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朱绍兴:筑巢引凤谋发展

2017-12-03 16:53:1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特约记者 朱逸
 
  从2013年医院只有一个泌尿组,12张床位,每年仅开展100多台手术,到如今拥有独立病区,61张床位,年手术量达1000多台,浙江省肿瘤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朱绍兴只用了短短4年时间便实现了科室的跨越式发展,把国际前沿的技术引入科里,也把一流的人才吸引过来。
 
  “我相信只要技术过硬,确实能为病人解决问题,科室总是能够发展起来的”
 
  与朱绍兴的采访邀约,因为病人多、工作忙,前后几次才得以成行。印象中云南人特有的黝黑与清瘦在他那里成了俊挺与健朗,乍一看就有一种外科医生的潇洒风度。
 
  当初,从昆明医学院毕业刚工作时,朱绍兴当了好长时间的文艺积极分子,打桥牌、下围棋、看武侠小说,还代表医院参加过全县的篮球运动会。“我还是想静下心来做点事,于是就考研究生离开了。”之后的6年,朱绍兴念完了硕士和博士学位,1997年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毕业,成为福建省第一个泌尿外科博士。后来,他升任主任医师,成为福建协和医院最年轻的科主任,一路可谓顺风顺水。
 
  因此,当浙江省肿瘤医院毛伟敏院长托人找到他商谈成立新科室时,他的内心不是没有过犹豫。“曾经我工作过的福建协和医院、上海六院的泌尿外科都是老科室、实力雄厚,我是站在前人基础上工作,而来肿瘤医院却是创建一个新科室,如同白手起家,做得成、做不成,能做到什么程度都是未知数。”朱绍兴说。变化意味着压力与冒险,而他最不缺乏的就是冒险精神。
 
  “虽然我不是浙江人,在这里没有任何基础,但这些年来,国内几家大型肿瘤医院陆续设立了泌尿外科,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叶定伟教授从最初的6张床起家,如今发展得非常好。我相信只要技术过硬,确实能为病人解决问题,科室总是能够发展起来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朱绍兴说。
 
  2013年的浙江省肿瘤医院还只有一个泌尿组。哪怕是最常规的手术,例如前列腺癌电切、输尿管镜等都尚未开展,许多泌尿系肿瘤病人包括本院职工的家属都会选择去外院治疗。曾经为泌尿外科招聘的两名医生,在轮转结束后也申请去了其他科室,来找朱绍兴签字时,他大笔一挥,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同意"。“我觉得如果一个人他不喜欢这个科室,你把他强留下来也没有意义。而且,以后科室发展了,不愁没有好的医生和高素质的人才,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朱绍兴一方面从旧有人员中挑选综合素质好,悟性高的医生重点培养,手把手地带教,逐步提高他们的临床水平。此外,努力调动高年资医生的工作积极性,让他们看到科室发展的蓬勃前景。另一方面,从名校毕业的硕士博士中招聘新人,充实科室队伍。他就像一只领头羊,让大家重新拧成了一股绳。
 
  短短4年间,泌尿外科从原有的1个组、12张床,年手术量100多台,发展成整个病区,61张床位,年手术量1000多台。朱绍兴说:“我们始终紧盯国际最前沿的技术,在国内的肿瘤医院中也走在了前列。如今科室里招聘的小年轻都是协和、浙大、北大这些名校的硕士和博士,底子好,上手也很快,所谓筑巢引凤就是这个道理。”
 
  “总要有人为疑难复杂的患者治疗,总要有医生给辗转多地的患者最后一丝希望”
 
  2016年10月6日,对王二楠父女俩来说是一个喜庆日子。这一天,王二楠可以出院了。回想起近一个月的寻医问药之旅,女儿王映霞感慨万千:“我和爸爸都患有嗜铬细胞瘤,爸爸还是恶性的,10年前在福建找朱主任开过一刀,现在复发了,我是通过朱主任在福建协和医院的学生,知道他来了这里,就跟着过来了。”
 
  面对不远千里前来就医的父女俩,朱绍兴起初打算劝他们回去。“跨省就医涉及医保问题,需要全自费。他们家经济并不太宽裕,不想他们费这个钱。”但拗不过父女俩坚决的态度。“我和爸爸的病是多发性的肿瘤,之前朱主任给我们手术后效果非常好,哪怕是自费,我们也不想去其他地方冒险。”王映霞说。
 
  对于这两台手术的难度和风险,朱绍兴内心是很清楚的。女儿的一侧肾上腺已被切除,另一侧腺体新长出的瘤体紧紧裹挟着另一侧腺体,既要切干净肿瘤又要尽可能地保留周围组织;父亲的肿瘤长在原有的切口附近,术中触碰瘤体会引起血压的急速上升和下降,稍有不慎就会触发纳尔逊综合征。“现在的医患关系虽然有些紧张,但面对绝对信赖我的病人和家属,我怎么忍心拒绝他们呢?”
 
  经过紧张细致的手术,困扰父女俩多时的肿瘤终于被朱绍兴完整地切了下来,病灶祛除了,出血止住了。当他摘下口罩走出手术室时,王映霞拉着朱绍兴的手激动地落下了眼泪。
 
  来自嘉兴的赵先生,也是一位被当地医院拒收的“困难户”,他的腹膜后巨大肿瘤,直径有四五十厘米大小,一家人几经辗转,最终来到浙江省肿瘤医院。
 
  朱绍兴查看CT片子后立即组织了科内会诊以及全院的多学科诊治讨论。各学科的专家都认为手术风险非常大,需要克服重重困难。“首先,肿瘤体积巨大,手术切口的选择就是一个问题,既要完整切除肿瘤,又要尽量减小手术创伤。其次,肿瘤与周围组织的关系非常密切,手术过程可能导致肠管、血管以及周围脏器的损伤。此外,肿瘤组织包绕了腹主动脉等腹腔大血管,容易引发术中大出血。第四,肿瘤与腹腔内的肾脏等器官也紧密相连,手术联合切除其他脏器,可能产生术后的脏器功能不全。”
 
  尽管术前制定了详细的预案,但当赵先生的腹腔被打开时,在场的医护人员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肿瘤填满了整个腹腔,即使开了20多厘米的切口,可操作空间仍非常小,肿瘤把右侧的肾脏推到后背,把肠管推到了腹壁下面。此外,肿瘤与肝脏、肾脏、胰腺等腹腔器官紧密贴合在一起,还包绕了肾动静脉、腹主动脉等主要血管。
 
  手术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肠管、腹腔内脏器的损伤,随着时间的推移,病人的出血量也在一步步增加。如果处理不当,病人极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朱绍兴“快刀斩乱麻”,一边控制出血,一边迅速将肿瘤剥离切下,然后止血关腹。整个手术耗时仅两个半小时,出血仅有600ml,完美保留了绝大多数的腹腔脏器和肠管。
 
  面对欣喜不已的患者家属,朱绍兴说:“总要有人为疑难复杂的患者治疗,总要有医生给辗转多地的患者最后一丝希望。”
 
  “希望年轻医生尽快成长起来,泌尿外科今后的发展还是要靠他们”
 
  徐一鹏是朱绍兴的爱徒,他对导师“又敬又怕”。“每天清晨查房时,主任都会询问病人的病情或是提问,一旦我们答不上来,主任的脸色马上就180度大转变,毫不留情地就是一顿责骂。”
 
  有一回,遇到一台前列腺癌手术,术前朱绍兴询问下级医生肛门指检做了没有,当听到答案是没有时,他一言不发自己去床边给病人做了检查。
 
  曾经,泌尿外科有过一个附睾肿块的病人,B超单上赫然写着:恶性肿瘤可能。“我体检时发现肿块在附睾尾部,再一问病史知道肿块曾经变大、红肿又缩小了,这是典型的附睾炎症表现,怎么可能是肿瘤呢?如果完全依赖检查单,就错把炎症当癌症,给病人做了不必要的手术。”朱绍兴说。如此一来,学生和下级医生都心悦诚服,再也不敢忽视问病史和做体检的环节。
 
  每周一、三、四、五都是朱绍兴的手术日。以前列腺癌根治手术为例,他从最早的盆腔淋巴结清扫开始,一步步、循序渐进地带教。“如果一来就放手,万一术中出现大出血,年轻人很容易就背上沉重的心理负担,有的胆小的以后就不敢做了。所以我是教一步、学一步、放一步。”
 
  凡是下级医生还没有十足把握的手术,朱绍兴都会在一旁“观战”,像一位慈爱的父亲看着年幼的孩子迈出人生的第一步。术中出现的小问题,他当场指出,一有危险,他立刻上场救急。“只要有主任在,我们就很安心。”医生王宗平说。
 
  谈到未来,朱绍兴说:“我是热切希望年轻医生能尽快地成长起来,因为泌尿外科今后的发展还是要靠他们。尤其是病房规模扩大、手术量增加以后,病人越来越多,靠我一个人怎么做都做不过来。毕竟,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