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心脏支架断裂责任各方推诿

2014-07-30 09:54:58 来源:中国质量报
  据《法制晚报》报道 植入两个心脏支架6个小时后,安徽男子段庆飞再次被抢救,经检查系被安放在其体内的一个支架发生断裂。
  由于断裂支架不能取出,段庆飞担心体内的“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为此他多次找到为其做手术的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人民医院,但院方称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而支架生产方——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则称支架没问题。
  目前,段庆飞未得到任何赔偿。
  被迫植入支架
  今年44岁的段庆飞2005年因机构改革从一家乡镇企业下了岗。为了生计,他开始开出租车,后又改开大客车。由于开车劳累,三四年前他患上了高血压,一直吃药,但很少去医院。
  段庆飞第一次感到心脏不舒服是在今年的正月初四,当时他出车在外地,去吃早餐的路上突然感觉胸闷、气短,腿使不上劲儿,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感觉好些后,段庆飞就没在意。早饭后他照例开车将旅客送到利辛县长途汽车站,然后回家,结果一下子在床上瘫了两天,胸闷的感觉一直没退。
  2月7日,段庆飞到距家最近的利辛县人民医院做全面检查。“输了2天液感觉症状有些缓解,但医生说省里来了专家,让我再做个冠脉造影检查。”于是2月9日上午11时许,段庆飞被推进手术室,因只有局部麻醉,手术台上的段庆飞一直很清醒。
  “检查没一会儿,大夫就说我心脏里堵死了,要放支架。”段庆飞说,自己当时并没想做手术,想再到武汉医院看看,但医生告诉他病情严重,必须马上做。段庆飞说,他还曾要求放进口支架,但大夫说只有国产中质量最好的。
  最终,段庆飞称自己是被迫接受了手术。
  术后6小时急救系支架断裂
  下午1点左右,段庆飞被推出手术室。晚上7点左右,段庆飞突然出现心慌、呕吐的症状。“当时我听护士说我的血压只有40多,心率也是40多,于是护士赶紧喊来医生,一群人抢救了半个多小时,我才缓过劲来。”
  段庆飞的家人质疑为何手术6个小时后病情反倒“恶化”,医生只安慰说没事,具体原因也没说。接下来段庆飞只是每天输液、吃药,住院12天后,医生通知他出院。
  “弟弟给我办的手续,拿着结账单回病房时,我们才发现植入了两个支架,而且厂家还不一样。”一家人仔细查看后发现,两个支架一个是上海火鸟牌,一个是北京乐普的。段庆飞说,自己就是从头到尾做了个稀里糊涂的手术。
  2月19日,段庆飞出院回家,21日便又再犯病。
  “当时觉得心脏疼、胸闷、呕吐,全身大汗淋漓,吞了两片药后症状不减反而重了。”当天下午6时左右段庆飞再次来到利辛县人民医院。检查、吃药、输液,一通折腾后,其胸闷症状稍微好转,但仍感觉隐隐作痛,第二天下午6点,症状完全缓解。可到23日上午,段庆飞下床准备去病房里的卫生间时,胸闷再次袭来。大夫护士又是一通忙活,四五个小时后症状逐渐缓解。
  因为多次犯病医院又查不出问题,2月27日,段庆飞的家人将其转入南京市鼓楼医院。“一进医院,医生就连下了两张病危通知单。”段庆飞的妹妹事后回忆,当时医生告知心脏支架断了一个。
  记者看到南京市鼓楼医院最初收治段庆飞的病因是“不稳定行心绞痛”。
  病历上还写着:住院期间,给患者行心脏造影术,发现LAD近、中段原支架内于支架远段发生连续行中段,断裂,远段原支架内通畅。对此大夫向段庆飞解释说,两个支架中乐普生产的那个断了。
  经过会诊,2月29日,在段庆飞体内的断支架处又被植入了第三个支架,“说白了就是将断了支架的血管再用支架支起来”。
  专家:原本吃药就能治好
  为了弄明白为何术后仅6个小时支架就会断裂,而且还一再被抢救,已经断了的支架在心脏里又要怎么处理,段庆飞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北京。
  连续两天半夜排队,7月9日段庆飞终于挂上了著名心脏专家、人民医院胡大一教授的号,记者也随即一同前往。
  “你当初的症状主要是冠心病,典型的劳累性心绞痛,不建议用支架,用药物治疗完全是可以稳定下来的。”检查后,胡大一教授告诉段庆飞,之所以手术后6个小时症状加重被抢救,是因为放入支架的地方是一个分岔口,放入支架的血管将旁边的分支血管给挤瘪了95%,因此支架断裂是意料之中的,而断裂的支架造成急性血栓,进而导致心肌梗死,所以症状才加重。
  为何支架这么快就断了呢?胡教授解释说,一般支架都有一个过程,很少有这么快断的,“除了支架的质量问题,还有手术操作问题,只有两个加在一起才能这么快断。”胡教授指着南京鼓楼医院的病历说,上面写着断裂的支架造成血栓堵住了血管,由于第一次犯病时抢救及时再加上运气好,血栓很快溶解了。后来的几次抢救也是因为断支架造成的。
  对于支架能否取出的问题,胡教授表示,现在断裂的支架永远是隐患,而且出现血栓的几率高,只能用药物维持,维持不了就只能做心脏搭桥术了。
  厂家医院踢皮球
  7月10日,段庆飞来到断支架的生产厂家——位于昌平区的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我曾多次找医院,医院说之所以支架会断裂是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让我自己去找厂家”。
  乐普公司质量部3名工作人员接待了段庆飞,其中一名自称姓李的男性工作人员说,“支架断了,不能够吧,从来没有听说过”。
  “从条形码上看,确实是我们公司的产品,但是至于这个产品是否销往利辛县人民医院,我要回去查查。”该工作人员称。
  “我们都有严格的检查、检测程序,我在公司工作已经6年了,支架折成两截的情况从来没有听说过,支架断裂跟医生技术有很大关系。”自称叫蒋波的女性工作人员解释说。
  后经乐普公司研究,第二天给段庆飞的答复是:产品没有问题,至于具体植入段庆飞体内的支架是怎么销售出去的,又是何时被利辛县人民医院购买的等信息一概不能透露,要求段庆飞再去找医院。
  段庆飞说,家人曾到安徽省卫生厅查询,工作人员当时称利辛县医院属二级医院,没在卫生部准入进行心脏介入手术的名单中。
  记者也从利辛县医院的网页上看到:该院是一所二级甲等医院,该院和上海、北京、合肥等地的三甲医院建立了长期的业务合作,请著名专家常年来该院坐诊、教学、做手术和业务指导。但在整个介绍中,并未有可以开展心脏介入手术的字眼。
  “医院有没有做心脏介入手术的资质和段庆飞没关系。”利辛县医院副院长刘平在电话中表示,医院跟省里的几家三甲医院都有长期合作,很多项目都是在上级医院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他承认段庆飞是在利辛县医院做的手术,支架也确实断裂了,但事情已交利辛县卫生局全权处理,“卫生局让我们赔多少钱我们就赔多少钱”。
  今后治疗归谁管
  截至记者发稿前,段庆飞打来电话称,卫生局给出了解决方案:只报销在利辛县医院和南京鼓楼医院的医药费,后续治疗,以后再说。
  “我不想要钱,我担心的是今后的治疗。”几次采访中,段庆飞给记者的感觉都不像是一个只有44岁的中年人,身形消瘦,走路缓慢,站立超过10分钟就要找地坐下,大口喘气。
  “我晚上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段庆飞的姐姐说他曾流露过自杀的念头,由于怕丈夫做傻事,妻子已辞职在家看护。因为没了生活来源,段庆飞17岁的儿子辍学开始外出打工。
  到目前为止,仅二次住院段庆飞就花费了12万元,现在每月吃药还得2000多元。至今段庆飞还没有得到赔偿,双方仍在协商中。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