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

首页 > 海南 > 本网专稿 > 正文

西部“突围” 经济型医改的“儋州模式”

2015-04-15 14:07:27 | 来源: | 分享

 
      记者刘泽林
     人口多,底子薄,财政不富裕,海南省儋州市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在深化医改过程中面临种种难题。近年来,儋州市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知难而进,深入推进医改,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海南医改的“儋州模式”引人注目。作为海南医改“智库”,海南省医药卫生改革发展研究会近日将儋州市作为全省首个“医改研究基地”进行研究,“萃取”其经验为海南乃至全国医改探路。
 
组合“处方”留住人才
  儋州市地处海南岛西北部,濒临北部湾,人口100余万,是海南省土地面积最大地区,也是除省会海口以外人口最多的市县,也是海南西部的经济、交通、通信和文化中心。同时,儋州地处少数民族和汉族交汇地区,以黎族为主的少数民族人口占约7%。在海南全省发展战略中,儋州市被定位为“海南西部中心城市”。这样的市情决定了儋州深化医改有着不小的难度。
   以困扰医疗卫生发展的核心因素人才为例。位于儋州市的海南省农垦那大医院院长陈贻平对此体会很深:早些年,这家医院为提高医疗水平,把本院骨干送到邻近的广东省培养,但派出去的多,返回来的少,很多人培训结束后就选择了留在了“珠三角”。收入低,经济发展落后、地理位置偏的儋州对人才没有吸引力。
  为吸引人才,农垦那大医院开出了“组合处方”:打造平台,提供机会,体现价值,安居乐业。几年时间里,这家医院先后成立骨科、体检中心、感染科、肿瘤内科、重症医学科,以特聘、调入等方式引进多名高级技术人才,医院打破常规,一些人才入院即被委以重任,担任科主任或医疗骨干,还为其提供住房、解决子女就业等问题。
  像用农垦那大医院一样,儋州市这几年加大了对高级人才吸引力度,成功从省级医疗机构和省外引进12名学科带头人和专家,并有针对性地派出业务骨干到省外学习和培训。
  几年下来,情况发生了逆转,医改中最难的人才问题,在儋州有了明显改善。儋州市不仅吸引了来自“珠三角”和内地的一批专家,还把人才派到国外进行培训。去年,儋州市公开招聘了278名技术人员,通过民主推荐了8家单位的副职领导,充实全市医疗人才队伍。
 
好钢用在刀刃上
  在海南,儋州市经济实力大而不强,2013年GDP在全省18个市县中排名前4,但人均GDP仅排在第12位。尽管财力有限,但儋州市对医改的投入“好钢用在刀刃上”。
  2014年6月,投资5.8亿元的海南省西部中心医院正式投入使用,医院开设了眼科、骨科、妇产科、神经内科等科室,迄今运行状态良好。
  该市还投入1253万元,对市中医院住院楼进行扩建和改造,目前已投入使用。
  以那大镇卫生院为底子建设的儋州市第三人民医院也即将竣工,将申报二甲医院。
  洋浦是国家级经济开发区,一水之隔的白马井是洋浦开发区的配套生活区,医疗水平不高,难以承担开发区医疗功能。儋州市规划在白马井建设的滨海新区医院,目前已经选定了建设地址。
  
  
   9成以上患者留在本地就医
  过去,儋州的群众得了病都喜欢到海口或广州等地就医,但随着儋州医改的深入,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据儋州市卫生局韦茂国局长介绍,儋州市按照现代管理制度要求,积极推进公立医院改革,成立由和张耕市长为主任、分管副主长王月花为副主任的市级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落实法人治理结构。高规格的医改平台,确保了儋州市医改深入推进。
  2015年,儋州市对市级医院全面实行零差率销售,有效减轻了患者负担。今年,儋州市财政落实资金358万元,作为市级三家医院零差率销售补助。据儋州市卫生局统计,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后,三家医院病人总数都同比出现明显增加,其中市中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增幅都超过了10以上。
  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完善也是留住患者的重要原因。2012年以来,儋州市建设了光村、木棠、新州等14家标准化卫生院,9家已经投入使用。该市还为标准化卫生院购置了一批医疗、信息化和污水处理设备,省、市财政专门投入140余万元,为相对偏远的白马井、木棠、八一农场医院购买三辆救护车。目前,木棠、白马井中心卫生院经省级专家评定达到标准化水平。
  为了稳定村医队伍,儋州市聘用了212名村卫生员,为221家村卫生室配备了电脑、打印机、一体机等设备。从2014年9月开始,儋州市开始为全市老年乡村医生发放每人每月300元生活补助,将养老等社保纳入城镇居民保险统一管理,去世的老年村医家人还能得到市里一次性发放的6000元补贴。
  医改使儋州“强基层”成为现实,基层医疗对群众越来越具有吸引力。据儋州市农合办统计,2014年,儋州市新农合患者91.7%在基层就诊,高于国家标准85%。
   
创新性推进医改
  作为一种医疗互助共济制度,资金安全是确保新农合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这些年,儋州市新农合一直走在全省前列,成为海南的典型经验。据儋州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办公室主任郭梦靓介绍,去年,儋州全市有56万多人参加新农合,覆盖率高达99.74%,如此之高的参合率背后还体现的是该市对新农合资金有效的管理。
  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儋州就率先在全省实施新农合总额预付结算制度改革,以收定支、量入为出的做法,有效遏制了新农合资金透支的风险,4年下来使全市新农合资金减少支出1790万元,显示出较好的控费效果。
  但儋州并没有墨守成规,而是与时俱进创新性发展。
   实践中,儋州市发现总额预付制虽然有效控制新农合资金透支问题,但也可能影响医院积极性,降低医疗服务质量,甚至变相推诿病人。为此,该市设计了转诊率指标、年服务人次指标以及病人返院率指标等9项刚性指标,对医院和病人起到了很好的牵制和监督作用,使资金使用更加阳光透明,提高了医院的积极性,医院次均住院费用、平均住院日和实际补偿比例等指标等都有了明显改善。
  2014年,儋州市再次对新农合资金管理进行改革,将总额预付制方式由原来的二级以上医院全额包干和一级医院门诊统筹,扩大到一级定点医院的住院及村卫生室一般诊疗费用同时实施,形成总额预付制度与按科室次均费用定额付费的“混合式”支付方式,和上一年相比,医疗机构次均费用下降4.5%,各级医疗机构的费用增长控制在5%以内。这项好的制度给百姓带来真正的实惠。
  
  
  
  为全省传染病防控“维稳”
  儋州稳则西部稳,西部稳则全省稳。在海南,儋州传染病防形势对全省举足轻重。
  海南是热带传染病高发区,而儋州更是全省传染病防控形势最为严竣的地区之一。近年来,该市加强传染病防控,以防病维稳为目标,采取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全方位综合防控措施,多举措并举开展工作,有效控制了各类传染病。2014年,儋州市重大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及时报告和处理率为100%,全年无一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周边地区登革热防控形势严竣的情况下,去年儋州市有效阻断了输入性登革热的暴发流行,除了确诊两例输入性登革热,全市没有出现二代病登革热病例,取得了无重大传染病出现好成绩。
  
  医患关系日益顺畅
  儋州历来民风彪悍,处理事情往往采取宗族宗派的方式进行,医患矛盾尖锐。过去很长时间,该市医疗纠纷一直居于全省之首。一些常年盘踞在医院的“医闹”职业群体,教唆患者家属在医院门前聚众静坐、拉条幅、摆花圈,或将死者抬到门诊大厅,摆设灵堂,甚至打人、砸东西、骚扰患者、干扰医生办公等,还通过网络放大影响,给医院施压,医院深受“医闹”之苦。
  2011年,儋州市建立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机制,结合实际,灵活妥善处理医疗纠纷,有效化解了医疗纠纷,维护了社会稳定。
  以农垦那大医院为例。该院以往每年的医疗纠纷都在数十宗,“医闹”事件更是屡见不鲜,处理起来十分麻烦。现在,每遇到“医闹”事件,公安、卫生、司法行政、医调部门都及时赶到现场,特别是公安部门对现场出现的“医闹”苗头及时采取有力措施,“调”“打”结合,一手软一手硬,杜绝一些医闹者的无理要求和以非法手段维权的恶劣做法,有效遏止“医闹”蔓延,使到这家医院的“医闹”大大减少。现在,这家医院门口几乎看不到“医闹”出现。
  记者了解到,去年,儋州全市医疗纠纷处理率达到了100%,没有出现一例上访。该市还连续几年被海南省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授予一等奖。
 
       全省首个“医改研究基地”
      把儋州市作为全省首个“医改研究基地”,对其医改进行长期观察和深度调研,从儋州样本中“萃取”出能够在全省乃至全国推广的医改经验。2015年3月21日至22日,海南省医药卫生改革发展研究会与省医改办专家组对儋州市进行了医改调研,并将在该市设立全省首个“医改研究基地”。
  海南省医改革研究会会长黄泽民说,选择儋州作为全省首个“医改研究基地”的理由有五个:一是近年来,儋州市加快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取得了明显成效,特别是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新农合、健康卡、传染病防控、基层卫生建设、医疗纠纷处置、卫生计生信息化等方面走在了全省前列;二是儋州市人口105万,是除省会海口市外全省人口第二大市。三是儋州市经济发展处于全省中游,与全省和全国大部分地区发展情况相似。四是儋州市医疗技术水平相对全省也处于中游水平;五是儋州民族众多,有汉族、黎族、苗族等20多个民族,其中汉族人口约占93%,黎、壮、苗等少数民族人口占约7%。
  黄泽民表示,基本于这样的条件,选择儋州市作为“医改样本”适于进行长期观察和深入研究。以儋州为样本,将其经验进行总结、归纳、提炼,形成海南医疗改的“儋州模式”,从而有效推动儋州医改深入开展,为全省乃至全国医改探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