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姚晨:甘为红花当绿叶

2018-03-07 16:54:16 来源:健康报
  □徐璐

  “先医生之忧而忧,后病人之乐而乐。”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学统计室主任姚晨的办公室里挂着这幅朋友赠予的对联。作为国内知名的生物统计学专家,姚晨参与了我国新药临床试验生物统计指导原则的制定,并在北大推动建立起一个多层次的、与国际接轨的临床研究高级专业人才培养体系。2017年,他获得了北京大学第三届产学研工作奖中的“先进个人奖”。

  “搞医学统计,跟医生的交流很重要”

  医学思维偏形象,数理统计讲逻辑。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从小学奥数的姚晨,考入第四军医大学后,费了好大劲,才适应医学的学习方式。

  如果不是1983年发生在姚晨身上的一件大事,他可能不会有机会,把医学和统计这两种不同思维模式结合在一起。彼时,他正打算研究生报考航空医学专业。

  那年5月1日,姚晨与同学们到华山游玩,行至华山千尺幢,由于人群摩肩接踵,异常拥挤,十多名游客从垂直的崖梯上跌落。紧急时刻,他和同学们挺身而出,奋力抢救负伤游客,冒着自身被砸伤、撞落的危险,筑起人墙,保护游客安全通过险道。

  这次“华山抢险”事件,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团中央授予华山抢险英雄集体“全国新长征突击队”称号,姚晨和其他10名参与抢险的同学被授予“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这件事也成为姚晨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既是“抢险英雄”,又成绩优秀的姚晨,获得了保送本校研究生的机会,而且得以进入卫生统计领域,师从我国最权威的医学统计专家郭祖超教授。

  做统计,需要数学好,奥数的功底,这时派上了用场。而临床医学的背景,又使得姚晨在日后工作中更得心应手。“搞医学统计,跟医生的交流很重要。只懂统计的人对医学不了解。我受过完整的医学训练,很清楚医生临床中会遇到的问题,也就更受医生们的欢迎。”姚晨说。

  临床试验发生了很大变化,医学统计逐渐发挥了科学审评的作用

  毕业后,姚晨进入解放军总医院的统计教研室工作,主要工作是面向临床医学研究生教授医学统计知识。

  1999年,在我国著名药物临床试验生物统计学者苏炳华的推荐下,还是副教授的姚晨加入了国家药监局组建的“新药评审专家组”,成为组里最年轻的专家。

  在新药评审专家组,姚晨参与到我国新药临床试验生物统计指导原则的首次制定中。“我们干劲十足,一心想把这件事做好,为国家做些事。”

  中国的医学统计早年发展落后,统计、临床两者没有有效结合。“一方面,医生做科研的少,研究的规模也小;另一方面,医生会觉得,我做临床试验,跟你们搞统计的有什么关系呢?”姚晨回忆当时的情况。

  “有的医生认为统计就是算个数值,因为发表文章中必须有P值(反映两组差别有无统计学意义)。”姚晨说。

  2003年,新药临床研究生物统计学术研讨会召开。姚晨参与组织了这场会议。会议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最新的统计学方法介绍到中国,给中国学界和临床界很大触动。“我们在这个会上,向医生们介绍如何控制偏倚,如何让研究结果更加可靠,医生们给我们反馈说,这些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很受教育。”

  “统计的核心就是要控制偏倚(BIAS)。”这句话,被姚晨反复提及。医生的终极目标是,使用一切手段,想方设法把病人治好。医学统计学师关心的则是,治疗方案中的某一项医疗干预,在整个医疗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是否对病情缓解产生了疗效。

  姚晨说:“我们经常会遇到医生说,这个新药我们用着效果很好,肯定是有效的。但我们做统计的就会首先考虑,这里面有多少是偶然因素或其他因素的影响。”在统计学师眼中,一切都要进行“无效假设”,抽样误差永远存在。“抽样误差越小,偶然性越小,才能说明干预的有效性。”

  “随机、对照、双盲”,能够最大限度地避免、减少临床试验中的偏倚,被公认为是评价干预措施的金标准。“随机分组,不是病人的选择,也不是医生随便决定的,而是由统计设计的‘随机化系统’决定的。医生严格执行这个方案,就能将性别、年龄和病情等已知和未知影响因素做到均衡分布,这就是统计的魅力。”姚晨说。

  随机分组后,一组使用目标药,一组使用安慰剂,病人和医生都不知道谁吃的是什么,为的是排除人为干扰和心理因素的影响。这样得出来的结果才是最单纯的。

  2005年,药审中心颁布了“化学药物和生物制品临床试验的生物统计学技术指导原则”和“化学药物临床试验报告的结构与内容技术指导原则”。

  与此同时,中国开展的药物临床试验也越来越多,并且呈现出大规模、多中心的趋势。大量的数据需要汇总和分析,医生单打独斗收集数据做分析已不现实,监管部门和评审专家对统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独立的第三方统计队伍逐渐被大家认可。

  自此,临床试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医学统计逐渐发挥了科学审评的作用。“这个变化,使得我们这些默默无闻做辅助工作的医学统计人员,走到了台前。”姚晨说。

  “临床为鲜花,统计是绿叶,我们不能喧宾夺主”

  2004年,姚晨离开部队,转业进入北大医院。2008年6月18日,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成立,姚晨是成立初期的三个“光杆司令”之一。

  “我们搞统计的必须要为医生做研究服务。学校要成立临床研究所,我很乐意参与其中,建设这样一个平台能为更多的医生服务。”姚晨说。

  在姚晨看来,临床研究中,统计学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最后的数据分析中,更重要的是在临床研究设计阶段被重视。“一份良好的临床研究设计,应该是专业设计与统计设计的有机结合。统计学专业人员应作为临床研究团队中重要的成员,自始至终地参与整个临床研究。”

  北京积水潭医院在对“骨科手术机器人”设计临床试验时,曾专门找到姚晨征求意见。

  骨科医生关注治疗效果,他们认为评价指标是手术结果——即一年后功能恢复情况。姚晨提出了他的看法:以治疗结果作为评价指标,影响因素太多,除了机器人的辅助能力,还有医生技能、术后康复护理、患者年龄等等。这样很容易使结果分析产生偏倚。

  姚晨对机器人在手术中的作用进行了详细了解后,针对临床试验的目的,建议将评价指标锁定为:X光透视次数、手术时间、操作精度、导针调整次数等各项指标。

  骨科手术机器人用25对病例完成了临床试验。后来,这一项目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这一奖项中,没有姚晨的名字,姚晨说:“很正常,参与的人太多了。临床研究者对药物机理的理解,对病人治疗的意见,起到主导作用。我们参与临床设计和分析,就是为医生服务。”

  “临床为鲜花,统计是绿叶,我们不能喧宾夺主。”这是姚晨坚持的原则。

  在医学统计保驾护航下,试验结果“有效”,大家喜闻乐见;但当试验结果达不到预期设想时,更需要考验统计人员的“良心”。

  上市公司的药物临床试验结果不佳,写报告向股民公布数据时避重就轻、遮遮掩掩,姚晨审核时,发现问题,连夜修改,坚持把全部结果进行公开。“压力肯定会有,但我们必须坚持原则,科学就是科学。把阴性改成阳性,把无效说成有效,这样的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做过。”

  “实事求是”的处事方式为姚晨赢得了尊重,“服务医生”的过程中也让姚晨收获了很多朋友,而更让他自豪的是:“通过与医生的合作,帮助了医生,而研究成果最终也用于治疗病人。”

  “大学的研究所应该以培养人才为己任”

  2017年,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姚晨获得了北京大学第三届产学研工作奖中的“先进个人奖”。这个奖项的背后,是从2014年到2016年,姚晨带领团队,签署、承担的80余项新药/器械临床试验设计和分析合同。

  由于姚晨在新药临床领域的专业声誉,他为研究所带来了很多国内创新药物、器械公司委托的研究设计分析合同。他带领团队,通过严格良好的试验设计,把握了药物和器械创新上市的进程和质量。

  从无到有,姚晨创建了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数据管理与统计分析团队。统计部的阎小妍记得2009年来临床研究所面试时,姚晨怕她找不到办公室,从二楼办公室跑下来,到大门口迎接了她。建立全套标准化操作流程(SOP),通过项目,在实践中锻炼队伍,是姚晨培养队伍的方式。

  “姚老师很尊重我们的意见,他从来不会训斥人,还给我们很大的空间和平台,不遗余力地向业内推荐我们,希望我们也能成为业内有影响力的人。”阎小妍现在已经成长为部门副主任。

  除了带团队、做项目,姚晨在临床研究所的主要精力还放在做培训上。他认为:“作为大学的研究所应该以培养人才为己任。”成立第二年,经过姚晨的牵线搭桥,研究所与瑞士巴塞尔大学欧洲药物研发中心、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药学院合作,开设了“国际创新药物研发和管理高级课程”。

  这项课程旨在帮助中国制药企业、研发人员和政府监管人员获得最先进的药物研发知识、管理理念,促进中国制药产业科学有效发展。姚晨一直负责第三模块的授课。到2017年,课程已经成功举办了9期,累计培训学员上千人。

  而今,“临床研究设计培训班”、“临床研究设计与方案撰写国际训练营”等诸多培训项目成为临床研究所的金字招牌。2013年11月,“临床研究(方法)学”二级学科获硕士、博士学位授予权。一个多层次的、与国际接轨的临床研究高级专业人才培养体系,在临床研究所逐渐形成。

  “扩大国内市场,做好为医生服务的工作,加强人才培养,对临床研究所的未来,我蛮有信心。”姚晨这样说。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