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食品药品安全 > 药品 > 正文

廉价药去哪儿了?难以承受的短缺之痛

2017-05-08 14:25:23 | 来源:北京晚报 | 分享
  家住天津的刘希恭老人,为了寻找给儿子治病的一种短缺“救命药”青霉胺,跑遍天津各大医院,然而却被告知已停产。像刘希恭这样,期盼能买到短缺药的患者家属不在少数。3块钱一盒的牛黄解毒丸、1块钱一盒的红霉素软膏、2块钱100片的复方新诺明……多种廉价药身影如今也愈加难寻。“救命药”去哪儿了?短缺药又“荒”在哪儿?如何破解药品短缺困境?
 
  救命药断供 他们怎么办
 
  青霉胺曾经8块多钱一瓶,如今卖到98元仍“一药难寻”。作为肝豆状核变性疾病的重要治疗药物,对长期服用该药物的患者而言,堪称救命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刘希恭辗转联系到药品生产厂家,却被告知因原料紧缺,加之不挣钱,企业已停止生产,最大的可能也是今年底生产。
 
  鱼精蛋白,是治疗心脏病手术的必用药,十几块钱一支,而去年大半年这种药物在全国多地出现短缺甚至断供。青光眼手术必用药丝裂霉素近日被曝在多地面临断货。
 
  事实上,我国遭遇的廉价药“荒”远不止鱼精蛋白和丝裂霉素。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傅鸿鹏认为,药品短缺问题确实可能会对病人造成严重影响,但也存在部分企业的过度宣传。
 
  业内人士指出,基层医疗机构短缺问题更为突出。因廉价药品短缺,一些农村患者面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危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说:“高血压是农村地区的高发疾病,‘降压0号’被大多临床医生公认疗效好,而最近调研发现,患者被建议换成更贵的复方药。”
 
  廉价变高价 短缺药怎么了
 
  少了廉价“救命药”,患者不是找不到替代药物,就是替代药价格奇高。
 
  低价救命药缘何会出现“有需求、无供给”的怪象?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指出,完全靠市场,药品生产成本上涨,利润空间下降,药企不愿意生产,医生不愿意开方子,价格低、用量小的药品就容易短缺。
 
  专家表示,原料药分为发酵型和合成型两类,发酵型的上游为粮食,合成型的上游是原油,这些上游材料价格的波动都会影响到药品的生产。
 
  原料药到底有多重要?药品价格相关监管机构负责人曾表示,我国上千种原料药中,有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可生产,一家企业的原料药甚至要供应上百家制剂生产企业。
 
  一些地方招标一味追求低价格,这也无形中加速了廉价药的消失。
 
  按照现行政策,基本药物实行省级集中采购,并实行零加成。“不少企业为打开销路会以廉价药作为‘敲门砖’挤入采购目录。”中国医学科学院专家孙建方说,招标几年一次,药品一旦以低价招标并定价进入医保支付体系,即使成本上涨也无法根据市场情况改变价格。
 
  与此同时,“黄牛”倒买倒卖,市场药品购销秩序混乱,使廉价药更“难求”。有关调查显示,注射用促皮质素正常零售价是七八元,而“黑市”上竟被炒到上千元。即使价格高得如此离谱,仍旧一药难寻。
 
  摸清家底 走出救火式治理
 
  药品短缺是全球普遍存在的难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指出,药品短缺成因复杂,主要表现为供应性、生产性、机制性以及垄断性短缺。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的短缺药,有的药品原料供应具有季节性特点,直接影响药品生产;有的药品用量很小、利润微薄,企业缺乏生产积极性;有的药品供应链条长、环节多,供需双方不能有效衔接;还有个别企业通过控制药品原料销售,囤货不卖……
 
  对临床必需、用量小且易短缺的药品,必须走出“救火式”的治理模式。江苏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咏红建议,应尽快摸清短缺药“家底”,将临床必需、短缺后影响大的药品纳入重点监控目录。
 
  近期,食药监总局也重点围绕能力性和结构性短缺,采取措施鼓励这类产品注册、申报,同时对这类短缺药加快审评。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我国将建立完善短缺药品信息采集、报送、分析、会商制度,统筹采取定点生产、药品储备、应急生产、协商调剂等措施确保药品市场供应。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