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 河南 > 正文

一个老党员的遗愿

追记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已故院长、心外科专家李新荣
2010-12-14 10:41:09 | 来源: | 分享

一个老党员的遗愿
——追记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已故院长、心外科专家李新荣
通讯员 李伟强

       有这样一位党员,他在生前就立下遗嘱,将眼角膜捐献给两个农村女孩;有这样一位医生,他在故去半年后,手机依然畅通,为病人排解忧患;有这样一位院长,他要求去世后,将骨灰埋在医院的常青树下……
       他,就是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已故院长、心外科专家李新荣。
2010年4月9号上午8点40分,与癌症顽强抗争了5个多月的李新荣,走完了他65岁的人生旅程。他在去世前,特意交代老伴说“我走后,可别让我的手机停机啊!万一有病人需要帮忙,你可一定得帮帮他们呐!
      “别让我的手机停机!”这就是老院长的第一个遗愿。
       李新荣生前把自己的手机看作是救助患者生命的热线,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接诊的每一位病友,并且24小时保持畅通。李新荣做完手术后,身上带着各种引流管,刀口疼得让他不得不跪在床上,但是他依然接听着病人们打来的一个个电话。手术前,女儿李玲为了让父亲安心静养,曾悄悄地把手机藏了起来。可手术后身体刚一恢复,李新荣又把手机“找”了回来。
        李新荣去世后,老伴王桂纯牢记这个嘱托,从此再也没让这部手机离开过自己,生怕漏接一个电话。几个月来,总有不知情的患者打来电话,有预约就诊的,有前来复查的,有问候李新荣的,还有要顺路过来看望的。
        李新荣百天忌日的前一个晚上,他的手机又响了,这是一位中年妇女打来的。她叫杨小翠,是李新荣生前诊治的一位来自驻马店山区的患者。两年前,是李新荣成功地给她做了手术,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得知李新荣去世的消息,杨小翠一家三口第二天冒着大雨,赶到烈士陵园。
        在李新荣的遗像前,杨小翠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地说:“好人哪!您咋走得这么早啊!咱们不是说了吗,等您不忙了,到俺山里住一段,吃上一口俺烙的油馍。俺闺女已经考上医学院了,她还等着拜您当老师呢!你咋就不等等呢?!……”
       这样的电话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今年6月的一天,李新荣的手机再次响起,电话里传来一个急切的童音:“爷爷,您不是说等我放暑假了,带我去动物园的吗?……”这是商丘患儿杨鑫雨打来的。4年前,他曾是李新荣诊治的一名小患者,当时身体瘦弱,总是少言寡语的。是老院长亲自给他熬好米粥,撇出米油,送到床前;还把自己养的金鱼装进小桶,带给小鑫雨玩。:在他的精心照顾下,小鑫雨很快恢复了健康。出院时他和李新荣成了好朋友。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在电话里跟李新荣说说他的开心事儿。最后一次通电话时,李新荣与小鑫雨相约,等放暑假了,要带他去动物园。可是,一向说话算数的李新荣,这次却食言了……
        当老伴告诉小雨说:“爷爷已经走了!”,刚上二年级的小雨在电话里不住地追问:“爷爷去哪儿了?他啥时候回来啊?!我还等着他去动物园呢?!”面对孩子急切的追问,老伴无言以对,泪水潸然而下。
        每天,李新荣的老伴守着这部手机,就像李新荣生前那样,把关爱继续传递给四面八方的患者,也分享着患者康复后带来的一份份喜悦和感动。她常常感叹地说:当老李的病人啊,可真幸福!有这么多人想着他、念着他,他这辈子啊,活得值!” 
        把眼角膜捐献给两个农村女孩儿”。这是老院长留下的第二个遗愿。
        去年10月,连续多日高烧不退的李新荣,被确诊为“肠癌”。10月25日,是李新荣动手术的日子。这天一大早,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院长张金花就接到了李新荣的电话,说想在手术前单独见她一面。张金花至今还记得,当时李新荣有意支走了家人,十分平静地把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交给她,张金花还以为李新荣是在交代一些家务事。
4月7号,已经昏迷几天的李新荣,病情突然恶化,生命进入倒计时。张金花和李新荣的家人一起打开了那个神秘的信封。让她们万万没想到是,那竟然是一份捐献眼角膜的遗嘱!这猝不及防的震憾,让她们都默然无语,泪湿眼眶……
        出身农村的老院长,一直对农村病人怀着一份特殊的感情,他把眼角膜捐给农村女孩,正是希望她们的将来,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一份完整的幸福啊!
遵照李新荣的遗愿,张金花安排医院立即联系河南省眼科研究所眼库,为李新荣办好了捐献角膜的各种手续。4月9号,李新荣与世长辞,他的眼角膜于当天成功地移植给了2名患者,使他们重见光明。
        然而,大家不知道,为了实现这个遗愿,李新荣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承受了怎样的肉体痛苦?为了配合角膜摘取的时间,医生不得不违背了李新荣不进行气管插管的嘱咐,在他的生命本该安然逝去的时候,超常规地使用了大量的抢救药物,硬是将他的生命一再挽留,直到眼库医师赶到。取完角膜后,眼库医师向老院长深鞠一躬,双手将捐献证书颁发给了他的老伴。当时,所有在场的人无不垂首肃立,泪流满面,已经逝去的老院长那饱受病魔摧残的面容,似乎也变得安详了许多……
        “不给组织添麻烦!”这是老院长生前的座右铭。
        李新荣去世后,郑州市卫生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到他的家里吊唁,当问到他的家属:家里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时,李新荣的老伴摇摇头说:“没什么要求。老李在世的时候一再叮嘱我们,别给组织添任何麻烦!……” 
       “不给组织添麻烦”,这是有着42年党龄的老院长对亲人的要求,也是他多年来一直坚守的诺言。
         李新荣在任十年,医院专门给他配备了轿车,可他却总是骑着一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退休后,他有事也从不让医院派车。张金花还记得:去年8月的一天,当她路过医院附近的公交车站时,看到老院长手捂着胸口,蹲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他的老伴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的焦虑。张金花赶紧上前询问,这才知道是老院长的胃病又犯了,正在等公交车去别的医院做检查呢。张金花马上打电话给李新荣派车,可他却婉言谢绝说“别给医院添麻烦了”,然后不等医院的车赶来,就搭乘一辆出租车走了。
        去年10月,李新荣病情确诊后,医院决定送他到北京或上海的专科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可李新荣却一再推让,坚持不去外地和省级医院,就在本院治疗。他对院领导说:只要病情确诊了,在哪儿治都一样,何必给医院增加经济负担?我这样的病例很少见,在本院治疗可以让咱们的医护人员有更多直观的认识,对他们提高医疗技术也会有所帮助的。不仅如此,他还谢绝了医院给他安排的朝阳的病房,坚决把它让给了其他病人。直到病逝,李新荣一直住在一间背阴的、不常用的病房里。
        心外科的同事们至今都忘不了:李新荣生前坐的最后一次门诊、查的最后一次病房、做的最后一台手术。就在去年10月18日,李新荣病情确诊的那天,还接诊了4名先心病患者,还为一名患儿做了手术;他住院当天,还坚持去查房;第二天,已经中度贫血的老院长又推迟了自己的手术,再次站在了熟悉的手术台前,做完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台手术……
        监护室的同事们至今都忘不了,郑州市卫生局领导看望老院长时洒下的热泪。今年4月7号,当局领导来到医院监护室,看望已经昏迷的李新荣,问起他的家人:老院长最后有什么要求时,李新荣的老伴红着眼圈说:“老李向来只对工作有要求,对其他都无所求。他这一辈子啊,就是为病人而活,为工作而生的!”对此情景,局领导和在场的同事们不禁泪水盈眶。
       “将骨灰埋于七院的常青树下。”这是老院长留下的第三个遗愿。
        李新荣在七院工作的20年,真正把七院当成了他的家,用心去建设、去管理、去经营、去热爱。
七院的老职工们至今都还记得,1990年,李新荣受命到郑州市心血管病研究所上任时,全所已发不下工资,财务科仅剩下800元钱,医疗业务几乎停滞,职工人心浮动。业务用房仅有一座三层半的小楼,门前是:雨天黄泥巴,晴天尘土飞。老院长和班子成员迎难而上,带领大家平整院落,种植花木,使院容院貌焕然一新;他大胆提出并促成了与郑州市泌尿医学研究所的合并,组建了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使全院在短时间内,就摆脱了困境、起死回生;他多方筹资,建起了病房楼,结束了建院十几年我院没有病房楼的历史,大大改善了病人的住院条件;他大胆实行人事代理,倾力构建人才梯队,使专科发展后继有人。医院先后开展了全省第一例心脏不停跳冠状动脉搭桥术、第一例心脏移植术,第一例亲属肾移植手术等,填补了多项省、市技术空白,专科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医学博士、我院现任业务副院长袁义强,就是老院长当年费尽周折引进的全院第一位硕士。而今,袁博士已是“郑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我院心脏介入学科带头人,开展的房颤射频消融术,在全省独树一帜。
       李新荣在任十年,带领七院在医疗技术、专科建设、医院管理等方面,连续取得了“十个第一”,而他获得的荣誉却仅有一枚“无偿献血银质奖章”。这是对他在6年间10次无偿献血3250毫升的奖励,只有这个荣誉是他推不掉的。当院长这些年,他不是没有机会当先进、评正高,而是把机会都让给了其他的业务骨干。直到去世前,他的职称仍然是副主任医师,而他的几名学生却早已被评为主任医师了。在他看来,医院的发展壮大,就是对一个院长最好的奖赏。
        退休后,李新荣原本可以在家贻养天年了。可是当他得知医院业务人员紧缺时,就毫不犹豫地向院领导提出了义务坐诊、查房的请求,并坚决不要返聘工资。仅这一项,3年他就少拿了近4万块钱。
        生病住院后,李新荣在遗嘱里深情地写道:“我身后不留骨灰,将骨灰埋在医院的常青树下……”。
        这就是李新荣。
        他热爱医院,鞠躬尽瘁,把一切荣辱得失都抛在了脑后,把一生的心血和汗水都洒进了这片热土。活着,他与七院休戚与共,身后,他还魂系医院发展。
        李新荣无私奉献,倾其所有,献了青春献热血,献了热血献角膜,献了角膜献光明!把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的病人,献给了他热爱的医院,献给了他挚爱的医学事业,李新荣走了。可他当年亲手栽下的雪松依然挺拔苍翠,冬青依然郁郁葱葱;接受他眼角膜的生命,正在用他的眼睛去发现和创造着美好;经他治疗过的患者,正在用他修补的心脏在幸福地生活。他从来不曾远去,永远在我们心里!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