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郎景和专栏

一位医生的故事 我的一天

2014-11-14 08:37:03 来源:健康报
  这是普通医生的一天,顶多算是一位老医生忙碌的一天。我敢说,年轻的医生比我还要忙碌。

  我睡得晚,家又离医院很近,所以我早上7时前起床就可以了。不吃早餐是我的不良习惯,开始于当住院医生时。那时很辛苦,通常午夜一两点睡觉,早晨6时多就到医院给病人抽血化验,根本顾不上吃饭。

  7时半肯定是到医院了。先看看网上来件及回复。8时多会有敲门声,我一般是“闭门不迎客”。除非有约,也都在8时半之前。这之后我要去查房、上手术。

  全科9个病房,几乎每天都有我的手术。其实同事们手术都做得很好,而我也愿意放手。我要上的手术有3种:其一是手术比较困难、复杂,他们也能做,我只是去“壮胆”、当“靠山”,更直白地说,去承担责任;其二是的确很困难的手术,需要我去解决问题;其三是一些特殊病人、特殊情况,或者危急重病例的处理或抢救,主任应该到场——解决问题、承担责任兼而有之。

  中午能有个空隙,打个盹儿,当然是我期望的,哪怕只有半小时。同事们还真尽量照顾我,但外科大夫少有这么规律。

  下午仍要随时“应召”,还有门诊。我的门诊是普通教授号,非专家号,很是便宜,但并不对外挂号,都是预约号,多数是术后随诊的病人,或是同事们转给我的疑难病例。病人情况复杂、处理困难,学生们愿意跟我看门诊。看的例数也不很多,可以讲解、讨论,做不到轻松,却不觉得紧张。

  医院会议不多,这很好。周一下午的院周会只有个把小时,的确是简短而有效。科里事务随时碰头商量,较少开会。各位副主任各司其职,日常杂事我早已放手。一天下来,似乎有间歇,实则毫无空闲,查文献、看书、写作乃是见缝插针。

  下午5时半是下班时间,但5时半到6时半是我最宝贵的时间段。这时没有来访者、没有叩门、没有电话,可以安静下来做点事情、写点东西。这是一天工作的“消化”,就像一头老牛趴在那儿“反刍”。晚一点回家,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即到家就可以吃饭了。夫人已经将晚饭做得差不多了。不过,我也要到厨房问一声:“辛苦了!让我做什么?”回答是:“假模假式的,等着吃吧。”正合吾意!

  一天辛苦工作十几个小时,几十年如一日,若在工厂里早应该是模范老工人了吧——不是怨言,我是要说,很多大夫都是这样做的,他们也都应该是劳动模范。

  “劳动模范”的劳动还没有结束,新闻是吃饭时看的,其他节目是工作间隔,端着咖啡或茶从书房出来休息时“浏览”的。很多工作要晚上完成,所谓“业余”,是“夜余”,故有笔名“叶维之”(即夜间而为之)。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