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人文医患面对面

医院里 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2014-08-01 09:26:25 来源:健康报

蒋雪莲

  “是患者的故事让我成长,让我感受到人间更多的温暖。”护士蒋雪莲(左)说。


  一位善良的年轻护士、一位倔强的重症病人,从开始的陌生、隔阂,到后来的亲如一家,需要多长时间?3天!这3天发生的故事没有惊天动地,却改变了病人的人生轨迹,也让护士获得了成长,其中生发出的父女深情营造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温馨,让我们触摸到了医患间那些永驻的美好。——编  者


  上个周末,借着上门随访的机会,我又去看望了他。看到我进门,他原本微蹙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整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一边忙不迭地说“闺女来了”,一边热情地迎我进屋。

  说起我的这位“爸爸”,其中还有一段曲折的故事。

  记得是去年12月的一天下午,科里收治了一位鼻咽癌术后左耳大出血的男性患者。翻开他的病历,患者63岁,曾在昆明一家医院做过43次放疗、3次化疗,之后左耳反复出血,次数不清,出血量不定,每次出血都是按压左侧颈动脉后自行停止。这一次的情况没以前乐观,左耳大出血已经让他出现了失血性休克伴重度失血性贫血。入院后,医生随即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与家属谈话时,医生严阵以待,力求详尽、具体地告知患者病情的危重程度以及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然而患者家属看上去却有些不屑一顾,来了这么一句:“医生,你就不用说那么多了,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们能做的,不就是签字嘛……”当时我刚好在一旁。听到他们说话的语气,看到那不太和善的表情,我猜想这一家人似乎不太好“对付”。再想到从第二天起我就要成为他们家患者的责任护士,心里不由紧张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我以责任护士的身份走进病房,准备开始晨间护理。当我向患者及家属做自我介绍时,正如我想象的一样,家属完全不愿意搭理我。我俯身一看,患者面色苍白,贫血表现很明显,衣服和手上还沾有血迹,正精神萎靡地躺在床上……职业的热情催促着我,排除一切外界干扰,让遭受病痛折磨的人们能有较高的生活质量;同时我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感动病人、感化他的家人,让他们换一种态度与我相处。

  由于患者需要绝对卧床,且身体比较虚弱,我在日常工作中便倾注了更多的爱心和细心。看他准备吃东西了,我马上帮他找来餐桌;每一项治疗开始前,我都要做好解释并尽可能地帮他减轻疼痛。更重要的是,我需要找机会跟他进行沟通,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和心理动态。

  多数癌症患者到他这个阶段都很焦虑和恐惧,我想他也不会例外。记得我刚跟他说了一句话:“您好!”他就开始不停地对我说:“叫医生给我做手术吧,我要做手术!”实际上,此时他的病情已经不允许手术治疗了。看着他恳切而无助的眼神,我觉得自己必须想办法安慰他。问题是,他的双耳已经丧失了听力,加上情绪尚不稳定,我说再多的话,他都可能无动于衷。我转身到护士站拿来纸和笔,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我们就聊开了,他的爱好、他的家人、他的工作……就这样,短短20分钟过去,我们竟然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

  看到我们在纸上写写画画,他的家人先是怔住了,之后也凑过来,向我介绍患者的生活习惯、曾经的治疗情况等。可以想象,生病这么长时间,患者满腔的心事找不到出口该多么难受。于是我决定,只要有时间便到病房跟他“聊”上一会儿。有时就是短短几句话,我也可以看出他很高兴。一天下来,再见医生时,他不再满脑子想着做手术了。我下班前来跟他告别,他竟然还有些依依不舍。

  第三天,他的精神状况明显好转了。看我走进病房,他笑着对我说:“今天我好多了,自己能行!”于是,我帮他准备好洗漱用具,看着他轻松地完成了晨间护理。说实话,这些情景让我很是欣慰。我给他竖起了大拇指,他也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当天,我还是一有空就去他的病房,跟他“纸上谈兵”,讲一些疾病的相关知识,也讲一些从前的病人。

  到了第四天下午,我经过病房时,他叫住了我,并在纸上写下一段话:“这辈子我就缺个女儿,这是我和我妻子的遗憾。这两天,我很幸福!我生病后住过无数次医院,只有你像女儿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如果可以的话,你做我的干女儿吧!”看到这些文字,我的眼睛里很快蓄满了泪花,内心也无比感动。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地点头。这时,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对他的妻子说:“她是我女儿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这个女儿我认定了!”他说完,我们都笑了。就这样,我们成了医院里幸福的“一家三口”。

  第五天我轮休。就在这天,他转院了。在短短5天住院时间里,我和他相处了3天。就是这3天,我多了一位“爸爸”,一位曾经焦虑、悲观,最终满怀希望的“爸爸”;而他也圆了一个梦,多了一个女儿。

  再后来,我总是借着上门随访的机会去看望“爸爸”,更重要的是尽我作为女儿的一份责任。每次出现在他家门口,我们总是相互拥抱一下,感受父女团聚的幸福。当我将要离开时,总能从“爸爸”眼里看到依恋、依赖以及对我下次到来的期待。几次随访,我得知“爸爸”的病情时好时坏,可每次他总是以一副精神抖擞的慈父模样出现在我面前。这几乎让我们都忘记了,他还是一位鼻咽癌患者。

  每天穿梭在白色的病房里,见证着病人的喜怒哀乐,有人会抱怨,有人会麻木……而我,常常陶醉于有这样一个能够互相倾听、相互诉说的空间,并在这里收获快乐与感动。是患者的故事让我成长,让我感受到人间更多的温暖。“爸爸”,请放心!女儿工作再忙,也会找时间去看您,看望您这位坚强的“爸爸”,让您感受到女儿的牵挂。(作者单位: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



  ——患者吐露心声——

  一朝圆梦,生命再无遗憾

  李佚名

  我本以为我的步伐迈不进2014年,于是把2013年定义为告别的一年。长期的疾病折磨,让我时刻准备着告别,我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离亲人也越来越远。然而,上帝竟如此眷顾我,在2013年12月赐给我一个“女儿”,让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遗憾。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患有鼻咽癌,但我并不绝望。可恶的是各种并发症接踵而来,再加上双耳完全听不见,与他人的沟通出现了障碍。这让我的生活完全偏离了原来的轨迹。我多么希望医生能做手术帮我控制耳朵出血的问题,因为我不想就这样在寂寂无声中孤独地离去。我是军人出身,也算个铁骨铮铮的硬汉,无奈这个病却总让我在恐惧中挣扎,家人也因我一次次地受着折磨。

  那天,我因鼻咽癌并发症住进了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就是这次住院,让我感受到了家人以外的另一种温暖。她是我的责任护士,是个热心的姑娘。她总是耐心地听我唠叨,一遍又一遍地提示我手术的风险,不厌其烦地跟我讨论治疗方案。她甚至替代我的家人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生活照顾,花了很多时间跟我这个听不见的老头子交流,让我从焦虑、恐惧、悲观中走了出来,重新找到了希望。

  这种温暖是家人没能给我的,所以我鼓起勇气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做我的女儿吧!总听人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这小棉袄带来的必定是温暖、亲近和幸福。遗憾的是,我膝下无女,一辈子就没享受过女儿的娇嗔与牵挂。

  没想到她答应了!在我生命最脆弱的时候,我有了一个女儿!虽然我听不见她说话,可那一沓信笺纸记录下的,就是我们父女无尽的缘分。

  感谢有你,我的女儿。是你让我明白,生命的每一天都要过得有滋有味。(应患者本人要求,作者名字为化名)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