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于载畿:“只要让我看病,就感觉有精神”

2017-12-03 16:53:3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崔志芳
 
  深秋的太原,小雨淅沥。上午9点30分,山西活血化瘀研究所医院妇科二病区走廊里已排满了候诊群众。诊室内,97岁的于载畿正在出诊,她在助手王利花的协助下,气定神闲地问诊、开处方……每一环节都神情专注、严谨认真。由于年事已高,她的听力、视力下降。问诊时,助手王利花趴在于载畿耳朵旁当“传声筒”,书写病历时,她用尺子比着,避免写歪。
 
  于载畿曾首创中西医结合非手术疗法治疗宫外孕,被推广至全国各地,让万千女性免受手术之苦,从医70余载,助上千女性生育,自己却一生未育。“只要让我看病,就感觉有精神。”如今,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仍坚持每周出诊5次。
 
  1920年,于载畿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医疗系,师从我国妇产科被誉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1949年于载畿受邀来支援山西。由于那时山西医疗卫生条件差,妇女患妇科炎症较多,宫外孕病人也多。“在当时,只要发现宫外孕就必须做手术。但是大部分病人家庭困难,一听说要做手术,而且会影响以后的生育,都不愿意做。”于载畿迫切希望能找到不用手术治疗宫外孕的方法。
 
  正在此时,于载畿遇到了位列当时山西中医四大名医之首、山西省中医研究所(现山西省中医院)的李汉卿,他们合作成立了中西医结合治疗宫外孕科研小组,专门研究非手术治疗宫外孕。“1958年,第一位病人叫贾桂兰,我现在还记得,她用了我们研制的药,情况一天天好转,大家都很兴奋。”于载畿说。
 
  经过临床600例用药观察和药物实验,于载畿首创中西医结合非手术疗法治疗宫外孕,改写了宫外孕必经西医手术治疗的历史,她曾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此疗法之后被推广至全国各地。
 
  她谨记周总理的嘱托:要推广非手术治疗宫外孕的科研成果。那个时候,她白天坚持正常工作,晚上赶着编讲义,甚至有一次三天三夜没有睡过觉。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科研成果也一项接一项问世,仅省级以上的重大科研成果就有20多项。
 
  1984年,在于载畿倡导下,山西成立了当时为数不多的、以中医疗法命名的活血化瘀研究所,以活血化瘀为主治疗严重危害妇女身心健康的疾病,如急慢性盆腔炎、外阴阴道溃疡、慢性外阴营养不良、月经失调、老年性阴道炎、不孕症、先兆流产、子宫肌瘤等。
 
  “年轻时,她特别拼命,一天24小时她能工作20个小时。”一位熟悉她的朋友这样讲到。于载畿在最初怀孕时,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她过度劳累导致流产。流产后,又未卧床静养,没几日就又投入到工作当中,几番轮回形成了习惯性流产,导致她一生未育。
 
  1980年,年满60岁的于载畿退休,然而在她看来退休似乎只是别人的事。她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不工作,吾宁死”。
 
  尽管年届百岁,于载畿仍坚持出诊,有时遇到雨雪天,同事们担心路滑,不让她来,可她还要打电话,如果知道有病人等着,她还是会去。
 
  于载畿一生没有收受过患者的一分钱。她说:“收患者的东西,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应该不为名不图利,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她常告诫所里年轻的大夫:“我们的一生要看很多病人,但是每一次给病人看病,都一定要把他当成你的第一个病人来对待。”
 
  有时,从农村来的病人,因为嫌花钱,不愿意接受检查,她就会说:“这个检查你必须做,检查费我可以给你掏。”
 
  “我参加工作时于老已经70多岁了,她治学严谨、待患如亲,总是将自己在诊疗中总结的经验方法毫不保留地传授给我们,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大医精诚。”该院妇科二病区刘毓林主任医师如是说。
 
  “以前姥姥每晚都会看电视,现在电视也不看了,每晚八九点就躺下了。”保姆小王讲到。岁月不饶人,于载畿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听力和视力都明显下降。可对于这份她钟爱的事业,于载畿没有任何的犹豫,她说:“干到不能干了为止。”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