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培训 > 正文

临床药师培训不能只是“精英教育”

2015-01-20 09:04:31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王树平



  最近,网络上的一篇文章在临床药师中引发了强烈的讨论,文章题目就十分惊悚:《临床药师——21世纪最大的骗局》。临床药学的概念起源于美国,我国于2002年逐步建立临床药师制。作者的主要论据是临床药师对于诊疗无法起到作用,“无为也无位”,而且在发达国家临床药师也并不常见,否则为什么《实习医生格蕾》等影视作品中没有临床药师的身影呢?

  临床药师制在我国建立了10多年,这项工作对于临床诊疗到底起到了哪些作用?如何看待这支队伍?需要我们集体的总结和反思。

  最近十年是临床药学工作发展最快的时期,但各地、各级医院临床药学开展情况千差万别。比如在一些基层医疗机构,处方分析既没有资料来源,又没有分析日期;临床药师基本上是为应付检查准备的,药库抽考是他,药房抽考也是他,药物不良反应报告还是他。这些现象确实与建立临床药师制的初衷不符,但因此就能否定这一制度的意义吗?

  目前,我国临床药学还处在倡导期。从上世纪80年代,我们刚刚接触到临床药学至今,许多专家学者一直在努力耕耘,积极探索和实践,在发达地区的医疗机构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是,我国临床药学工作依然处在起步阶段,犹如“阳春白雪”,和者尚寡。

  另一方面,医院药学从药品供应管理向药学技术服务转型还没有真正得到医院管理者和医生的认同。笔者与一位临床专家闲聊时,他毫不讳言,医院的临床药师出“学堂门”才几年时间,学的都是化学,人体解剖生理还没弄清楚,居然就来干预临床用药,难以服众。

  出现这样的认识问题,我们不能责怪医生,而要反思临床药师的培养和宣传模式。目前的临床药师培训是精英模式,从医院药剂科中选拔出的优秀药师参与培训,缺乏群众基础。医院药学部门对指导合理用药等临床药学工作,缺乏人才和技术准备,只有少数精英受过培训,大部分药学技术人员的知识老化、技术断层,导致医院大规模开展临床药学工作存在一定困难。

  现在,我们过度关注于“临床药师培训证”,这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临床药学的推广。目前的培训速度不可能满足每个医院临床药师的配备,现在全国50多个培训基地,每年全国大约可培训出200名~300名临床药师,而全国各级医疗机构近两万所,临床药师什么时候能配备完?而且临床药师是干出来的,不是培训出来的。

  对于医院来说,一位临床药师一次的培训学费要几千元,而且一年不在单位上班,回来后又不能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而如果送医生外出进修,回院就能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院长们肯定会权衡培训的价值。另一方面,临床药师培训缺乏法律支撑,既不是执业认定教育,又不是学历教育,对药师们也缺乏吸引力。不同级别的医院临床药学工作内容是有区别的,按照现有的培训模式,大多都是专科临床药师(呼吸、肿瘤、感染等),不能适应基层医疗机构需要。因此,尽快对药师(或临床药师)立法是当务之急。

  目前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只要药师在临床药学岗位,开展了临床药师工作,就应该认定为临床药师,之后再进行继续教育。同时,今后可以尝试采取短训班的形式,培训医院管理者、医护人员,包括药学人员,真正建立医护药和多学科联合的医疗模式。引导医院管理者让药师们走入临床,指导用药。


  观  点

  四川省人民医院临床药师杨勇:

  很多新生事物一开始都容易受到质疑,相关理论也不易被人理解,甚至认为是“骗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可以证明一切。

  做好一件事很难,要做到极致更难。你不看好一件事,不想干一件事,总是能找到理由的。作为一名临床药师,我每周都要参加临床案例讨论、付费药物咨询门诊、临床会诊,我们医院也有药物基因组学检测和血药浓度检测,临床药师有很多东西要学习,而且都是从实践中来,在解决问题中积累,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具备了解决临床问题的能力,很多基础知识比如PK/pd理论、时辰药理学理论、药物基因组学理论在实践工作中往往都不是单独使用,多数时候需要结合患者病理生理状况,融会贯通使用。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临床药师方洁:

  这个世界上,从没有免费的午餐,临床药师的成长,更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需要时间的积累,需要我们为之付出辛勤的汗水和不懈的努力。即便一时或是目前看不到辉煌的成果,可是,当我们用自己的药学知识帮助了病患,解除或是减少了他们的痛苦;当我们用自己的药学知识帮助了医护人员,给合理用药尽一份自己的力量,也一样很有成就感!

  

  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临床药师郭玉金:

  诚然,我们目前的培训设计还有欠缺,培训方式需要进一步规范,但对推动临床合理用药经过规范化培训的临床药师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毋庸置疑!我2009年参加规培回单位后,从一个人做起,把自己的时间泡在了病房,为了提高手术室对围手术期抗菌药物预防时间的要求的依从性,我甚至连续两周跟随外科医生上手术,2010年我院三种清洁手术的预防用抗菌药物的时限在24小时内;后来到神经外科一个病区工作,半年后该病区抗菌药物使用强度在20DDDs以下。

  《药物、利益和政策》一书中有段话说,“正是临床药师,在指导临床医师开出合理处方上起到重要作用;他可以帮助临床医师如何对具体的患者在恰当的时间,使用合理、适量的药物,并且考虑到治疗价格的因素。同时他还能帮助患者知道怎样、何时、为什么使用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品;他受过高级培训,成为了药品方面的专家;他有很好的机会掌握此领域的最新知识及发展动态;他对于临床医生和患者来说都是一位知识丰富的顾问。他能够在防止药物错用、滥用和不合理处方方面起到关键作用。”虽然我们距离这种目标有很大的差距,但我国的药师毕竟已经开始走入了临床,开始向这个方向努力,并且有了已经融入治疗团队的一线药师,妄自菲薄和自高自大同样不可取!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临床药师任海霞:

  任何一个新兴的职业,都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摸索、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临床药师在学习国外先进经验的同时,还要从中摸索和总结出适合我们国情的经验,并不断用实践去检验和调整,就像是法律法规也要不断的修订才能完善。临床药师们都曾经或正在经历着领导不重视、人员匮乏、岗位设置不明确、医生的不信赖等困扰。但是我们要相信这一切都是可以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不断实践而改变的。

  

  青岛市城阳人民医院临床药师李永梅:

  我所在的二级医院,临床药学刚刚起步,领导、医护同事们甚至不知道临床药师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是从一本本的病历点评中让大家开始逐步认识临床药师的。我们刚去临床的时候,医生们一直把我们当做药剂科去检查工作,对我们毕恭毕敬,后来去得多了,才对我们的工作性质有了认识。在参与临床药学工作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好多东西要学,临床知识不懂,说起药来,也不一定很专,但是我没有灰心,我相信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学了、干了可能不一定能怎样,但不学、不干更不可能有机会。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临床药师欧阳珊:

  今天早上如常和医生查房,了解哪些是重症、新收和病情变化的病人,然后审核医嘱,重点是感染患者,和医生交流商讨发现的问题。明天上午我申请了一个教学查房,患儿MRSA血症和化脓性关节炎,脑脊液CMV抗体阳性。能把学习的知识应用到实践中,用清晰简洁的语言表达出来,和我欣赏的团队一起工作,这些都带给我每天不少的乐趣。

  进修两个月回来,新生儿监护病房主任对我说:“欧阳,你回来太好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们科室像少了一个人一样。”科里护士对我也非常亲切;医生们现在经常说:“这个病人我们商量一下。”这些点点滴滴为平常生活增添不少亮色。

  如果我们不能改变世界,至少,我们能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努力做一名普通的好药师。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