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方加胜:“我是个医生,就喜欢治病救人”

2018-10-15 17:30:30 来源:健康报
  □颜秋雨 妮丹

  “但愿天下人无病,何妨架上药生尘。”这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神经外科教授方加胜最大的心愿。在神经脑部胶质瘤领域潜心钻研了一辈子,方加胜认为,一个医生不仅仅要为病人带来健康,更要给他们带来快乐、信心和幸福。这才是“儿女性情,英雄肝胆,神仙手眼,菩萨心肠”的至高境界。

  “只要想到研究出来可以救人,就有动力了”

  “坚持下去,你的毛病基本上会好个八成”。见到方加胜教授时,他正在教来自永州的女患者自我锻炼的方法。这位从事财务工作的患者患有腰椎间盘突出,一直犹豫要不要手术,甚至忧思过度引发了失眠。“都这样,你们医生要‘失业’了。”有人这样开玩笑。方加胜对此总是会心一笑。

  临近门诊下班,方加胜教授依然在诊室里忙碌。门外,一位父亲带着一个约莫20岁出头的小姑娘怯生生地站在门口,小心询问是否还能加号。方加胜请他进来,仔细看了看孩子的脑部CT片,冷静地问:“这是你女儿吧?没什么大问题,我仔细跟你说说情况。里面人多,孩子就在外面等会儿吧。”

  等小姑娘走后,方加胜一脸严肃地告诉孩子父亲,孩子的脑部深处有个肿瘤,虽然现在只是影响视力,但颅内情况复杂,可以治疗,但也不排除后期恶化发展。

  方加胜特地把孩子支开,就是为了减轻小患者的精神压力。他轻轻地拍了拍父亲的肩,说:“男人在关键时候更要坚强,赶紧带孩子住院吧,我一定会治好她的!”

  方加胜很喜欢称自己为“郎中”。他背诵的第一篇文章是伯父教给他的唐代著名医学家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伯父是远近闻名的赤脚郎中,专治跌打损伤,医德医术远近闻名,年幼的方加胜无事时便会去帮忙。小小年纪,便从伯父行医点滴中对《大医精诚》有了自己的见解。

  1976年,方加胜如愿毕业于湖南(湘雅)医学院医疗系,师从国际知名脑科专家曹美鸿教授。

  神经外科主攻脑部神经手术,而大脑是人的高级神经中枢,结构十分复杂,功能分区精细,在人的生命中枢动刀子不是容易事。古往今来,开颅手术都是最大的挑战。脑内错综复杂的神经系统,让很多病人“谈瘤色变”。上世纪50年代,大脑手术在湘雅是禁区。1954年,曹美鸿教授开创性地开展了湘雅第一例开颅手术。

  在老师的带领下,方加胜坚持刻苦钻研,勤学新技术,在国内首次成功发现和分离出脑肿瘤干细胞的基础上,于2003年成立课题组,对脑肿瘤干细胞化疗耐药机理等方面的课题进行研究攻关。通过一系列研究,他率领“人类脑肿瘤研究”课题组在国内首次成功培养出脑肿瘤干细胞,发现了脑肿瘤干细胞的基因表达差异,进而揭开了脑肿瘤干细胞化疗耐药机理之谜。这在行业内引起了巨大轰动。

  2008年,在第七届亚洲(北京)神经外科学术大会上,他荣获亚洲医学界最高奖“KANNO医学奖”,是唯一获此殊荣的中国科学家。他的肿瘤研究与“国际领先水平”画上等号。

  不久前,第二届中亚神经外科国际医学论坛在新疆乌鲁木齐召开。方加胜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会议并作题为“脑胶质瘤的前世今生”的专题报告,介绍了术后生存5年~37年以上75位患者的临床随访情况,受到了与会神经外科界同仁的高度赞许。据统计,经他做过手术的胶质瘤Ⅱ期患者,术后一般能存活3年~5年,有13人甚至生存长达11年~13年。一位髓母细胞瘤患者术后已经生存长达28年了。一个个生命的奇迹在他手中实现。有人说搞学术研究很枯燥,方加胜却说:“只要想到研究出来可以救人,就有动力了。”

  “他有一颗善良而热情的心”

  2006年4月30日,长沙海关缉私局紧急求救,7名办案民警在云南瑞丽执行任务途中,遭遇特大交通事故,3死4伤。不顾连续42小时刚刚抢救完病人的疲劳,方加胜立马踏上征程,接近凌晨才赶到,顾不上喝口水,立即参与会诊抢救。当医疗条件有限,需要分4个航班转机回长沙时,无论上下飞机,他都亲自护理、抬扶伤势最重的伤员。回长沙后,4名伤员先后顺利出院。长沙海关还特地向海关总署发专文为方加胜请功。

  2008年大年三十的下午,长沙市一位值班公安干警76岁的母亲在黄花镇遭遇车祸,导致胸椎压缩性骨折、多发性肋骨骨折、血气胸、脑挫裂伤及脑内血肿等,病情十分危急。方加胜接到紧急电话后,没顾得上与家人吃年夜饭,立即带领几名博士生赶到现场组织抢救。公安干警的母亲得救了。

  2009年12月,岳阳患者方芝涛在当地医院查出患有垂体瘤,家人找到方加胜主刀为其成功做了垂体瘤切除手术。出院回家后,由于患者有糖尿病,伤口愈合慢,出现感染和剧烈疼痛。方加胜与当地医院联系后认为是颅内积气,建议立即手术。术后凌晨两点多,方加胜还在打家属电话询问患者情况。转院后他经常与当地医院的医生联系,即时指导。

  有一次,他打电话过去发现患者家属手机欠费停机了。为了与家属取得联系,他马上给患者手机号码充值了100元话费。“他有一颗善良而热情的心。像他这样知名的教授,在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这样花费时间和精力对病人如此关心、如此负责,实在难得!”患者家属感激地说。

  刘亚琼是一名新疆患者家属,他的父亲被诊断为脑垂体瘤,瘤体大,压迫视交叉神经,必须尽快摘除。从湖南到新疆,远隔千万里,方加胜风尘仆仆地飞抵乌鲁木齐,落地已近午夜。年过半百的他没有休息一刻。7个半小时的手术过后,双眼极度充血的方加胜几乎是在旁人的搀扶下走出了手术室。“方教授几乎虚脱,他强打精神告诉我,父亲很快就会醒来,还提醒我不要哭,要坚强。我无法想象,一个年过半百的大夫,如何在长达7个小时的过程中,几乎不曾眨眼地操作整台手术。”这让刘亚琼仿佛经历了一场灵魂深处的洗礼。

  这些年,全国各地找方加胜看病治疗的患者越来越多,有来自黑龙江、吉林、广东、福建、青海、四川、湖北、浙江的,甚至还有外国华侨,他来者不拒,一视同仁。他坚持了40余年身体力行救助病人,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每月要做20余台手术,长期超负荷地工作,几乎每天只吃一顿饭,不在手术台就在办公室,几乎无节假日可言。他常说:“一个医生,如果没有爱,即使医术再高明也不过是一部医学词典。”

  “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

  方加胜不允许任何一名医生敷衍了事。如果病人的年龄前后写得不一致,职业和家庭地址没写清,或者初始诊断记录出现差错,方加胜一定会大发雷霆,有关医生会被训得灰头土脸。他认为,对病人,容不得半点闪失。也正是因为始终把病人放在第一位,精益求精,方加胜练就一双“妙手”,让无数病人重燃生活希望,创造和改写了神经外科史上一项又一项纪录。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下,他的学生都成长为单位的骨干力量。已经参加工作的学生王非在发给方加胜的短信中这样写道:“方老师,在您面前,您严厉管教。现在离开了您,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孤儿。”

  尽管从医多年的方加胜早已桃李满天下,而他依旧心系自己的恩师曹美鸿、虞佩兰夫妇。作为二老的学生,方加胜在生活上对他们关怀备至,几十年始终如一。二老每年冬天都会去广州的女儿家住一段时间。考虑二老行动不便,方加胜每年都送二老去火车站,直到2017年4月17日,虞佩兰教授与世长辞。这面百年湘雅的“旗帜”的离去,让方加胜悲痛不已,他一直把老师写给自己的信放在办公桌上,时刻记得多年以来老师对自己的教诲。

  因为医术、学术、人品备受称赞,方加胜曾被选任湘雅附二医院副院长。然而他不习惯被行政事务包围,一心扑在科室和病房。他说:“白发催人老,虚名误人深。我是个医生,就喜欢治病救人。”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