的医务人员认为有的患者“没事找事”、“难缠”,是因为我们的医务人员只是认定自己的工作就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按照全人医学的要求将“帮助病人”作为工作的目标。医学的产生源于“人”的需求,而医学的目标更是满足“人”的需求。这种需求不只是治病的需求,还有被尊重、被理解、被关怀等心理方面的需求。我曾经不止一次表达过这样的观点:“20张床配一个保安,不如100张床配一个临床心理咨询师或医务社工”。我们这个社会充斥着急功近利的功利主义思想,医学界亦然。我们看到有些医院为了安全起见,让医生佩戴钢盔,在医院设立安检和保安。殊不知,“问题”不解决,悲剧就有可能会从医院内转移到医院外。

从生物医疗服务模式转变为“生理-心理-社会”的全人医疗服务模式,国人已经喊了不止20年,但是我们并没有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这些“灵魂与精神”的东西,我们更多的是关注人家的“技术”。更不要说从“父权式医患关系”的医疗服务模式向“朋友式医患关系”的医疗服务模式转变了。更令人担忧的是,我们的医疗服务模式,不是顺应社会发展与需求,向着越来越“人性”的方向发展,而是越来越背离“人性”了……30年前,我国患者可能认为问诊时间5分钟就够了,但那时候我们的医生能和患者聊上10分钟,而在今天,患者认为医生至少该和我聊10分钟,可是医生3分钟就把患者打发出去了。

陈主任去世后,广东开始排查有伤医危险的纠纷案件,特别是久拖不决的案件,这是对的。但是,如果不去转变医院运营模式,就很难实现上述两个医疗服务模式的转变,最终,我们都会成为受害者。(作者为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院长助理、北京大学医学伦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

 

关爱患者,从关爱医生做起

高金声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这种紧张的医患关系,绝非一天两天形成。那么,怎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政府出面,同时,要从整个社会层面来考虑解决之道。

首先我们要看到,近年来发生的伤医甚至杀医等事件,实际上反映的是整个社会文明的缺失,人文的缺失,孤立地去解决暴力伤医事件,成效可能会是甚微的。我们不能只是就医说医,更要从整个社会层面来推动问题的解决。在促进医患和谐方面,媒体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像国家级的中央媒体、医疗卫生界的行业报刊,以及众多的大众媒体,在做医疗卫生领域的报道时,能多关注些积极、正面的事情,能客观、真实地反映医务人员的形象,而不是为了吸引眼球去进行一些炒作性的报道。现在是自媒体时代,我们每个人发出的声音、所做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微博、微信等传播出去。我觉得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在社会文明程度的回归上尽自己的一份力,哪怕这份力是微弱的。只要大家都从正面去发声,社会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变。如果我们的社会只是在经济上发展了,但文明丢失了,人文丢失了,那中华民族的前途也是堪忧的。

从医院文化建设的角度看,我认为医院要高度重视医务人员人文素质的提升,重视对患者的人文关怀,将患者的利益置于首位。同时,在强调关爱患者的同时,还要重视对医务人员的关爱。要在医院形成一种氛围,引导我们的患者和公众尊重医生、护士。今年,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年会的主题就提出了“关爱患者,从关爱医务人员做起”。在英国的一家医院里,有这样一张告示:“我们希望员工感到价值和尊严……请用体面和尊严的方式对待他们。对员工使用暴力是不被容忍的。我们不希望员工遭受任何形式的语言侮辱、威胁和袭击。”国外的医院这样引导患者,我们也要在医院运用多种方式创设一种环境,形成医患互相信任彼此尊重的良好风气。有些医院已经在开始尝试这么做,我们要多发现这方面好的典型,努力去推动这一建设。希望全社会共同努力,让医务工作者在工作中体会到尊严感和价值感。(作者为中国医师协会人文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