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伦理审查 将科研风险降到最低

汪秀琴 张馥敏
2014-07-18 08:28:06 来源:健康报
 
  伦理审查的根本目的是促进生物医学研究达到科学与伦理的最高标准。图片源自国际在线

  科学研究要探索和创新,受试者保护要规范与约束,伦理委员会如何权衡好这对矛盾,做到既保护好参与研究的受试者,又不对合理的科学研究开展造成阻碍?在北京医学会医学伦理学专业委员会日前举办的第四期医学伦理学培训班上,相关伦理学者提出,应该明确基于风险管理的伦理审查观念,在保护受试者权益的同时又不至于对科研造成不必要的负担。——编  者

  目前的伦理审查模式面临科学研究发展与复杂化的挑战

  近年来,医院伦理委员会的发展步伐很快,委员的审查能力在不断提高,伦理审查的范围也在不断拓宽。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伦理委员会也面临着由于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研究日益复杂化所带来的挑战。随着伦理审查范围的拓宽,涉及人的临床科研、临床基础研究以及流行病学调查等也都开始提交伦理委员会审查,这给伦理委员会带来了更多的工作负荷。在新形势下,如何恰当地做好伦理审查,在保护受试者权益的同时又不至于带来不必要的工作负担呢?我们应该建立基于风险管理的伦理审查机制。

  伦理审查源于美国。在美国,保护受试者的联邦法规自1991年发布以来未进行过大的修改。而20年来,科学研究领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法规对开展研究造成的负担已受到部分研究者的批评。有些研究者甚至认为,伦理审查给研究的开展造成了耽搁与负担,对受试者的保护作用却不大。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曾针对影响研究者开展研究积极性的相关因素进行了一项调查,在包括伦理审查、科学审查、研究资源、样本管理、研究监察等在内的15个影响因素中,伦理审查的要求越来越高、流程日益复杂被认为是首当其冲的问题。

  正因为这些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1年年初发布命令,要求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对受试者保护联邦法规进行修改,要求一方面要提高效率、简化程序,另一方面要继续保护受试者的健康与安全。在此基础上,美国启动了ANPRM项目拟对相关法规进行修改。其中提议的修改内容包括,对最小风险的研究可以无需年度跟踪审查、对多中心研究建议采用中心伦理审查;加强对严重不良事件的管理,建立不良事件的集中数据库等。我们在借鉴发达国家先进经验的过程中应该注意避免重蹈覆辙。

  伦理审查本身就是基于风险的管理。对于风险高的研究,伦理委员会要召开全体会议进行审查,要求研究者提交研究进展报告的频率也会相应提高,如每3个月提交一次,有的甚至要求逐例报告。对于涉及最小风险的研究,可以采取快速审查,无需伦理委员会全体会议审查,研究者提交进展报告的频率也低,可以一年一次。还有一些研究涉及的风险非常小或几乎没有风险,就可以免除伦理审查,研究者也无需提交跟踪审查。因此,我们应该明确基于风险管理的伦理审查观念,对于风险较小的研究,可以采取简易的审查模式与较小的管理强度,这样可以减少自身的工作负荷,也减少对研究者的负担。

  风险越高的研究,研究的安全性设计与应急预案应该设置得越严格

  伦理审查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对研究的风险进行评估。风险可来源于研究的方方面面:试验干预会带来风险,譬如创新药物有无法预测的毒副作用、试验药的制备与质量检测有可能不合格等;研究设计也会带来风险,譬如安慰剂对照会延缓疾病的治疗;研究程序会带来风险,为评价抗凝药疗效而进行的下肢静脉造影可能造成过敏反应;受试人群为危重疾病患者本身会增加研究的风险;研究者经验不足以及研究抢救设施不完备也会给受试者带来风险……

  当然,首要的风险还是来源于试验干预本身,且这些风险最难预测和防范。2003年,TGN1412健康志愿者试验就在英国酿成了一场惨剧,8名参加新药试验的志愿者中有6人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受试者服药后头部肿大,此事件后被称为“大象人事件”。而从试验干预带来风险的角度看,对于试验干预风险可能性与程度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本身就意味着高风险。毫无疑问,创新的程度越高,风险就越大。

  实际上,评估研究的风险不是伦理审查的最终目的,其目的在于采取措施将研究风险降到最低。虽然严密的安全性设计以及针对风险建立应急预案是每一项涉及人的研究的必需要求,但从风险防控的角度来说,风险越高的研究,研究的安全性设计与应急预案应该设置得越严格,考虑得越严密,以确保受试者的安全。

  此外,独立的数据安全监察也是将风险最小化的一条重要措施。所有的临床研究都应建立相应的数据安全监察,数据安全监察的强度应与研究风险的等级相匹配。一般来说,IV期上市药临床研究属于低风险研究,可以建立低强度数据安全监察;而创新药首次人体试验、基因治疗、针对危重病的研究则属于高风险研究,应建立高强度的数据安全监察。比如研究数据应实时进入研究数据监察系统,建立紧急情况下的受试者呼救系统,对受试者进行实时跟踪,建立独立的数据安全监察委员会,定期对研究累积安全性数据与有效性数据进行独立的评估与分析。

  既要保护好受试者,又不能对合理的科学研究开展造成阻碍

  笔者所在的江苏省人民医院伦理委员会正在探索建立这样的机制。如一项采用新的消融技术治疗持续性房颤的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伦理委员会在审查后就要求研究小组制订消融技术的操作规程并培训研究者,明确规定可以开展消融技术操作的研究者资格,制订严重不良事件的应急预案,培训研究团队对严重不良事件的处理与报告;加强多中心临床研究的监察,要求研究者每3个月进行跟踪审查,向伦理委员会报告研究进展情况;要求成立独立的数据安全监察委员会,定期对安全性数据与有效性数据进行独立的分析与评估。

  与此同时,医院伦理委员会正在规范组织样本库的相关研究伦理要求。如果组织样本库只向研究者提供去身份标识的样本与信息,无需链接到患者的个人信息,则研究者无需提交伦理审查;如果研究者需获得可识别患者身份的信息,或者需要再次联系患者进行随访,就需提交伦理委员会审查。

  伦理审查的根本目的是促进生物医学研究达到科学与伦理的最高标准。科学研究要探索与创新,受试者保护要规范与约束,这本身是一对矛盾。伦理委员会需要权衡这对矛盾,做到既保护好参与研究的受试者,又不对合理的科学研究开展造成阻碍。因此,我们在拓宽伦理审查范围、不断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还应明确这一基于风险的伦理审查观念,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相应的机制,针对高风险的研究加强审查与管理,针对低风险的研究简化程序与负担,让伦理审查真正发挥为科学研究保驾护航的作用。(作者单位:江苏省人民医院)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