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李安民:不尽心对不起老百姓

2017-12-12 15:53:5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刘泽林 通讯员 张献怀
 
  脑胶质瘤是一种恶性脑肿瘤,生存期仅次于肝癌,是国际公认治愈率极低的病症。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胶质瘤是34岁以下肿瘤患者第二位死亡原因,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只有1年~2年。但经海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主任李安民教授治疗的患者,三年生存率达16.6%,在美国这一指标是11%。了解到李安民在治疗脑胶质瘤方面有“独门绝技”,许多患者从外地慕名而来。
 
  “李教授,我想问一下,动脉介入和静脉介入有啥区别。”
 
  “李教授,什么样的病人才适合做脑干旁近距离放疗?”
 
  “李教授,脑干-脊髓胶质瘤的瘤旁近距离放疗对正常的脑组织有没有损伤?”
 
  ……
 
  近日,在海南省肿瘤医院神经外科,一场别开生面的医患交流会正在进行。参加对话交流的是李安民和在该科住院治疗的患者及其家属。
 
  技术高、医德好,使李安民获得了患者的信任。被引进到海南省肿瘤医院后,患者纷纷不辞路途劳苦,跟过来找他看病。
 
  “精确制导的导弹携带核弹头,对锁定区域进行核打击”
 
  李安民曾在解放军304医院工作,记者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过一幅书画:浓墨重彩的一头俯首牛,题词是“做杏林开拓牛,为百姓解痛愁”。这是一位李安民治愈的患者送给他的。
 
  正是这种勇于开拓、敢于创新的精神,使李安民不断取得一个又一个超越性的成果。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还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神经外科执刀的李安民就和同事一起研究,在国内外首先提出“把以往对全身、全脑的治疗,改为对局部进行强有力打击”的脑胶质瘤全新治疗理念,由他设计研发的瘤内间质化疗囊和瘤内近距离放疗囊获国家实用新型发明专利。
 
  脑胶质瘤是人类特有的一种在中枢神经具有很强的嗜居性的终位性肿瘤,极少向颅外脏器和组织转移,很少在脑内播散种植。长期以来一直对胶质瘤采取全身、全脑治疗,患者接受手术后可能会出现神经功能缺失,如偏瘫、失语和视丘下部损害,或是因手术刺激造成肿瘤恶性程度增高,缩短了患者生存期。
 
  李安民提出并开展了7项新治疗方法组合的39种个体化治疗方案,使脑胶质瘤治疗从过去的手术加放化疗,发展到以局部治疗为主的多元化方案,实施精准个体化综合治疗,把药物精准泵射到有效部位,消除病灶。新方法操作相对简便,重复给药方便,生物相容性好,全身毒副作用轻微,临床疗效好,大大减轻了传统治疗的弊端。
 
  李安民把新技术形容为“精确制导的导弹携带核弹头,对锁定区域进行核打击”。通过对3726名患者应用新的综合方法治疗,患者两年生存率为47%,3年生存率达16.6%,其中影像学治愈率为6.3%。治疗胶质瘤疗效最好的是前国际神经外科联合会主席、美国Laws教授2004年报道的一组采用传统综合治疗方法的565名患者,两年生存率为34.5%。在李安民治疗的胶质瘤病人中,生存时间最长的已达19年,至今仍健康生活。当李安民将相关研究成果在智利召开的国际脑胶质瘤治疗大会上报告后,时任国际神经外科联合会主席Basso教授对他开展的以瘤区局部治疗为主的新技术倍加赞誉,称之为“脑胶质瘤治疗领域的新建树和新突破”。这一研究获我军医学史上神经外科领域的第一个医疗成果一等奖,并获海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天津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中华医学科技二等奖。
 
  敢在脑禁区里走钢丝
 
  李安民把神经外科医生比喻成在脑禁区里走钢丝的人,靠的不仅是高超的医疗技术,更是对患者负责的担当。
 
  2006年2月20日,28岁的河南南阳人杨会民到解放军304医院找到李安民时,面部五分之四被紫褐色不规则的包块覆盖,左侧嘴唇、鼻腔被堵塞,头顶正中包块向上隆起,整个面部像狮子的脸。多年来,杨会民和家人奔波各地,但没人说清楚这是什么病。李安民先后4次邀请院内外的著名专家联合会诊,精心制定手术方案。4月4日为杨会民进行手术,手术持续了近19个小时,手术切口单层总长度达110厘米,缝合300余针,输血11350毫升,清除下来的增生骨质和软组织达2.5公斤重。杨会民出院时,李安民特意安排了一台车,让一名护士陪他游览了天安门、八达岭,并送给杨会民一件皮夹克和5000元钱,让他回去开始新的生活。
 
  神经导航技术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神经外科手术辅助系统,李安民为20岁的海南陵水小伙子小吴开展了这一手术。
 
  小吴11岁时发现右腿走路发软,走路跛行明显,右手握力减退,逐渐连筷子都握不住,甚至出现突发性意识丧失和四肢抽搐,频繁时每天可达3次~4次。他曾到省内外多家医院就诊,诊断为颅内脑蛛网膜囊肿。由于囊肿位于运动功能区,且囊肿巨大,位置又深,手术难度大、风险高、后遗症严重,医生们不敢治。经人介绍,他找到李安民。
 
  李安民创新性地采用囊内化疗技术,逐步杀灭囊壁分泌细胞。经过4次治疗,小吴原来容积达55毫升的巨大囊肿完全消失。右腿、右手肌力改善,癫痫发作明显控制。一段时间后,李安民通过脑神经导航手术取出置入小吴脑内的医用硅橡胶囊管,以消除医源性损害。
 
  “医生当得好不好,关键是个‘心’”
 
  李安民对所有来找他看病的人没有亲疏远近之别,更无贵贱之分。他说:“为每个患者投入多少精力,要根据病情的需要,而不是看身份和地位。即使罪犯到了我这里也只是个病人。”所以,无论亲朋好友还是萍水相逢,他都本着良心治病救人。“医生当得好不好,关键是个‘心’,如果心地不善良,不适合当医生,当医生也不会是个好医生。”
 
  神经外科大都是重大疾病患者,这意味着高昂的费用。面对家境困难的患者,李安民是能帮就帮,能省就省。比如,Avstin是治疗脑胶质瘤的进口靶向药,每支50mg要5000块钱。今年3月,万宁聋哑人符某做了脑胶质瘤手术,要用Avstin治疗,每次要注射两支,但李安民大胆通过脑动脉给药的办法,把用药剂量减少到每次1支,不仅效果好,而且费用明显降低。李安民常说:“什么是医德?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就是医德!”遇到病人一时困难实在交不上医疗费用,他就用自己的钱先为其垫付。
 
  今年春节前夕,北京一位78岁的老人和老伴在女儿的陪伴下来海南过冬,在澄迈老城租房居住。一天晚上突发脑出血,生命垂危,送海南省肿瘤医院抢救。经过李安民的精心治疗,患者意识恢复,病情平稳。腊月二十八患者想出院,李安民亲自开车到老城接上老人的女儿,又到海口市内帮老人买了轮椅,一直忙到下午四点多钟把老人送走。当患者女儿得知李安民第二天早上要乘飞机回北京时,感动得热泪盈眶,“您这么大的专家,这么帮我们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您”。
 
  2008年,李安民到新疆讲课,发现维吾尔族姑娘阿依古丽患脑胶质瘤,手术后复发。半个月后,阿依古丽在母亲陪伴下来到北京,李安民帮她们母女联系住院,安排住所,并亲自给阿依古丽治疗。有一天,阿依古丽的母亲突然心脏病急性发作,李安民急忙联系抢救,安排医生照顾老人,并交待如果老人病情有什么变化,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经过精心照料,老人很快康复。阿依古丽经过3个疗程的治疗,病情也得到很好控制。现在,阿依古丽的母亲每次给李安民打电话,第一句话总是叫他“教授儿子”。
 
  “我也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今天的技术是患者用生命和金钱养出来的。老百姓不容易,病人千里迢迢跑来找我看病,如果不尽心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有些患者对病情不清楚,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就不厌其烦地耐心解释;在给患者开处方时,他总是把字写得非常工整,而且写完后还要拿给病人看,问病人“能认得吗”。许多经李安民治疗过的患者都说:“做一个好医生不难,做一个如此贴心的好医生不易。”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