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父亲失能 全家失衡

2020-07-21 11:09:10 来源:健康报网

  □本报记者 甘贝贝

  失能老人疾病与衰老并存,不能自己吃饭、穿衣,无法行走,甚至不能控制排泄……只有依靠他人才能维持日常生活。当前,我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4400万。对于这些老人来说,最大的需求就是照护。然而随着家庭养老功能的弱化,“一人失能,全家失衡”的遭遇不在少数,对于一些困难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而言更是“压力山大”。记者观察

  时针划过下午两点,疲惫不堪的徐静(化名)刚刚靠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梦中一阵臭味让她醒来,原来是父亲又拉裤子了。徐静非常崩溃,长期以来不分黑白地照顾失能的父亲,已经让她的精力、体力都消耗殆尽。她的第一反应想要冲着父亲大吼,但最终憋了回去。看着82岁的老父亲,那个曾经个性刚强又极爱干净的男人,如今变成了大小便失禁的失能老人,58岁的徐静既心酸又心疼。而已经退休的徐静原本可以含饴弄孙,抑或到处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却被“捆绑”在房间里,面对一个无法正常言语的虚弱老人。自从父亲失去自理能力之后,整个家庭就陷入忙乱中。而徐静作为照护父亲的主力,生活也陷入了“看不到头”的困境中。

  24小时在岗

  每天跟屎尿打交道

  “当时真的是含着眼泪把大便清理了,然后给父亲把身体擦干净,根本没有心思吃饭,心情复杂,这样的日子不知道哪天是个头。”徐静告诉记者,他们一家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她在静海县的农村长大,后来到了市里工作并安家。3年前刚退休时,徐静想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可万万没想到,还没安逸几天,父亲的病就更严重了。

  从2016年~2017年,徐静的父亲徐大爷先后两次中风。命是保住了,可自从第二次中风后,徐大爷成了彻彻底底的失能老人,除了咽食之外,几乎一切都要依赖别人。

  徐大爷夫妇有3个孩子,徐静是最小的女儿,上面还有1个哥哥和1个姐姐。不幸的是,徐静的姐姐30多岁时就因患乳腺癌去世了。徐大爷生病时,徐静的哥哥还没有退休,只有休息日才有时间,照看父亲的重任自然落到了徐静身上。为了方便照顾,徐静专门搬到位于静海县的父母家,她的生活也从此改变。

  每天清晨5点,徐静就要起床,为父亲换尿布、翻身,再伺候老人洗漱、吃早饭、喂药。老人中风后吃饭很慢,往往是边吃边漏,徐静则要边喂边擦,等基本都收拾干净了,就到上午9点了,徐静才匆匆扒拉一口饭吃。每隔两三个小时,徐静就要为老人翻身、换尿不湿,后半夜也不例外。基本是24小时“在岗”,围绕着父亲打转,还要跟屎尿打交道。

  照顾失能老人的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还很累心。徐大爷生病之后,变得情绪低落,不愿意与人交流,徐静全靠猜来理解父亲的需求。有时恰恰相反,老人的脾气又变得很暴躁,各种作闹。“就拿洗澡来说,虽然每次哥哥都来帮忙,但父亲的吵闹、不配合,也让我觉得特别崩溃,洗一次就累个半死……”徐静无奈地说。

  母亲心疼女儿,力所能及地给徐静“搭把手”,比如做一些简单的饭菜。但本身已经是80岁的老人,照顾其他人或是做家务,都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照顾失能老人真的很‘熬’人,‘熬’我一个人也就罢了,母亲那么大年纪了,可不能再把她搭进去了。”徐静说,经过兄妹二人商议,决定把母亲接到哥哥家照顾。虽然一到周末,哥哥嫂子还是会来替换徐静照顾父亲,但实际上,重担还是压在徐静身上。

  3年里,徐静没有自己的生活,全身心地照顾父亲,没出过一次远门,甚至不敢离开家超过2个小时,隔一会儿就要看看父亲。她自嘲说:“每次看到朋友、同事聚会、出去玩,都羡慕极了,现在微信朋友圈压根儿不敢看,都快与世隔绝了。”

  徘徊在崩溃边缘

  照护者比失能老人更痛苦

  “有时候,照护者比失能老人还要痛苦”。徐静说,这样的生活让她心力交瘁。

  长期繁重的护理,睡眠不足,精神压力大,使得徐静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大小毛病一堆。3年里,她患上了高血压、骨质疏松,偏头痛也发作得越来越频繁。还不到60岁的徐静白发苍苍,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憔悴许多。

  除了身体上的痛苦,照护者精神上的崩溃更可怕。相关研究显示,失能失智人群照护者是心理疾病的高发人群之一,几乎每位照护者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压力:孤独、害怕、焦虑、抑郁、愤怒、敌对、人际关系敏感等。徐静也不例外,她逐渐变得易怒、焦虑,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这三年,真是熬过来的。我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全身心照顾老人,但已经身心俱疲。我觉得照顾不好就对不起他老人家,可我心里有火,太憋屈,快把自己折磨疯了。”就这样,徐静一边抱怨、喊累、无奈,一边又尽心尽力地照顾父亲。她一直担心,哪天自己要是倒下了,谁来照护父亲。

  曾经一度,徐静的家庭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她对丈夫产生了埋怨:“就是想找个人帮帮我,怎么那么难!”

  原来,徐静的丈夫在北京帮助儿子照顾孩子,两人长期分居,加上徐静身心负荷重,每次打电话,几句话下来就是争吵,之后就是徐静气得挂断电话。“我特别想帮老伴分担,但是亲家2位老人去世早,孙子才两岁,找保姆太贵了,还不放心。如果我不帮小两口,他们就得有一个人辞职带孩子,北京的生活压力太大了,条件实在不允许啊。”徐静的丈夫无奈地说,其实老伴内心是理解他的,但就是控制不住情绪。

  让老人得到专业照护

  子女也能“喘口气”

  徐静说,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儿女不管谁管。请保姆照顾或是送到养老院,都不如儿女照顾得尽心,也怕老人心理上感到失落。而且也要花费一笔不小的支出,既然儿女能照顾,就没必要花那份钱。

  但慢慢地,徐静不那么想了。除了她自己的身心压力越来越大,家庭氛围紧张,父亲的情况也越来越差。

  身形瘦小的徐静照顾80公斤的父亲很是吃力:“我也想每天让父亲下床到轮椅上坐坐,活动活动,可我真的搬不动。”徐静说,特别是她不懂专业的护理知识,无法帮助老人缓解病痛。

  2019年10月的一天,徐静偏头痛又发作了,疼得她直冒汗,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去医院。从诊室出来时,偶然遇见了退休前的同事薛大姐。聊天中徐静得知,薛大姐和自己的家庭情况竟如此相似,家有失能老人,并且薛大姐也是主要的照护者。只是在经历了无数令人崩溃的时刻以后,薛大姐一家把老母亲送到了专业的养老机构进行照护,老人入院前有轻微营养不良,入院一个月后长了2斤左右。而薛大姐也从重压之下慢慢走出来,失眠也有所缓解,这次到医院就是去复诊。

  薛大姐告诉徐静,虽然她照顾母亲有1年多的时间,但实际上很多照护技能并不了解。照护者辛苦不说,也容易引发老人的各种并发症。

  薛大姐母亲情况的好转,坚定了徐静的想法:应该让父亲得到更加专业的照护,自己也能“解脱”出来,好好调整身体。

  找保姆,保不齐会频繁更换;社区日间照料中心,一般不接收失能老人……徐静和哥哥分析利弊后,决定为父亲找一家可以提供专业照护服务的养老机构。

  兄妹俩联系了几家养老院,对方一听老人的身体情况就婉言拒绝了,而本来床位紧张的公办养老院则是连预约的机会都没有。适合徐大爷的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费用更高,像他这种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照护等级是最高的,最低收费也要每月6000元起。

  丰满的理想遭遇骨感的现实。徐静的父母都是农民,老两口每月的养老金加起来只有2000多元,大概只是1位失能老人入住养老机构费用的1/3。平时,两位老人的伙食、药物以及生活用品,通通都要花钱。徐静退休金3000元出头,还有自己的家庭要顾及。

  看着妹妹着实辛苦,虽然哥哥一家也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夫妻二人决定咬咬牙,负担剩下的那2/3费用。“父亲还有我和哥哥2个孩子,遇到事,可以相互扶持。我儿子是独生子女,谁能帮他分担!想想万一我老了失能了,可能还不如父亲!”徐静感慨着。她说,看新闻知道天津是国家长期护理保险的第二批试点地区之一,真希望能够早点惠及他们一家,减轻经济压力。

  “养老院的问题终于解决了。”采访后的第三天,徐静打电话告诉记者,已经和一家医养结合机构谈好,等父亲做了核酸检测、结果阴性,就能入住,而她终于可以暂时卸掉担子“喘口气”了。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健康报"或"健康报网 ** 电/讯"或带有健康报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健康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0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公示公告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