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张路霞:把数据变成智慧

2018-10-22 15:26:00 来源:健康报
  □徐璐

  她不仅是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博士,也是哈佛大学公共卫生专业硕士;不仅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主任医师、教授,亦是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院长助理、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她先后就我国慢性肾脏病的患病率、危险因素及慢性并发症、患者管理模式等展开了若干国内领先的科研工作,率先在国内开展了健康医疗大数据在肾脏专科领域的研究,并获得了2015年中华预防医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2015年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三等奖。

  1994年,张路霞考入北京医科大学(现北大医学部)读本科,毕业时被保送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读研究生。若按常规培养,她将和其他同学一样,从住院医师变成住院总医师、主治医师。但张路霞却走入了流行病学研究领域,成为了一名临床和公卫的“跨界”人才。

  “这项研究我要坚持做完”

  2002年,肾脏病学界发生了一件世界范围内极具影响力的大事。长期以来,学术界对肾脏病没有统一的定义。这一年,美国肾脏基金会首次对慢性肾脏病(CKD)进行了简明定义并统一了诊断标准。这使得在人群中开展大规模流行病学调查具备了可操作性。一时间,全球范围内开展了大量的肾脏病人群研究。这些研究结果表明,肾脏病的人群发病率约为10%。这时,学界才认识到,肾脏病亦是常见病。

  比起国外肾脏病研究的风生水起,国内的研究却悄无声息。两年之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的王海燕教授率先在北京石景山地区,以国际最新肾脏病诊断标准,开展了我国第一个肾脏病人群研究。

  “王老师当时觉得我数学思维比较好,头脑比较灵活,于是让我来做这件事。”张路霞回忆。此时是张路霞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最后一年。这是她第一次进行流行病学研究。面对这个2000多人规模的研究,如何进行研究设计,如何收集数据,如何分析数据,张路霞边干边学边琢磨。

  2004年8月,与张路霞同期的博士研究生都开始进行主治医培训,她的研究项目也进入到关键的数据分析、文章撰写阶段。当时,有前辈劝她:“主治医培训对于临床医生非常重要,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张路霞还是决定将研究工作进行到底。“我当时想,不管怎样,这项研究我要坚持做完。哪怕临床上落后于同届同学,我也认了。”张路霞说。

  事实上,临床和研究的矛盾一直存在。“很多临床大夫都是白天管病人,晚上读文献、写论文。”张路霞说。

  而张路霞当年之所以做出坚持到底的决定,主要是出于对王海燕老师的敬仰和信任。“因为这是王老师看准的方向,她又愿意让我来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就不能计较个人的得失,要把这件事情做好。”

  王海燕教授认为张路霞有潜质能够成为肾脏内科与流行病学的跨学科人才。日后,她又支持张路霞出国留学,接受正规的流行病学培训。2008年,张路霞受国际肾脏病协会(ISN)资助,赴美国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攻读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这段学习经历在张路霞的职业生涯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经过这两年的系统学习,我从一个在实践中自学的门外汉,变成了一个能够跟公共卫生专家合作、对话的内行人。”有过流行病研究实践经验的张路霞,深刻感受到自己知识和能力的短板所在,因而在学习中,就更能抓住要点,提升很快。

  这段学习经历,也让她越来越认识到:“做医生无论多么努力,治愈的病人总是有限的,而公共卫生从人群角度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将新想法在新领域落地”

  回国之前,张路霞有点担心:会不会学到的用不上,没活干?但北大医院肾内科学术氛围浓厚,王海燕教授、赵明辉教授等学科带头人紧跟国际学术发展方向,具有敏锐的洞察力,他们非常支持张路霞这样的临床—科研两栖型人才的发展,更支持她建立自己的研究团队。

  回国后,张路霞便参与了由王海燕教授牵头的“全国慢性肾脏病流行病学调查”。这是一个涉及13个省市、自治区的全国性横断面研究。该研究历时4年,对于全国近5万名18岁以上成年居民进行了慢性肾脏病的调查。研究结果于2012年在《柳叶刀》杂志刊出,张路霞是并列第一作者。

  这一研究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引用量过千,成为肾脏病流行学研究中里程碑式的文章。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成年人群中CKD的患病率为10.8%。这表明慢性肾脏病已经成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面临的巨大挑战。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张路霞逐步成长为成熟的肾脏流行病学专家,带领团队做出了许多重要研究。

  2016年,张路霞作为第一作者,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中国慢性肾脏病疾病谱的变迁”。2011年,中国肾脏病疾病谱发生了一个重要改变,糖尿病引起的肾病的发病率首次超过了由肾炎引起肾病的发病率。这个成果最后形成政策建议,上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和世界卫生组织。

  在进行流行病人群研究的同时,北大肾内科更是瞄准了学术前沿。2014年,由王海燕教授提议,张路霞带领团队着手建立了中国肾脏疾病数据网络(CK-NET)。“大数据”的概念开始渗入张路霞的研究工作。而随着“大数据”技术的日益成熟,CK-NET也得以高速发展。

  目前,CK-NET整合中国多源肾脏疾病数据,利用机器学习等前沿的数据分析方法,为医疗决策提供基于数据的证据支持,开展高水平科学研究,进而促进对肾脏疾病的有效管理。目前可用的数据涵盖了超过100万人群的若干大型数据库。

  基于CK-NET框架,张路霞团队在2017年6月,完成了《中国肾脏病年度科学报告》,具体描述了中国肾脏病各方面的阶段性研究结果。该报告发表在国际肾脏病领域著名的《美国肾脏病杂志》上,并成为封面报道。2016年,他们参与推动了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中心的成立,张路霞担任常务副主任。

  “一方面,我们科有着追踪国际学术前沿的传统,这是王海燕教授在世时就奠定的;另一方面,我们做事踏实,有很强的决心和执行力,能将新想法在新领域落地。”张路霞总结道。

  “数据本身不是目的”

  今年4月28日,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正式成立。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会长金小桃,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主任詹启敏担任共同院长,张路霞任研究院院长助理。从研究中心升级到国家研究院,“这就要求我们业务覆盖的面要广,要密切配合国家的需求。”张路霞说。

  随着“大数据”在全球范围内的升温,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国家大数据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加快建设数字中国。大数据与创新数据应用技术的融合极有可能给医学研究和对疾病、健康的理解带来颠覆性的变革。“智库”将是国家研究院承担的重要功能。“我们将围绕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国家战略目标与需求,提供理论支撑、证据支持和形势预测,并提供规划和策略建议。”张路霞说。健康医疗大数据质量和价值评估是国家研究院的另一项重头工作。

  在过去的10年中,国家加大了对医疗信息化的投入,中国拥有着大量的数字化医疗数据,但数据的标准化问题则是制约发展的最大瓶颈。“中国现有超过300家的医院信息系统供应商,采用不同的技术架构和数据标准。即便是同一个医院,往往可能使用十几家甚至20家供应商来支撑其信息化业务。而且,不同的健康医疗机构间没有数据交换的系统性需求。”张路霞介绍,“同时,中国缺乏统一的、能够广泛应用的医学术语体系。此外,中国转诊体系尚未完善,各地医疗质量差异大,病人流动性大,很难捕捉到一个人规律的随访资料。” 这些问题都将直接影响大数据的质量。

  目前,国家研究院正着手建立数据评估体系。“我们希望把数据科学、生物统计、卫生政策、医疗信息等各领域专家的意见整合,最后形成一整套方案。”张路霞说。同时,国家研究院也启动了关键共性技术的研发。“包括如何汇集不同数据,如何处理非结构化数据,如何保障数据安全、隐私等关键技术。”

  “数据本身不是目的。”张路霞常传达这样的理念。“我们希望从数据中提取信息,最终变成智慧。”相比起业内对数据本身的过多关注,张路霞更关注数据如何产生价值。她表示,我们亟须医疗研究人员与数据科学家的深度融合,提出有价值的医疗问题,然后通过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增强学习等数据科学方法对数据进行处理和分析,最后实现数据应用、人工智能。

  国家研究院正在筹建新兴交叉学科,培养数据科学和医学的跨学科人才。“通过学科交叉人才来打破这两个行业之间的壁垒,把对话的渠道真正建立起来。”走上了学科交叉道路的张路霞,同样寄希望于通过培养新型交叉学科人才来推动中国医疗大数据的发展。

  依托北大的医疗、学科、人才优势,张路霞踌躇满志。她期望随着中国医疗大数据的发展应用,中国的医疗服务效率更高,医疗服务质量更均衡。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