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首届中国医师节系列活动“我和医生的故事”有奖征文

治愈恐惧

2018-07-23 14:09:12 来源:健康报网

  比起治愈外在的疾病而言,治愈患者的内在恐惧尤显医性的光辉!
  ——前言


  医生把持一个人垂死挣扎的关隘,在濒临死亡之际,在人心恐惧之时,更在那些不经意之间,他们的身影总是意味着痛苦的结束、笑颜的舒展以及他们自己的汗流浃背。接下来写的一幕城南旧景与医生有关,与病重垂老者有关,与紧张的温情有关。而就在这一幕里,我触摸到不仅仅是医生的疲倦和惺忪,更是医生的可爱、医情的温馨与医性的熠熠生辉。
  手术室外大雨滂沱,室内一位青年医生在手术台上谨慎而繁忙地为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做手术,医生一面满目认真地进行着各种术前准备工作,一面满脸笑容地与老者聊着天。就这样,老者在轻松的氛围下慢慢地闭上眼睛,等他再睁开双眼时,青年医生笑着告诉他:“手术结束了!非常成功!”
  这一刻,当自己在事后想象中描绘这一幕时,我必须要十分明了,这位古稀老者是一个朋友的堂祖父,在记忆中,这位堂祖父是标准的“天不怕、地不怕、死亡又何惧”的山东大汉,无论重如泰山般压力还是细如末节的琐事,似乎只要遇到了他,那些纷纭乱事总会如轻烟般抹去。然而,就是这般一位“大人物”,也不得不向岁月低下傲娇的头颅,不得不向严重的疾病表达满怀的焦虑。在前年的一个雨季,年迈的堂祖父因患急性化脓性梗阻性胆管炎需手术治疗,要知道,这是这位老人七十五年来第一次手术!而且在手术之前,医院与家人郑重地签下手术保证书,其手术的风险性较大。纵然家人在堂祖父面前极力隐瞒病情的严重性,但堂祖父仍旧利用他那敏锐的神经嗅出这场手术的一缕缕不平静,一味地追问病情严不严重、手术危不危险。忆得手术前最后一次见堂祖父,他那满面的愁容仿佛在向探望他的每一个人宣告自己生命的即将结束,像极了这一季漫长而凄怆的雨天。刹那间,我除了感慨岁月这把利刃的恐惧之外,竟还有一种莫名的质疑——是不是堂祖父把自己的病情过于放大了呢?我相信,堂祖父是在忧心忡忡的情景中被推进手术室的,手术门关闭的那一刻,是不是已然触摸到死亡的节点了呢?
  手术之后,堂祖父身体逐渐痊愈,神态亦焕发了原先的光彩。再一次来探望堂祖父的时候已是他出院回家之后,在堂祖父家中,他忍不住向我分享起这一场手术的种种,那时候,我竟不禁怀疑堂祖父究竟是在经历一场严重的手术还是在经历一次有趣的旅行。据堂祖父讲,这场手术,对他而言,是一场神奇的经历。起初,由于他对病情的估计过于严重,所以在麻醉之前身体溢满了紧张。但值得庆幸是,主刀医生是一位“话唠”,一会儿向他讲解手术的简单性,倒不像主治大夫,而像心理健康医生,一会儿与他聊聊天,像遇见至交好友一般。不知不觉间,他慢慢地消除了恐惧,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手术结束的那一刻,堂祖父模糊地听见了医生的贺喜,清楚地听见了外面雨歇的声音。
  如今再一次回想堂祖父讲述手术的过往,我不仅仅佩服这位医生精湛的医术,更是钦佩他的“良苦用心”。堂祖父所讲的“值得庆幸”,所讲的“话唠”,对这位医生大夫而言,可能早已成为他们人生中的必须。或许,在尚未成为医生之前,即便是在尚未成为医学院学生之前,他们似乎还无法成为“话唠”,还无法做到令患者值得的“庆幸”,但在成为医学生乃至医生的那一刻,他们就必须抛除任何芥蒂与委屈,成为令患者解除病痛恐惧的“话唠”,成为令病患者值得的“庆幸”。我想,那一际的雨停是因为医生的高尚,是因为医生治愈人间的病痛,更是因为在这些急匆匆的医生背影中携带的那一缕缕治愈人心恐惧的光辉!(作者:颜丽莎)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