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前沿 > 正文

口腔颌面外科 创新才能常青

2016-10-11 20:58:3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吴卫红 李阳和
 

我国口腔颌面外科是口腔医学中一个建科时间早、发展成熟的二级学科,在国际舞台颇具影响力。然而,受市场经济大潮的影响,低收入、高风险的口腔颌面外科发展受到冲击。如何让这个有着辉煌历史的学科成为我国医学界的一棵 “常青树”?在近日举办的2016北京大学口腔颌面外科论坛上,专家们献计献策、各抒己见。

 

■涉及病种多风险大

“口腔颌面外科是以口腔为中心的外科,部位涵盖口腔、颌面和颈部,涉及的病种不少,在7大口腔严重疾病中占了4席,手术复杂,对医生颇具挑战性。”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张益对口腔颌面外科做了通俗的解释。

张益说,口腔颌面外科除了拔牙外主要治疗4类疾病。第一类是颌面、头颈部肿瘤。比如舌癌的恶性度非常高,在进行手术治疗时,不仅要切掉癌舌,进行淋巴结清扫,还要从患者身体取下一块组织,补为舌头。这个手术要在面颈部进行,是口腔颌面外科最经典的手术之一。第二类是各种畸形,包括唇腭裂和面骨畸形。比如“地包天”,医生要在病人口腔中把畸形的颌骨切成几块,然后按照设计把骨头拼起来,重新塑造一个面形。病人术后面貌变化很大,有的甚至需要重新办理身份证。这类病人在手术前,医生需要花很长时间沟通。第三类是腺体疾病,如腺体肿瘤、炎症、免疫性疾病、类肿瘤性疾病等。第四大类是面部外伤、骨折。面部受伤的患者被送来时常常惨不忍睹,需要多次手术才能让他们有一个能接受的面容。

此外,口腔颌面外科还经常要处理一些感染性疾病。由于抗生素耐药,感染控制非常棘手,而且现在很多感染与教科书所写的不一样,致病菌特殊,这对外科医生也是一大挑战。

口腔颌面外科手术复杂、精细,是由颌面关节解剖结构复杂的特点所决定的。据中华口腔医学会名誉会长张震康教授介绍,口腔以牙为中心,不仅是一个几何中心、解剖中心,还是生理功能中心。人体最复杂的关节在口腔,如果不懂得牙颌以及上下牙138个接触点形成的颌关节,就不可能成功完成手术。手术出现哪怕一丁点儿的误差,病人就会嘴巴咬合不上,吃不了饭,这就意味着手术失败。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马大权教授表示,高度协作是口腔颌面外科区别于其他口腔学科的一大特点。因为其需要由多名医生和护士合作完成,这种工作性质造就了口腔颌面外科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团结协作的合作精神。同时,口腔颌面外科的操作性很强,需要手把手教的传授方式,传承更值得重视,精确娴熟的外科操作是保证治疗成功的关键。

■学科创制历史辉煌

中国的口腔颌面外科有着令人骄傲的历史,这离不开高瞻远瞩的口腔前辈们的推动,也与政府的重视有关。

据张震康教授介绍,1954年教育部和原卫生部决定,把口腔外科更名为口腔颌面外科,从此,学科、病房和诊室的命名以及教材出版物等,都把原来的口腔外科改为口腔颌面外科。教育部和原卫生部还决定,作为二级学科的口腔颌面外科,设在口腔医学专业,其病房设在口腔专科医院或综合医院口腔科。

欧美国家的口腔颌面外科病房大多数设在临床医学综合医院内。张震康说:“我国口腔颌面外科在口腔医学中成长壮大,而不是在耳鼻喉科、整形外科、肿瘤科等成长壮大,这和大多数欧美国家不同。我们的口腔医学在国际上底气足,部分归因于我们培养出来的医生不仅是牙科博士,还是医学博士;而我们的颌面外科在国际上腰板硬,一部分也是归因于我们做的手术比他们大得多。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口腔颌面外科成为国际口腔颌面外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谈及口腔医学的发展时,张震康强调“不能忘了这一切首先应归功于口腔医学的创始人毛燮均教授”。1949年新中国成立,毛燮均教授提出把牙医学更名为口腔医学。1954年中国口腔医学教育统一为三段式教育:基础医学、临床医学和口腔医学。在临床医学教育中,口腔医学生也上内外妇儿、眼科、耳鼻喉科等课程并参加实习,这为毕业后医学生从事口腔颌面外科打下了基础。

据了解,国外口腔颌面外科也是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但我们更有自己的特色,比国外涉及的病种广泛。例如,以显微外科为核心技术的颌面部缺损重建,无论在临床技术还是基础研究上,都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郭传瑸介绍,该院口腔颌面外科在世界上都是规模最大、救治病例数最多的学科之一。2015年接诊8万余人次,住院人数6700人,平均每天要完成30台~40台手术。虽然病种越来越难,手术越来越大,但费用却未明显增加。

■受市场冲击发展遇阻

我国口腔颌面外科虽成长发展于20世纪60年代,真正壮大成熟是在改革开放后。然而进入21世纪后,与不少传统优势学科一样,这个学科发展面临困境。

中华口腔医学会时任会长王兴教授表示,困扰口腔颌面外科发展的因素主要有3个方面:一是市场化的医疗导向,使许多综合医院的口腔颌面外科萎缩,甚至消失。二是医疗改革中出现的逐利机制,导致工作风险大、异常辛苦、易诱发医疗纠纷、收入低、培养周期长的口腔颌面外科,对年轻医生的吸引力下降。这个问题有国际普遍性。在美国,也有许多口腔颌面外科医生转行做种植。三是兄弟学科之间的竞争加剧,如耳鼻喉—头颈外科、整形美容外科不断分流口腔颌面外科病人。

据了解,在经济利益驱动下,很多综合医院的口腔科关闭了病房,致使北大口腔医院等口腔专科医院病人急剧增加,外科病房常常一床难求,很多病人不得忍受漫长的等待。

■传承与创新要兼顾

中国人讲究“60周年一甲子”,北京大学口腔颌面外科已经走过一个甲子。张益告诉记者,实际上这次论坛针对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口腔颌面外科遇到了危机。当前,风险高、收入低、较辛苦的专业都存在这个危机,因为医生的技术不值钱。五六名医护人员在手术室完成一台手术,耗时五六个小时,收入不如美容医师拉一对双眼皮。在现状一时难以改变的情况下,我们能做的就是开动脑筋提升这个专业的影响力。

年轻人对口腔颌面专业既充满希望,也深感困惑:“出去一说,光明灿烂,大家都很尊敬;但另一方面,收入不行,心里没底,毕业干了3年还在做住院医,给上级医师拉钩,同班同学已经能够独立做牙科治疗,收入至少高一倍。”面对年轻医生的这些诉苦,张益总在想:“作为师者,我们能给他们什么?要让这个专业后继有人,就要培养他们的历史使命感。我们给的就是一种信心,荣誉和希望。”张益认为,只有把这种对职业的责任感和忠诚精神传承下去,形成一种氛围,才能保持学科的生命力。“我们现在一直在国内领头,就是因为我们有一种合适的文化传承和职业传承。这次论坛就是一场很好的传承教育,告诉年轻人咱们家是怎么走过来的,以后该怎么走。”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在会上指出,口腔颌面外科的发展,是我国医学发展的一个缩影。她的成熟和辉煌离不开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与人民对健康的需求息息相关。而今天,国家在战略上提倡“双创双一流”。张益认为,对于一个科室一个专业来说,国家提倡创新的这个大好机会不容错过。如果我们没有创新,就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永远跟在别人的后面,所以学科发展也须强调创新,创双一流,他表示,北大口腔颌面外科参与学术竞争,绝不能把眼光放在国内自己人身上,总想着与兄弟院校竞争,而要走出去,与国际最牛的同行合作。我们需要什么,就把国际最牛的人请进来,吸取精华,发展创新。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