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进了这个门 就是我的事

2019-06-10 18:00:01 来源:健康报网

今年47岁的陈斡坤,“江湖”人称“坤哥”,正值壮年的他已有两家牙科诊所。坤哥干过营销、传媒,以他的话说“混迹于江湖”。而如今,出身医学世家的坤哥,却接过了父母的接力棒,和妻子一起,守着一方仁泽医者的净土,悬壶济世,亦同仗剑走天涯之侠……近日,几张背着七十多岁瘫痪老人上下楼的照片,让大隐隐于市的“侠者”再次回到台前,引起大众的敬意。坤哥说,任何人只要进了这个门,就是我的事。

  坤哥的“侠者心”

  521日上午9点左右,刘大爷和老伴搭“火三轮”来到仁泽牙科准备给牙齿拍个片。“我看那大爷七十好几了,左腿严重萎缩,她老伴说他在煤矿上出了事故,瘫痪快三十年了,一直照顾他,三个女儿都在上班,有啥事儿都不想去麻烦她们……”坤哥听了,心里一润,想起了自己也是七十几岁的双亲,忙叫医生过来帮大爷看看牙齿问题。

  刘大爷之前因牙根折断、咬合创伤、牙龈肿痛等问题去华阳鹤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断。因社区没有拍片的机器,大爷便和老伴来到口碑一流的仁泽牙科。但拍片室在二楼的位置,并且楼梯很陡,这下可难到了两位老人。“太婆马上在门口把三轮车师傅喊进来,想让那师傅把大爷弄上去,还没等师傅有动作,坤哥就‘出手’了。”目睹整个过程的护士王静说,她来仁泽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

  说时迟那时快,坤哥背上刘大爷就开始爬楼梯。到二楼的楼梯很窄,并且一步要比平常的台阶高出许多。坤哥让大爷把手扶在栏杆上,自己则把脚步一步一步扎得很实。“大爷还是重哦,起码一百二三有了,那三轮师傅看着也是六十岁的人了,我咋可能让人家来背嘛,而且在仁泽这种事儿我也常干。”坤哥说。

  到了二楼拍片室,等坤哥准备把大爷放下,王静才抓到了几张现场的照片。“我晓得拍的照片有点糊,当时根本搞不赢,但是真的被坤哥感动到了,他对大爷的态度就好像是对他自己的父母一样呢。”王静说。在医生给刘大爷反复拍了三张片,才发现大爷的牙齿出在第四颗上,跟单子上写“567颗有问题”是有出入的。本着认真负责踏实的态度,坤哥一直等在拍片室外面,然后再把刘大爷背下楼,出门背到三轮车上面。“大娘一直要塞钱给我,我可不可能要嘛,拍个片子我们也就收10块钱。”

  知名作家赖赛飞在一篇题为《行医亦如行侠》的散文中说:“说起侠,与日常较远,其实普通人一旦慈悲起来近乎侠,当他不但有慈悲心,进而有能力行慈悲事的时候,如那些坐堂良医,亦同仗剑走天涯之侠。”那么,坤哥力行慈悲事,身有“侠者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些都源于他的家庭--一对双双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父母对他此生的教育。

  父母的“凉山情”

  坤哥的父亲陈源海和母亲陈瑾是华西医科大学的同学,一个学儿科,一个学牙科。1970年,他们被分配至四川凉山州的宁南县。宁南县位于凉山彝族自治州南部东侧,是一个以汉族为主,彝、布依、回、藏、蒙古等多民族杂居的山区农业县。坤哥和弟弟在那里出生,成长到16岁才随父母离开。“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在宁南县生活的样子,父亲很多时候不在家,背起药箱随时都在下乡,我9岁就可以独立地带我弟弟,母亲那时就是家喻户晓的‘陈嬢嬢’,白天黑夜随时都有人在找她……”

  坤哥回忆在他10岁那年的一个冬夜,有人急促地敲门。父亲下乡了没在家,母亲胆子也很小不敢把门大大开。门外的彝族汉子抱着一个小孩,带着哭腔冲着母亲喊:“看看娃娃,医生看看娃娃。”原来,这个彝族小孩被马踢伤了脸,很严重,流血不止,急需做颌面外科手术。彝族汉子带着孩子快马加鞭从山里面连夜赶到县上找陈医生。“母亲见状,赶紧披了件棉衣,我也把自己穿戴好,拿了个手电筒,就陪着母亲出门了。”

  就这样,在风雪交加的深夜,一只手电筒,一点微光,凭借着一腔慈悲生出来的勇气,母子俩闯出黑暗,来到县卫生院。陈瑾医生立即给彝族小孩进行了伤口清创、缝合……几个小时后,天终于亮了。

  “我母亲给我的教育就是,做人,坦坦荡荡心才安,做事踏踏实实走得远,行医亦是如此。”1988年,坤哥随父母来到成都,三十年过去了,一家人的心,有很大一部分永远留在了凉山那个偏僻的小县城上,留在了大批彝族藏族患者的身上。至今,仍然有凉山、甘孜、阿坝的患者驱车几百里来到华阳到仁泽来看病。跟坤哥年龄相仿的一来就找他们的“陈嬢嬢”。

  妻子的“两面派”

  坤哥的妻子叶雪辉毕业于川北医学院,也是一名牙医,并且还是坤哥母亲陈瑾医生的“关门弟子”。“叶老师凶得很哦,典型的‘两面派’,一面对亲人‘狠’,没个好脸色好语气的,转过背,对患者温柔得很哦……”坤哥戏称叶医生为“两面派”,对亲人对患者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在治疗室正在给患者安装矫正器的叶医生,一边精准地把矫正器一颗一颗粘在牙齿上,一边和患者轻言细语地说道:“有不什么不舒服,你就举左手哈,再忍耐一下就好了,我晓得你坐了很久了……”在朋友圈看到坤哥背着瘫痪大爷上下楼的照片,叶医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他一贯是这样的,乐于助人,守信重诺,有时候也是属于那种行侠仗义型。”叶医生说话的确语气柔和,温柔中带着职业所特有的冷静。叶医生和坤哥结婚二十年了,起先他们把自己的婚房贡献出来当诊室,那时仁泽只有她一个医生。在母亲陈瑾医生的指导下,仁泽渐渐有了起色,也赢得了口碑。如今仁泽有了9个医生,6个护士。

  “年轻人来我们这儿,我和叶医生都把他们当自家的娃儿,他们有些还是心浮气躁的,我们都强调要踏踏实实地行医,千万要守住医生的底线,就像父亲母亲一直叮嘱我们的。”坤哥说。

  仁泽的“医之道”

  当前,国家正在积极地推动社会办医,优化了社会办医的政策环境。仁泽牙科自2001年开办以来,为民服务,管理规范,无一例投诉,用“脚踏实地,守住底线”的仁泽精神树立了业界口碑,实为良心牙科。创办人陈瑾医生的医风医德,根植在坤哥和妻子叶医生的心中,他们用自己的管理办法、医德技艺、为人处事践行着救死扶伤的使命。

  也正如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传记中写道:“一个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在人生的中途,富有创造力的壮年,发现自己此生的使命。”

  “进了这个门,就是我的事”,坤哥一句平常的话,透着一股侠者的豪情仗义以及仁泽的行医之道。一句承诺,一份善举,一种精神,让我们对社会办医、民营医院投以更多的期待。(范月秋)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