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他人的幸福

2007-09-07 12:01:01 来源:
  从古镇卫生院到县城,有一条十里长的小路,左傍象山之崖,右 临弋江之滨,江心洲生长着茂盛的竹林。为供行人歇脚,小路的中央 建了一座古凉亭。   我在古镇卫生院工作了多年。1978年夏,我与同事纪安一道,冒 着酷暑从县城回古镇,走得气喘吁吁,想着赶到古凉亭休息一会儿。 没想到,这里竟住着一户外来人家:进口支着土坯灶,出口放着便盆, 中间留下一条通道,两侧都用破芦苇隔成房间。从房间里传出婴儿的 哭声,一阵紧似一阵。   拉开玉米秆子扎的房门,我看到一个躁动的婴儿,婴儿旁边躺着 一位30来岁的妇人,正用双手交替抚摸胸口,嘴巴一张一合,靠近了, 我才听到“难受”二字。她穿着长褂、长裤呆在这不透气的房间里, 可能是中暑了。于是,我掏出随身携带的防暑降温药让她冲服。稍稍 缓解之后,妇人指着江心洲说:“丈夫在那儿,婆婆应该没走远。”   纪安留下来照看母婴,我沿着江边找人。半路上,我看到一个老 妇正在哀求一位中年男子。仔细一瞧,这男子不是我熟识的公安员老 柯么?老柯告诉我,这家人是从苏北来的流民,靠偷毛竹过日子。老 妇的儿子叫孙小龙,水性特好。公安员一来,他一个猛子就溜了。为 了找他,老柯已经跑了5趟了。   我和老柯回到古凉亭。老妇对我和纪安千恩万谢,又向老柯再三 求饶。老柯很为难。我问老柯:“你要把小龙带走?”“是,至少15 天拘禁。他还要带15斤粮票、10元伙食费。”“可这里还有他一家老 小啊!”老柯口讷了,迟疑着说:“你们医生好做善事,可我们公安 要尽职责。”我很佩服老柯的责任感,接着说:“我们的职责都是治 病救人哩。医生治疗生理上的疾病,公安治理行为上的疾病。”老柯 说:“我知道病根都是一个穷字,可怎么个治法呢?”最终,我们让 老妇把儿子唤回来,当面计议怎么换个挣钱方法。当年我的工资只有 45元,我们每人掏出5元,资助小龙购买鱼钩和卡线。从此,小龙走 上了正途。   一个多月后,我再次路过古凉亭,发现这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小龙一家已经搬到对岸的狮山村,租住了一家农舍。后来,我听说小 龙拎了三条鲜鱼,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寻找我们三人。我深感欣慰,虽 然没吃上鲜鱼,但比吃上了更有兴味。不久,我调进市医院工作。   直到2005年春天,医院组织医疗队下乡,我随队到了古镇。一位 村人告诉我,苏北富裕起来了,小龙一家回老家了。那个在古凉亭出 生的孙家驹,前几年考取了医科大学,现在应该当上医生了。说到这 里,这位村人突然说道:“当年那医生可不就是你吗?”   “不,我在市医院工作。”我搪塞着,不想让她刨根问底。可是, 随着一阵怦然心跳,一片红云飞上我的面颊,幸好她没发觉。这是一 种几十年来很少有的感觉:是喜悦?是兴奋?应该说是一种幸福感更 为贴切。我明白了,属于自己的幸福非常有限,他人的幸福才是无价 的。   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纪安和老柯。 广东东莞寮步镇竹园卫生站程兰芳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