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 福建 > 正文

突破瓶颈,才有“鲶鱼效应”----社会资本办医调查之三

2013-08-02 17:01:26 | 来源: | 分享

    健康报网讯  一个多月前,厦门长庚医院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专家技术支持方面达成一项合约,第一医院从8个科室派出22名专家定期到长庚医院坐诊。
  类似这样的联姻,在泉州、莆田、福州也开始出现。大众对此的评价是“一举三得”——盘活民营医院的医疗资源,缓解公立医院的压力,缓解群众看病难的问题。
  人才不足与人才流动
  福建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据统计,2011年全省医疗卫生机构7285个,床位123784张,医师111928人,护士10774人。福建省千人均医疗机构床位数、医生数、护士数长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且排位靠后,高素质医技人才缺乏、普通医务人员缺乏的“两缺”现象,普遍存在于我省医疗机构尤其是基层医疗机构。
  医技人才总量不足,导致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在市场上争夺各自所需的医技人才,也成为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之间人才流动困难的根本原因。
  说到人才流动,已转制为非公立医疗机构的莆田市第一医院荔城分院院长郭金星感慨万分。2009年底,一名公立医院的麻醉科医师要跳槽来荔城分院,原单位不愿在他的医师执业证上签字盖章,导致他无法变更执业地点。无奈之下,他将原单位告上法庭,打了5个月官司,最终胜诉,这才办成手续。去年,又有一名影像科副主任医师要从公立医院跳槽来,同样遭到设卡,也只好打官司。
  人才难引、梯队难建是民营医院的共同困难。虽然评职称的政策障碍已不存在,但民营医院的人才依然集中在“一老一少”,即退休和新毕业的医疗卫生人员,中青年技术骨干和学科带头人极其缺乏。
  调查中记者发现,目前大多数民营医院采取“合作+实习+招聘”的方式提升本院的人才实力。
  合作,是与公立医院联姻,请公立医院专家坐诊;实习,是派出医务人员到公立医院实习;招聘,是直接引进高端人才。
  很多民营医院院长坦言,“客串”的专家不会轻易帮助民营医院“传帮带”,挖来的人才也易再跳槽,最安心的是医院自己培养的人才,但这个培养过程很漫长,前期需很多支持。
  一些地方已在设法为民营医院输送人才。比如,莆田在市第三医院设立专项事业编制,专门用于民营医院的人才引进。该市卫生局局长张奕兵说:“我们初步向编办申请50个编制,很快还将成立一个市级民营医院服务中心,服务所有的民营医院。”
  去年8月,福建省出台《福建省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医师多点执业的相关程序及监管要点,旨在“积极推行医师多点执业,鼓励支持公立医院医师到非公立医疗机构多点执业”。
  该政策落地效果却不太理想。泉州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说,泉州作为多点执业的试点城市,这项工作已开展但反响一般,原因之一是,管理办法规定医师申请多点执业须取得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同意,但后者为保证门诊、住院正常运转,基本上都不同意院内医师去别的医院执业。
  “医院不放人,我们只能去做工作。”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想出其他一些办法促进人才往民营医院流动,比如说介入协商,让公立医院选派骨干到民营医院当副院长。他们还准备制定政策,推迟公立医院医生退休时间,让其到民营医院执业。
  医院管理专家、泉州德诚医院院长张振清认为,少有医师申请多点执业,根本原因在于公立医院人才不足与垄断人才并存。此外,多点执业涉及分配制度、社保制度、医疗风险分担制度等。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人才很难真正流动起来。
  错位竞争与资源配置
  医疗机构规划布局是区域性卫生发展的基础和质量保障。专家认为,政府要有意识地通过科学合理的规划布局,为引进优质民营医院预留发展空间。而引进优质民营医院不能单纯为扩充医疗资源,应通过不同性质的制度、机制构建,形成医疗服务良性竞争市场,提升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提供有质有量的医疗服务,让百姓受益。
  一些地市正在践行这样的理念。莆田市卫生局局长张奕兵表示,莆田借鉴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地医疗园区的发展经验,计划在交通便利、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城乡接合部规划2000亩土地,引进社会资本举办肿瘤、心血管、高端体检等较高水平的专科医院,建设一个集医疗、科研、教学、疗养于一体的高端医疗服务集聚的医疗产业园区。
  调查中记者发现,几乎所有受访的民营医院,都或多或少地规划出一部分做高端服务项目。如莆田市中医院,建成后康复科、体检科及部分特需病房都将交由投资方自主经营;再如厦门莲花医院,未来将朝医疗养老方向发展。
  这是一种错位竞争。专家认为,民营医院在没有人才优势的时候,须发挥服务优势,这样能与公立医院形成互补。政府需要加强对这种错位竞争的引导。
  张振清表示,公立医院保基本,民营医院走高端,可在一定程度上分流病人。但民营医院仍需承担公共卫生职责,这才是真正的错位竞争、共同发展。目前,政府引导社会资本办医的最佳方案是鼓励资本注入公立医院,直接参与公立医院改制,这样既能避免在人才匮乏情况下民营医院毫无人才优势,又能优化公立医院体制机制,提升服务质量。
  而对整个社会而言,政府还须在区域规划时就统筹考虑社会资本办医。目前一些地方提出新增和调整医疗机构设置时,会优先考虑社会办医,但在社会资本真正提出申请时,却只能拿到偏远地段,又须按市场价,导致办医成本居高不下。对此,张振清建议:“先梳理一个区域内现有的医疗资源,再根据缺口有选择地引进、创建优质民营医院。这中间尤其要注意这些医院在当地医疗配置是否合理,也要考虑其位置、级别是否科学,然后再制定该医院的规模、定位,千万不要浪费资源。”
  东南眼科医院副院长朱志祥认为,社会资本办医须扶持与规范并行,但早期要以扶持为主,让民营医院成为一支竞争力量,只是政策门槛须明确——只引进优质医疗资源。
  “要办就办上规模、有特色、有技术、有生命力、能长期发展的民营医院。比如自建用地、搬不走的民营医院,才有根基,违规成本也高,它自然会寻求对它发展有利的方式,最终才能真正服务百姓。” 朱志祥说。
  公平监管对民营医院发展也非常重要。厦门眼科中心集团董事长苏庆灿表示,医院可有公立和私立之分,但医疗服务不应有公私差别,两者都应是百姓所需的医疗资源。在民营医院成长过程中出现的欠规范行为,政府不能简单地一罚了之,要侧重教育、规范、引导其往规范化发展,而不是直接将“欠规范”打成“不规范”。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