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求医路上的感动”征文4——谢谢你们,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

2014-07-03 14:42:14 来源:健康报
  徐宏元
 
  这些年,我不幸成为肺癌患者,却有幸感受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医护人员的精诚仁心。
 
  几句话激励抗病正能量
 
  我是在体检中发现的肺部小结节,并因此被送上了手术台。给我主刀的是主任医师陈亮。术前,我精神旺盛,每天快走一小时。而术后,我立即从“健康人”变成了病人,身上缠着绷带,插着引流管,卧床不起,度日如年。巨大的反差,让我感觉自己像是遭受了无妄之灾,心理上完全不能接受。
 
  再次见到陈主任是术后的第二天下午。也许是值班护士向他转述了我的状况,也许是我的痛苦表情透露了一切,他走过来时眉头微皱。“您情况很好,早期,放心!”然后,他略微提高了嗓门,“徐老师别对我们要求太高啊!这样的手术,现在还做不到像切个阑尾那样轻巧。”接着,他指着邻床的工人老大哥对我说:“你看看人家老大哥,病比你重得多,是个开胸的大手术。你要向他学习。”我知道这位老大哥比我早一天接受的手术,现在他能倒头便睡、起来即吃,吃完就下床走动,其抗病、吃苦能力之强让我自叹弗如。最后,陈主任舒展开眉头,在我腿上着力拍了一掌,说了声“坚强些”,便匆匆而去。
 
  平心而论,陈主任对我安慰不多,批评有余。但这批评的根基恰恰是信任和尊重,是推心置腹的会心交流。于是,我强迫自己多吃饭、多走动。果然,我的境况逐渐好转,很快便出院了。
 
  激励抗病正能量的,恰是他的大仁和大爱。尤其是他临走前那一掌,是对他的话绝好的诠释,立时拉近了彼此心的距离。
 
  护士搬来椅子温暖人心
 
  几天后,我回医院拆线。科里真是人满为患,连走廊里都是挨挨挤挤的病床。拆线室在护士站的里面,当时拆线医生正忙着。我只好站在护士站外等候,位置尴尬,有碍通行,且体力不支。正在这时,一位小护士走了过来,将我搀扶进护士站,让我候在拆线室门口。然后,她快步离开,迅即搬来一把椅子,轻柔地扶我坐下。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我的热泪几乎夺眶而出。
 
  这小护士,来去悄无声息。我无暇看清其模样,也没时间留意其胸牌,不知道她姓甚名谁。显然,给我搬椅子并不是她的分内职责。因为是分外,才着实可贵。大爱,自自然然。
 
  其实,我不需要知道她的名字,知道她是护士、是天使,就够了。
 
  拆线医生的谆谆安慰和叮嘱
 
  给我拆线的年轻医生外表俊朗,胸牌上写着他姓徐。他既不是我的手术组医生,也不是我的管床医生,我从未见过他。但他似乎对我并不陌生,熟知我的病情。这让我颇感意外,也倍感亲切。
 
  他一边轻手轻脚地给我拆线,一边和风细语地给我说病情。
 
  他说我是最早期、很乐观的类型,不要有思想压力,好好调理,定期复查。说到切除了一叶肺,他劝我别有思想包袱,一般不会影响生活质量,而且肺还有扩张和代偿功能。他建议我去看一下肿瘤科,说“看完后感觉会更好”。这谆谆安慰和叮嘱,如琼浆玉液之滋润,轻易就让我体察到了他对我如亲人般休戚相连的真诚关爱。
 
  就是这些医护人员,不仅用手术刀和药品给我治疗,还用天使般的仁心给我情疗和心疗。
 
  我想起手术后第3天的晚上将近9时,我的儿子前来陪护。他告诉我,一位医生与他一同上楼,一脸的疲惫,提着一塑料袋的饮料。他跟同事打招呼时,摇头直叹“累死了”。我知道,这一定是刚做完手术的医生。听闻此事,我鼻子发酸,眼泪喷涌而出。
 
  谢谢你们,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天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