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医生万岁

2007-12-21 14:41:50 来源:健康报

    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  方勇飞

  我从实习医生成长为现在的主任医师,25个年头过去了。这当中,我诊治过的患者无法计数,但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多,真正成为朋友的也屈指可数。

  1983年下半年,我来到湖南永州中医院实习。

  一个中午,带教老师休息了,我独自在诊室里看书。突然,几个人扶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闯了进来。我习惯性地用刚学的永州方言问道:“哪门搞起的嘛?”“踢毽子崴了一下脚。”女孩淡淡地说。原来,女孩是永州一所大专的在读学生,上体育课时受了伤,病情好像不太重。但我起身一检查,却吓了一跳:她的胫腓骨都断了!

  我赶紧请人通知带教老师,同时安排患者去放射科,准备在透视下复位。没想到女孩特别坚强,在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她居然一声都没吭。不到半小时,复位成功,她被收入我分管的病房。

  中医治疗闭合性骨折一般不用石膏,常常先包上一层止血消肿的中药,然后用小夹板固定。过几天肿消了,再逐步换舒筋活络、补肾壮骨的药,并随时调整小夹板的松紧度,还要配合功能锻炼。在诊疗过程中,我与女孩接触较多,加之我们是同龄人,自然相处得很融洽。春节期间,女孩的妈妈从老家来看她,对我说:“谢谢小方医生这么关照我家晓芳。”原来女孩的乳名叫晓芳,太巧了。

  大约一个月后,当时我正在医生办公室里写病历,晓芳突然出现在门口,激动地用英语说:“long live doctor fang!”天哪!那个年代,只有对毛主席才称万岁呀。回过神来,我才注意到,她没有用拐杖,她是自己走过来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做医生的幸福。

  没多久晓芳出院了,此后我们慢慢断了联系。

  2004年我在武汉学习,偶然听到了同济大学王蛇老师的人文课,便喜欢上了这位特立独行的思想者。那天在他家,他谈起了一个湖南的朋友。这个人放弃自己的生意去从事教会工作,救助湘西南一个小县城的孤残儿童。我心生敬佩,同时也想起了我在湖南时诊治过的女孩晓芳,她的家乡就在这个县城。当时,我就请王蛇老师帮我打听一下这个让我初尝行医美好的女孩。

  几周后,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开口就问:“你是小方吗?”我很纳闷,我都这把年纪了,已经很久没有人这般称呼我了。正当我不知如何作答时,她告诉我:“我是晓芳。”

  

  【后记】那天,我给晓芳发了短信,希望她上网看看我的上述文字。没想到一周过去,毫无音信。我在忐忑不安中等待,生怕自己的回忆不够准确,会引起晓芳的反感。现在看来我多虑了,晓芳在她的留言中说起了许多细节——

  小方教授,反复拜读你的文章之后,我心潮澎湃,思绪一下子飞到了我的第二故乡永州。小方教授,对不起!我仍然习惯于叫你小方,因为你20多年前的言行早已铭刻在我心中。

  小方教授,你不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坚强。透视结果出来后,我害怕极了。一位大夫告诉我,情况很严重。在我之前,医院诊治过一位患者,骨折部位同我差不多,但情况比我还好点,却恢复得不怎么样,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啊……残疾,对于当时年轻的我来说,简直比死还让人难受!我暗下决心:如果残疾了,我就自杀!

  小方教授,是你拯救了我!你不但治疗我的病痛,还给了我许多安慰。是你一直在告诉我:“你会好的,你还能和以前一样。”每天你迎着曙光走进病房时,总是带着微笑,那么温和,那么真诚。

  也许,医生对病人的一言一行,在病人心目中都会储存为长久的记忆。但愿这记忆永远是美好的,但愿我们都能善待每一位患者。我是该反省一下自己对待病人的态度了。很多时候,因为无力承受过度劳累的工作,我也会对一些求助者作出生硬的反应,事后心里也很难受。虽然不得不说“不”,但为什么不能换一种口气呢?(“手牵手博客站”供稿)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