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 河南 > 正文

解除精神之“锁”

2011-04-12 21:24:49 | 来源: | 分享

解除精神之“锁”
通讯员 黄洪勇

    “龙龙!”随着孟长海喊着儿子的乳名,一名衣着邋遢,身体有些发臭,手脚被锁链磨出了厚厚的茧子的男孩从屋子角落低着头走了出来,他拼命用手抵挡刺眼又久违的阳光,走出低矮、阴暗的小屋,眼前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如此陌生,不免多了几分惊恐与慌张
……这是201131日,发生在卫辉的重症精神病患者孟金龙身上的一幕。

    关注重度精神病患者

  一间昏暗潮湿的土坯房,房顶已经半边塌陷,一张简易的木板床上,破旧的棉被散发出阵阵恶臭。一条5米长、擀面杖粗细的铁链一头高高的锁在房梁上,一头绕颈锁住孟金龙的脖子,每日他的活动范围就是那根铁链的长度。

  当记者问为什么屋子里这样简陋的时候,金龙的父亲含着辛酸的眼泪向记者说:啥办法没有啊,能用的东西基本上被他砸光了,去年大年三十,他把家中唯一的砖瓦房也给烧啦。

  五年前,金龙开始发呆,而且经常幻听幻觉。父母带着他到市多家医院看病,看病、吃药、住院,这一折腾就是好几年,而孟金龙的病却时好时坏。由于拒绝吃药,孟金龙的病越来越重,从自己呆坐、傻笑、幻听,发展到攻击伤人,摔打撕扯家里的东西。金龙患病时就会乱砸东西、乱打人。村里大人小孩整天都提心吊胆的。一次,金龙跑到村委会把村里的一位孕妇打伤,家里本来就穷还得给人家看病啊。围在院子里马姓邻居说,“不只这样,他还时不时地会打家里人。今年一月份,金龙将他母亲和妹妹打伤,大年三十又将家中的房子点着,这啥时是个头啊?”

    2009年春天,孟长海夫妇作了一个最狠心的决定。为了不让孩子再伤害别人,我们用铁链锁住金龙。孟长海说,我们是一边流着泪,一边锁住金龙的脖子。为了给孩子治病,至今已花费了七八万元,家里实在是没有钱再给孩子看病了。 

    解锁工程让他们重见光明

     河南省精神卫生中心获悉孟金龙的情况后,决定对其进行医疗救助。31日下午, 河南省精神卫生中心派出医护人员将被囚禁了2年之久的孟金龙接到了医院。据该院出诊的精神科专家徐建强主任介绍,孟金龙的阳性症状比较多,治疗起来比较困难,必须住院采取了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

   “到医院后,我们会根据金龙的身体情况制定一个详细的治疗计划。具体情况我们还要到医院给他进行全面身体检查之后才能有定论,一般先要用抗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之后进行社会功能训练,争取出院时达到生活能自理,彻底摘掉铁链。徐主任说,同时,他们还会为金龙制定一个康复训练计划,让他逐步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

  被医院普五科的护士们从车上搀扶到到病房的途中,金龙一直用眼睛“偷偷”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可以看出金龙心里的惴惴不安。当护士长耐心地给他洗浴、理发和刮胡子后,面对记者夸赞的言语,金龙羞涩的低下了头,但仍用眼睛的余光细心的欣赏自己的毛寸发型和白皙的脸庞。

    “作为省级精神卫生医疗机构,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对社会上一些重度精神病患进行救治,我院医务人员会以精湛的医疗技术,优质的护理对孟金龙进行正规化、系统化治疗,竭尽全力帮助他认清病情,解除思想顾虑,重拾生活信心。河南省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张瑞岭对记者说。

     解锁工程期待国家立法

  亲人究竟为什么会狠心地把患者锁起来?河南省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吕路线一针见血地指出:关键是一部分家庭因病致贫,无力承担患者的治疗费用。为了保障低收入精神病患者达到有效医治,除了国家686项目资助以外,我院出台了住院贫困精神病人扶助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对贫困住院患者费用进行大幅度减免,从20103月开始,我院专门设置40张扶贫床位,拿出80余万元资金对贫困病人实施扶助计划。

  该办法确定的扶持对象为:持有县(区)级民政部门核发的有效低保证者。减免项目为:一、伙食费;二、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新农合病人住院医药费的自费部分,分别按30%50%60%给予减免。

  改变重性精神病人被亲人枷锁的现状,离不开政府投入和支持。吕院长认为,除了预防、保健、健康教育等行政手段外,国家立法救助这些贫困的精神病患者才能真正帮他们走出困境。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