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郎景和专栏

一位医生的故事:阿里行

2014-06-06 08:33:22 来源:健康报
   1973年夏天,为贯彻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我参加第三批北京医疗队来到了西藏阿里。

  取道新疆,我们坐了3天火车抵达乌鲁木齐,然后乘汽车南下,途经托克逊、库尔勒、阿克苏、喀什。在叶城稍事休整后,即翻越喀喇昆仑山,途中历经数不清的大坂、山口、兵站。从红柳滩到多玛,要在海拔4500米的高原平台上连续跑上16个小时,真是苦不堪言!有道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红柳滩到多玛。”

  严重的高原缺氧反应出现了,气喘、胸闷、头痛。两袋氧气,大家都舍不得用,推来让去。走的是“搓板路”,不时有起伏,后排的队员甚至被颠得撞向汽车棚顶。困倦难耐,却又连瞌睡也打不成。就是要小解,男的下车即可,女的也只能到车后了事。浑身无力,也不能远走,否则就回不来了。

  路经兵站,驻守官兵热情接待了我们。下挂面、炒莲花白(大头菜)、蒸蛋羹。在高原,这应该算是美食了,但我们仍感觉恶心、无味、难咽。兵站站长以军人的口气下了命令:“必须吃下去!”

  总算到了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我们16个人又分成了两个小队,分赴革吉、盐湖、改则、措勒诸县。

  在阿里工作的确是有很多危险的。首先是高原反应,这是第一关,也是全程、全年的危险。这里才真正需要“慢生活”:慢走路、慢说话、慢吃饭、慢睡觉。其次是行路的危险。车祸时有发生,崎岖的绕山路惊险可怖,翻到山下的汽车如同掉在地上的火柴盒一般。骑马摔伤、迷路走失都应小心预防。再者,意外的枪走火也是很危险的。我抢救过一位刚上山的年轻干部,就是玩枪中弹。作为副队长,我对枪支弹药进行了严格管理(为了安全,上级给每人配了一支枪),不许在屋子里擦枪玩枪,出诊及回来要悉数清点子弹。

  当然,有苦也有乐。一首《阿里行》可以表达:

  飞车过大坂,跃马掠荒原;冰河塞刺骨,悬崖苦难攀。千重险叠嶂,百里无人烟。砂风催疾走,雹雨伴夜眠;骄阳似烈火,雪峰耀眼盲。犬吠惊寂寥,冷月愈增寒。糌粑能下肚,烧粪也自然。羊圈好入梦,露天觉更甜。仆仆尘勿洗,淋淋衣自干。篝火冲天去,帐篷燎黑烟。只觉胸前暖,哪管背后寒!晕头没转向,气喘不费难;迢迢送医药,苦乐非一般。吟诗胸怀广,高歌心更宽。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