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求医路上的感动”征文选登

尤大夫的“秘方”

2014-04-18 10:31:17 来源:健康报
       潘建华

  我患糖尿病是在6年前发现的。因为有家族史,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糖尿病是治不好的。尽管我坚持服药,但糖尿病的许多不良症状还是会偶尔和我开开玩笑,有时让我眼花,有时让我口渴,有时还让我饿得发慌。这让我越来越难受,甚至还有些抑郁。

  我在乡卫生院的药房工作。一天,药房的同事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找尤大夫看看呢?”我这才想起,这位尤大夫来我们卫生院已经有段时间了,他还是一位全日制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呢。

  “我的病是遗传的,治不好!”我仍这样坚持道。

  “现在的医疗技术多发达呀!别看尤大夫年轻,父老乡亲对他的评价都是很高的。”这位同事反驳我。

  同事的这些话倒是很真切的。记得有一次,我看见患者于大娘拉着尤大夫的双手,激动地说:“多少年了,我一直都以为我肚子疼是老胃病,原来是胆囊炎啊!太谢谢你了尤大夫。”当时,尤大夫也很激动,说:“过去你们看病要到县城,非常不方便。以后,我们这里就是‘县城’了,有什么不舒服可以随时过来,千万不要再耽搁了。现在的生活多好啊,难道您不想像歌里唱得那样‘再活五百年’吗?”于大娘笑呵呵地说:“想,我还想再活五百年啊。”

  平日里,尤大夫很忙。当我试着向他寻求帮助的时候,他冷不丁地说了一句:“我一直都在给你治着病啊!”我异常惊讶地说:“尤大夫,你的话怎么让我糊涂了呢?”尤大夫突然笑着说:“你不是一直都坚信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么,现在怎么又相信有可能治好呢?只要你现在想主动找医生看病,就说明你的病已经好了一半。”接下来,他给我号了脉,系统地给我做了一番检查。最后,他嘱咐我:“先把你习惯吃的那些降糖药都停下来吧。”

  尤大夫让我把降糖药停了,却也没给我开其他药,只是叫我每天清晨去卫生院后面的山坡上走一走。这让我很是奇怪。一个星期后,他问我是否坚持每天清晨去后山走动了。我实话实说,只坚持了4天,第5天愣是懒得起床了。这次尤大夫没有再说什么,给我开了一剂药。

  在其他患者眼里,尤大夫是位很好的医生。可在我眼里,他还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清晰地记得有位从自家土房上摔下来的患者,拍片时因下肢无法自控,尤大夫就让我走到放有操控台的房间里,而他站在患者身边用自己的手控制其下肢,然后让我帮他按下电钮。还有几次,尤大夫扶着几位年长的患者做胸片,也是硬找我来帮他按下操控台的电钮。

  后来有一回,尤大夫忽然找到我说:“X线对人体的损害确实很大。不好意思,让你也跟着受了几次害。”我听了有点惊慌,说道:“你不是说偶尔拍片不会给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吗?何况你还说,放操控台的房间是比较安全的。”尤大夫说:“你比较特殊,这种射线对糖尿病患者很不好。”我更加不安了:“那我该怎么办?”尤大夫说:“加强锻炼吧。每天清晨起床,沿着后坡跑到山顶,然后再从山顶走下来。只有这样,才能把集聚在你体内的X线排出来。”

  看着尤大夫很认真的样子,我也必须要认真了。按照他的嘱咐,我每天清晨5时准时起床,然后跑向山顶。渐渐地,我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方式,心情也愈加愉悦起来。即便是白雪皑皑的冬季,我也会在散发着银色光芒的山坡上一路高歌。

  如今,我的血糖已经恢复到较正常的数值了,我也更加领悟到了尤大夫对我的良苦用心。作为一名“特殊”的患者,我愈加体味到了医与患之间的“鱼水之情”。尤大夫用他的“秘方”,不光医治了我的糖尿病,也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作者单位:辽宁省喀左县坤都乡卫生院)


  读者朋友,“求医路上的感动”有奖征文正在进行中。本活动由健康报社和搜狐健康联合主办、北京和睦家医院协办。来稿请投邮箱:qygandong@163.com。征文详情参见3月21日《人文视线》版。——编  者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