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如何选择,取决于你的实力

王建六
2016-05-06 07:41:16 来源:健康报
 
 

1986年,我从河南医科大学毕业。那时候毕业管分配,按照成绩,我可以依志愿报考专业。我当时心仪的是儿科,可是有一天,年级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河南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要在应届毕业生里挑学生,推荐我去,但是要去妇产科;要是不去,就只能回老家了。我心想,自己一个男孩,去妇产科不是我本身最理想的选择,但还是服从了安排。虽然起初心里是不情愿的,但想,既然来了,在医院还是踏踏实实地工作,经常抢着值班。

两年过去后,有了考研究生的机会。那时候,妇产科仍不是我的首选,而本来喜欢的儿科专业又差别太大。想来想去,我就选择了和妇产科比较接近的泌尿科准备报考。可还没报志愿的时候,妇产科专业出身的院长把我叫了过去,说今年他有一个研究生名额,希望让我报。这样,我就又阴差阳错地留在了妇产科,慢慢地在医院做到了主治医,另一边仍想着,有机会要攻读泌尿科的博士。1992年,我代表医院在一次全国妇产科的大会上做发言。会上,我碰到了北医的钱和年教授。钱老师整个人散发的儒雅气质深深感染了我,在聊天中,我很开心地看出她对我印象不错。在得知她当年也会招收博士生之后,就在当年报考了钱老师的博士。到这为止,我才算真正踏踏实实地投入到妇科专业里来,不再胡思乱想了。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重要的选择——对专业的选择。

也许,很多年轻人也会面临很多类似的问题。我的经历算是经验,也算是教训。每个人的理想都不尽相同,但你的目标不见得就符合现实,而且你也无法验证它是否真的适合你。所以,如果现实将你推到某个专业的方向和位置上,那你就认准这个方向好好做,不要自怨自艾、心猿意马。

博士毕业后,我虽然可以留在北京工作,但由于家庭的原因,我还是回到了河南。其实,在家乡的工作和生活本来可以很安逸,但我并不打算这么过。我带着学生们,每个周末都泡在实验室,忙到只顾得上吃咸菜、啃烧饼;没有项目基金,我就直接去教育厅、科委找项目牵头人。回去不到两年的时间,我就在河南省拿到了两个成果奖,拿到了基金;第三年的时候,河南医科大学学报为我发了一个专刊,其中有8篇文章都是由我自己撰写的。

1998年4月,在郑州召开了一次全国妇科领域的会议。借此契机,我又得以和北医的魏丽惠老师以及钱和年老师见了面,他们提出让我回北京工作的建议。一边是家乡富足的生活,工作中得到的器重;而另一边是两位老师的力荐,未知的工作环境,再加上我本来就从未消失过的理想。考虑再三,我最后决定回到北京。

回来的前几个月,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去图书馆看文献,把之前三年专业相关的资料都翻看一遍。这样,每次跟着一起查房,我都能做到心里有底。慢慢地,你才能在一群精英中获得话语权。科学的东西,你知道就是知道,临床的东西容不得一丝马虎。那几年,大家不愿意管的病人我来管,不愿意上的手术我来上,不愿意值的班我来值。久而久之,你不仅掌握了别人都掌握的东西,还能了解到大家不熟悉的东西。所以说,一旦你做出了选择,不管当时是什么情况——对于我来说,当初回到河南也好,还是后来重返北京也罢,都一定要把当时能利用的所有资料整合起来,看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尽全力把事情做好。

其实,回到北京之前,我还有一些其他的机会可以去上海等地工作。有的时候,只要一个人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就会有人关注。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不要抱怨你的选择总被干扰或被局限,其实,做选择的,往往是你自身的实力。

回来工作几年后,我奔赴瑞典完成了博士后的学习。从学医到博士后毕业,我所做的研究、发表的近200篇文章,都是在妇科肿瘤方面的。可是归国没多久,魏老师和钱老师找我谈话,说国内妇科盆底专业是刚刚兴起的领域,问我能不能做好。十几年的专业说改就改,我一时难以接受,就提出希望能同时做盆底和肿瘤两个专业。在获得许可后,我在2004年正式接受了这个任务。十几年过来了,我们的妇科盆底专业拿到了3个省部级二等奖。与此同时,我们所在的妇科肿瘤领域的权威地位也没有丢。

通过这件事我想说的是,在接受安排时,你一定要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思路,而且还要敢于表达。这首先是对团队的服从和传承,其次也是对自身追求的坚持。(作者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学副院长、妇产科主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