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 > 正文

医院能耗管理 改进空间相当大

2016-10-11 20:40:1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肖 薇
 

大医院一直是水、电、气等能源的能耗大户。在为病患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同时如何提高运行效率、节约资源、降低能耗,已成为建设现代医院的重要衡量指标之一。医院节能减排如何做得有声有色?在日前由全国卫生产业企业管理协会举办的医院后勤管理专家研讨会上,与会人员对这一问题有不少话想说,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节能改造为何常“卡壳”

“一家大型医院一年的水、电、气等消耗费用就将近4000万元,如果能节约10%,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可是现在很多医院的能耗问题还是一本糊涂账。医院管理者只知道能耗高,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一位医院院长在会上道出了目前医院能耗管理存在的通病。

为什么会出现糊涂账?在专家们看来,不外乎这些原因:后勤管理精细化程度低,后勤信息系统分散,人员管理理念跟不上,医院楼宇设计不够智能等。北京某三甲医院主管后勤的副院长给记者举了个例子,他所在的医院有一栋5层的非医疗用楼,整栋楼只有一个水表,各部门用水无法统计,最后只能按照所占面积分摊。反正看不出谁用得多、谁用得少,都不把节水当回事,但如果要对这栋楼进行节水改造,只能拆楼重建,工程巨大。

虽然节能改造时常“卡壳”,但是医院节能必须要改进,而且改进的空间非常大,这一点得到了与会院长们的认同。比如,医院供热设计方案中需两台锅炉,经专业机构测算评估后,1台即可满足需要;医院手术室与病房空调系统连接在一起,手术室全年使用空调,而病房只冬夏两季使用,造成极大的能源浪费;医院电路串联,导致晚上门诊无法关闭照明电路等。专家们认为,粗放式能源管理办法和低层次的技术手段,已经不适应当前医院节能减排的需求,深挖节能技术潜力、精细化管理运行细节才是医院能耗管理的正解。

 

技术节能是最大节约点

与会专家认为,技术节能是最大的节约点,应该渗透到医院节能的所有环节。比如,电能耗是医院最大的能耗项目,节能潜力最大,对于照明环节的节能,各家医院都少不了精打细算。

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彭明强就曾为“医院太亮了”发愁:医院办公楼走廊里的灯是“长明灯”,有的楼层还在地面安装了射灯……“敞亮”的背后是能源的巨大耗费。怎么改?医院想出了“减、调、换”的办法,将灯管数减成原来的一半,调整照明灯开关(原来一排灯只有一个开关,现在增加开关数量或者改为感应式),将照明灯管换成LED灯。

医院地下车库也是一个电能消耗的大户。北京某三甲医院地下车库原有1000多支照明灯管,而且灯管新旧程度不一,导致有的区域光线晃眼睛,有的区域却很黑。在经过测算和论证后,医院请专业公司定制了灯管,数量减至200多支,并能保证均匀照亮车库。

作为医院基础运行保障的重要一环,节水也不容小视,不少医院从细节入手保证“滴水不漏”:将手动水龙头换成感应水龙头;更换高效节水马桶;对热水炉进行更新改造,用智能系统控制水温和水位;采用高效滴灌方式浇灌医院绿化区域等。可是这些细节要想真正落实,也是颇费周折的事情。

北京朝阳医院曾在医院大部分区域加装了水龙头节水器,这种节水器安装方便,价格也不高,可节约50%左右用水。可是刚装上没多久,节水器就少了一大半,经过巡查发现,原来是患者或者保洁人员嫌水流小,私自拆掉了。“从这次尝试,我们发现,节能改造也得根据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比如保洁人员洗拖把,必须用一定量的水才能洗干净,控制水流反而会耽误他们的时间;而且节水措施能不能坚持下去,光靠自觉性不够,专人管理必须跟上。”北京朝阳医院总务处副处长吴卫说。之后,医院将水龙头节水器安装在了护士站和诊室,既不影响医院正常的医疗,也保证了有专人负责监督巡查。

医务人员及患者洗澡用水不好管也是许多后勤院长头疼的问题。为此,北京朝阳医院专门设计了淋浴卡,按照科室总人数、男女比例,在淋浴卡中计入一定量的时间,科室共用一张卡,每月清零一次,由护士站统一管理。这样一来,科室医务人员互相监督,谁也不好意思再多用水了。患者使用的淋浴卡也同样放在护士站,每次都需登记,避免了家属混进去洗澡的情况。

专家们建议,因为医院的供热、空调、电路有其特殊性,在运用技术节能时,医院首先要做好前期调研,制定适合医院实际情况的节能改造方案,在节能降耗的前提下,保证医院各项工作正常运行,不降低医院相关空气洁净度、消毒等要求。如果是旧医院能源改造,设计方案必须统筹考虑,既要兼顾现有用能系统的优化和医院中长期能源规划的需求,还要尽可能减少对医疗工作的影响。与此同时,在节能改造前,医院还必须准确作出节能评估,测算投资回报期,只有这样,才能发挥设施设备的最大节能潜力。

 

管理节能还有不少瓶颈

一手抓技术,一手抓管理,医院节能减排才能见实效。在管理手段方面,目前不少医院都启动了医院能耗监管平台建设。

2014年,为推动大型综合医院节能减排工作,国家卫生计生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启动全国医院建筑能耗监管系统试点,在全国范围内挑选了44家医院作为第一批试点。中日友好医院是其中一家,从该院能耗监管平台的建设进度来看,通过平台,医院对水、电的监测可精确到病区,对气的监测可精确到楼层,但还不能完全实现分类分区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楼宇设计和节能改造“不完全匹配”。

“现在很多医院大楼在建设之初并没有把节能改造作为建设标准考虑进去,导致后期改造成本巨大,甚至需要重建。节能团队应该在医院建设早期介入,进行医院的流程和功能设计、电气基础设施的架构设计。”彭明强说。

吴卫表示,医院能耗监管平台建设要遵循两个原则:其一,平台建设从医院实际出发,考虑周全,不做无用功,不干返工活;其二,工程施工从医疗安全出发,既不能破坏现有环境,又不能影响正常工作,工期必须短、快。

从多家医院的反馈来看,现有的能耗监管平台更多的是发挥监测功能,进行数据统计和分析,管理功能并没有实现。目前在能耗监管平台的基础上,医院运营信息部门会把能耗成本折算到每个科室,和绩效考核挂钩,利用绩效倒逼节能。

对于未来能耗监管平台的发展,医院相关管理人员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中日友好医院信息处副处长鲁长滨认为,应从监控较为容易的IT类设备入手,比如自助挂号机、机房、科室用电脑等,而且实现智能化是前提。但据了解,目前医疗设备生产厂家对互联网技术不敏感,进行智能化改造的积极性不高。

“由于医院后勤信息系统往往是多平台、分阶段建立,容易出现信息孤岛现象,无法集中化管理,而且医院和医院之间也是独立单元,平台监测出来的数据怎么用?现在平台仍主要是发挥保障医疗安全的作用,比如监控跑冒滴漏、由设备故障引起的能耗突然异常,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吴卫说。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