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 河南 > 正文

一心向党 信念不弃

追记郑州市中心医院原皮肤科主任张褒佳
2010-12-14 09:54:29 | 来源: | 分享

一心向党 信念不弃
——追记郑州市中心医院原皮肤科主任张褒佳
通讯员  李伟强

        最近一段时间,在郑州市中心医院、在张褒佳老主任的门前,仍然不断有来找“张主任”就诊的患者,不断有打听张主任近况的老病人。可他们哪里知道,享誉中原的“皮肤科之王”张褒佳主任,已于2010年5月30日晚七时,走完了他82岁平凡但不平淡的伟岸人生。他走了,带着那双救治了无数病人的圣手;他走了,留下了一枚“共产党员”的闪闪徽章和令人敬佩的大医精诚的“三平精神”。
        为了无愧于“共产党员”这一光荣称号,张褒佳一辈子都在用爱心捍卫着伟大的信仰,执着奉献在他所热爱的医学事业。
        在平凡之中孜孜追求,在平常之中恪尽职守,在平静之中充满激情,他用几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实现了他这一辈子就想做一名好党员、当一名好医生的人生追求,并树立了一个从医55年来零投诉、零事故的大医形象。
       张褒佳出生在古都西安,从小体弱多病,先是患了“黑热病”,后来又得过 “肺结核”,这在过去都是九死一生的重症,让他深受病痛的折磨,一次次都是共产党的医院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数次大病让张褒佳深知作为病人的痛苦。于是,他立志要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报答党,报答救过他命的大夫。解放后,张褒佳有了继续上学的机会,高中毕业,他毅然地选择了医学院,开学临行前,母亲嘱托他:“孩子,可不要忘记自己有病时是多么的痛苦,要记住是谁救了你,要好好学、当一名好医生,当一名学会心疼病人的医生,要记住,自己的命有多重要,病人的命就有多重要。”
        1955年西北医学院皮肤病性病专业本科毕业,27岁的张褒佳被分配到郑州市中心医院的前身——河南省纺织管理局医院工作,只身从古都西安来到正在建设中的中原新城郑州。当时,医院刚刚成立的皮肤科就只有年轻的张褒佳一人,既无上级医师指导、又无同事帮忙,而当时的皮肤病病人又特别多,作为一名一心要报答党的恩情的年轻大夫,张褒佳没有畏缩,而是以极高的热情收治病人,没有老师指导他就自己去学、去问;没有病房他就借用内科病床;没有同事值班他就自己24小时驻守在医院……在病房里,年轻的张褒佳写下了第一封入党申请书,他立志要做一个让党和人民都放心的好医生。一年后,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57年,在一场骤然而起的政治风波中,因为对自己的家庭出身解释了几句,张褒佳被认定为思想政治不合格,取消了他的预备党员资格。后来,他又在十年浩劫中不断遭受打击。然而,张褒佳并没有放弃信仰,他依然对党忠诚,默默地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
        那是一年夏天,张褒佳在看门诊时,发现手部有红斑丘疹、瘙痒难忍的患者突然增多,而且都是纺织工人,他一边为患者精心诊治,一边仔细查找病因,还利用休息时间,徒步深入到患病工友所在郑棉四厂、五厂,在职工宿舍、在机器隆隆的细纱车间,他细心地询问每一位患病的纺织工人,逐个岗位地去认真调查,后来终于发现这种皮肤病,原来是纱管外表的大漆所引起的,于是他科学地作出了“漆性皮炎”的诊断,指出了两种发病机理,并针对性地提出了行之有效的防治措施,而且还把一份调查报告及时呈交给有关领导,不但很快治好了纺织工人的皮肤病,还为职业病防治提供了科学依据,让纺织工人们切实感受到了党的温暖,当时20多名纺织工人还一起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交给了医院……,面对患者们如此的关爱与保护,让饱受委屈的张褒佳更加坚定了信念。深夜里,不善言谈的他激动地在日记里写道:“以前是党救了我的命,并给了我上大学的机会,让我成为了一名医生,今天又是病人们给了我的信任和保护,无论怎么样我要对得起患者对得起党,相信党总有一天会接纳我的。”
        张褒佳一直视病人如亲人,在患者的生命受到疾病的威胁时,他总是不惧风险冲锋在前,把每一个病例都作为自身的一张“医德答卷”。
        众所周知,皮肤科工作又脏又累,面对的患者多是卫生条件较差的基层群众,各种严重的皮炎皮疹经常让人作呕、不忍目睹,而且很多皮肤病又都有传染性,可张主任从不嫌弃病人,因为高度近视,为了能仔细观察病情,他几乎把脸贴在病灶上,弯下腰用手摸一摸、抠一抠、再闻一闻,以便能更加准确地诊断。几十年来他一直坚持亲自给病人们换药,而且大多一换就是几个小时。平时他还总是亲热地称呼病人为:兄弟、大姐、孩子、闺女,他总是能主动的走进患者心里,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
        1976年,党中央拨乱反正,张褒佳和所有知识分子一样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春天,他对党矢志不渝的精神,让许多同志为之感动。1980年,党组织对他的情况重新调查,否定了先前对他的不公正待遇,并决定恢复他的党籍。听到这一消息,张褒佳如同一个终于找到家的孩子一样激动、兴奋,他在日记里一字一泪、一泪一字地写道:“党终于又接纳我了,党是我的大恩人,我要永远跟着党走”。随后张主任把一个用一层层红布紧紧包裹着的发黄信封交给了党支部,那是他23年来积攒下来的200多元“特殊的党费”。23年来,每年在党的生日那天,他都要往这个信封里郑重地存上自己的党费。
        党组织对他的信任使张褒佳干起工作更加有劲,在党和人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冲锋在前,不惜豁出自己的一切。1980年,已经51岁的张主任,作为河南省地方病防治领导小组选定的头癣防治指导组成员,他历时一年多深入到周口地区4个县的基层乡村进行工作指导。1981年,刚刚回到医院的他又参加领导了河南省皮肤病普查组工作,负责对商水县10多万自然人口进行皮肤病普查,三个月跑遍了三个乡,磨破了两双鞋,瘦掉了十几斤。每天普查一个村,还按照照户籍对每个村民从头查到脚。在简陋的宿舍里,在破旧的桌椅上,在昏暗的灯光下,那密密麻麻十多万字的调查资料硬是把老主任的眼睛从900度熬成了1000多度。就这样,10多万人口的普查工作,普查率几乎达到100%,成为空前绝后的自然人口皮肤病调查资料。
        1983年春节前夕,因为积劳成疾,罹患肝硬化和萎缩性胃炎正在住院治疗的张主任得知确山县疥疮病流行严重,他立即中断治疗,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劝阻,向省厅领导申请后,身背显微镜连夜赶往革命老区,一去就是一个月。在村民家里,他拉着孩子们黑乎乎的小手,如同疼爱自己的孩子,细心地给他们挑疥疮、做治疗,为了让患病的村民得到及时救治,他废寝忘食,连续工作,白天为村民们精心诊治,夜里配置药膏整理资料,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就这样,他把原来须要一个月的救治工作只用了半个月就完成了。有一天,因为饮食不规律,加上劳累过度,他的老胃病又犯了,胃疼难以忍受,还吐得吃不下任何东西,乡亲们于是硬把他送到乡卫生院,让他看一看、休息休息,可他却只吃了两片止痛药就又趁大家不注意,悄悄地赶到乡中学为师生们做起了有关疥疮防治的教育宣传。确山的防治工作刚结束,为了多收集一些病例,张褒佳又独自坐上闷罐子火车赶往郸城县调查去了。等回到家时,他的身体已经过度透支,病情加重,望着躺在病床上面黄肌瘦、疲惫万分老头子,老伴不住地后悔当初怎么没能拦住他这头不要命的“老黄牛”。
        张褒佳的专家门诊凌晨5点就有患者来排队挂号,他知道后总是早来晚回,为的是能多看一些患者,让患者少等一会儿。
若是给病人不能及时确诊,或是没有能给病人治好,那可就成了张褒佳的一种心病。那年夏天,高温潮湿,张褒佳遇到不少因某种昆虫叮咬引起的皮炎患者,可就是确定不了是哪一种昆虫,无法提出针对性的治疗措施。于是连续几天的夜里,他都带着刚刚医学院毕业的儿子在路灯下捉虫子、拍照片,并不顾儿子的劝阻把捉到的每一只虫子都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叮咬、实验,经过数十次针对性比较,张主任终于确诊了这种皮肤病为毒隐翅虫性皮炎,使患者得到了科学的救治,而此时,他的胳膊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瘙痒难忍的红疹脓包。
       为了让病人能用上花钱少又能治好病的良药,张褒佳根据自己多年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精心研制了30多个良方制剂,如治疗瘙痒性疾病的FDC液,治疗白癜风疾病的“蒺藜防白丸”等等,至今仍是医院皮肤科独具特色的制剂。这些药不但疗效好而且大都很便宜,以至于老百姓们常说:“看皮肤病找张褒佳,治得好还花钱少,常常是药费没有路费高。” 张褒佳以他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得到患者们由衷的信任和感激,几十年来医院收到的感谢信和锦旗数不胜数。而每当有病人治愈后给他送上感激的红包时,他总是指着胸前的党徽说:“我是党员,不兴这个,你们的病能治好比送我啥都强。”
       金杯银杯不如病人的口碑,金奖银奖哪如患者们真心地夸奖。张褒佳以他精湛的医术享誉中原。然而,在成绩面前,他越发把责任看得比山重,把名利看得比云轻。在那段特殊的岁月里,任劳任怨的张主任曾25年没有晋级,整整当了25年的住院医师,直到1980年,他才被破格晋升为副主任医师。多少年来张主任乐于奉献,从一人一室起步,一手创立了医院皮肤科,率先在全省成立了皮肤病专科病房,并把皮肤科发展成为郑州市首批重点学科,培养了一大批德才兼备的青年皮肤科专家。
        就在张主任退休前,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客商曾“三顾茅庐”,想请他把一生精心研制的30多个皮肤病良方重金卖给他,或是作为股份一起发展。面对诱惑张主任没有丝毫动心,他指着胸前的党徽说:“我是党培养的,那些药方是大家智慧的结晶,只能留给医院,造福人民!”事后,这位老板并没有抱怨,而是对着这位老党员伸出了大拇指。
        90年代初,医院为改善专家的住房条件,新建了一幢高职家属楼,张主任完全够条件换一套更大的新房,可房少人多,家人都劝他赶紧向组织申请一下,可张褒佳却说:“我是党员,而且还有好多职工住的比咱们差,咱们就别给医院添麻烦了。”2007年,医院建设新病房大楼,张褒佳高兴得如同自家建新房子,每天都要去看好几次,大楼有多高,什么时候能建好,有多少间病房,每间能放几张病床……这样的问题,他不知道问了多少遍,就在张褒佳生前的最后几天,还特意让家人陪他到新病房楼前,看看正在建设的医院广场怎么样了。
       一生不懈追求,一生甘于“无名”。张褒佳主任让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信念的力量、平凡的伟大,感受到了人格的魅力、道德的光辉。他用一生的努力实现了一位共产党员的追求,他用一生的坚持诠释了一位大医的精诚,他用一生的奉献树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