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 上海 > 正文

中医大74岁老校长严世芸坚持行医带徒 每周4诊“雷打不动”

2014-04-14 11:07:34 | 来源:中国上海 | 分享

【健康报网讯】每周一下午1点许,上海中医药大学74岁的老校长严世芸都在曙光医院诊室坐堂,直至傍晚五六点开完最后一位病人的方子。目前他每周仍“雷打不动”安排4个半天,分别在4个不同诊所门诊。其中有一个半天还在双休日,最便宜的挂号费只收20元。出身于中医世家,这位终身教授退而不休,履行着行医带徒的使命。

 

 “看病不仔细,对不起他们啊!”

 

看病时,除了严世芸主治,还有三四名徒弟配合,有人采集病史,有人录入药方。这样“三对一”,严世芸可将全部注意力集中于病人身上,望闻问切、娓娓道来。通常,初诊病人需要至少10分钟,熟悉的老病人也要58分钟。“每个病人都与众不同,当一个病人走过眼前、来到身边,就要注意他的变化,与上次有什么不同?”严世芸说,如果看病像完成任务似的,看一个、过一个,就无法积累点滴,无法丰富经验,更无法体悟真谛。

 

很自然,严世芸拥有不少“追星粉丝”。很多病家做足功课,追随他的“行踪”:周一在曙光医院西院、周三在青海路岳阳医院名中医特诊部、周四在大柏树岳阳医院、周日在中医文献馆和市中医院名老中医特诊部。挂严世芸的内科号,过去是当场挂号,结果病家凌晨就排起长队;现在是网上预约,于是午夜便上网抢号。“要是看病不仔细,对不起他们啊!”

 

以前不限号时,严世芸830分开诊,往往应接不暇地干到下午一两点,下午时段的门诊甚至要“拖堂”至19时以后。“其实,病人太多了,效果并不好。”如今,严世芸也不得不限号,半天接待30多个病人。而且专为新病人保留一定名额的诊号,创造更多就医机会。

 

 “治心衰,可不能单纯看心啊!”

 

在这个西医盛行的年代,诊疗非常标准化,比如慢性心衰患者来了,一般就配两种药——“地高辛”和“β洛克”。全球医院基本统一,只是药量上有区别。尽管不少中医院也开始西化,但严世芸却坚守传统中医个性化治疗的精髓。对于同样患慢性心衰的病人,除了西医的诊断依据,严世芸总是从头看到脚、从头问到脚,排摸患者的症候群,以便发现中医辨证方面的依据。

 

有的慢性心衰病人眼唇较暗、怕冷又乏力,而有的则舌质光红、手心热、显烦躁。在他眼中,慢性心衰并非西医所谓的一种病,与阳虚、阴虚、气滞、血瘀、痰饮、五脏的关系都大不相同,需要对症下药——或补气活血,或养阴清热,或温阳利水,或祛痰化瘀,或调摄五脏。即使同样内有淤血,也要分清是因热、因寒还是因痰。相应地,他下的组方也因人而异:阳虚者服附桂八味丸、右归丸等;阴虚者服知柏地黄丸、大补阴丸等;气阴两虚者服生脉散、炙甘草汤等……“治心衰,可不能单纯看心啊!”

 

在他仁心妙手下,不少心衰患者慕名而来,从西医“投奔”中医。严世芸并不急于停用西药,而是慢慢“抽丝”,半片药半片药地抽,每半个月一抽,再逐步加入中药……难治性心衰患者终于“心安”,恢复了正常生活。“中西医各有长短,治好病人就是最大成效。”

 

 “传男不传女”不是“大医精诚”

 

中医是严世芸的命,家中几代人行医至今。“文革”中,他的父亲、名中医严苍山被迫害致死。彼时严世芸从上海中医学院毕业不久,“没能跟着父亲再多学几年”成为他终身憾事。如今,严世芸一家三口,妻女都是中医。他笑着说,“传男不传女”可不是“大医精诚”。

 

不过他也坦言,一个医生一生能治的病人总是少数,只有将自己所学所长毫无保留地传承下去,让下一代医生站在更高起点、少走些弯路,才能更好地为病人看病。

 

目前,严世芸从医之外不忘从教,每天排得满满当当。这个国家教学名师,仍是上海中医大医史文献国家级重点学科带头人,仍是全国名中医继承班指导老师,仍是上海中医大中医文化研究与传播中心负责人……每隔一周的周五下午,严世芸还有一件“雷打不动”的例行事务,为上海海派中医严苍山学术流派基地的50多位中青年成员系统讲授他的临床经验。老师先讲两小时,再要求徒弟们各自从临床上带着问题来讨论,再把学到的东西带回临床体验和发挥。严世芸对他们说,只是听课和模仿,即便开出来的方子与他一模一样,也成不了名医;只有形成具有个人特色的临床风格,才能成为真正名医。

 

记者手记

 

医生,是与人生命最接近的职业。在严世芸眼中,医生始终是神圣的。他时刻捍卫着这份神圣,50多岁担任上海中医大校长时他也每周出诊,60多岁卸任后他也没停过门诊。或许不少诊室,求医就诊时间宝贵,医患交流越发简单,但在他这里,人均接诊时间至少翻番。没人要求他这样做,只是他不愿放下病人最基本的诉求。如其所言,如今医生依然得到绝大部分病人的尊重,主流价值从未也不应改变。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