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白树堂:守在病人身边,我才感觉踏实

2017-11-13 19:15:11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本报记者 刘泽林 通讯员 汪传喜 全锦子
 
  用人文情怀构建医者大爱的坐标,海南省海口市人民医院心胸外二科主任白树堂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温暖了医患空间,受到患者的认可。前不久,他荣获全国首届“白求恩式好医生”称号。
 
  海口市琼山区农村小女孩阿芸2岁零8个月,患有严重先天性心脏病,体重只有8公斤,因家庭贫困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今年7月,父母带她到海口市人民医院心胸外二科治疗。检查发现,阿芸患有重症法络四联症,皮肤黏膜青紫,稍一活动就得蹲下来休息,有几次都晕了过去。7月13日,白树堂为阿芸进行了四联症根治手术。在患者只有鸡蛋大小的心脏里修修补补,历时3个多小时成功完成手术,术毕患儿的全身马上红润起来。
 
  心脏是人体的发动机,心脏外科是风险最高的学科之一,病情来得快,来得及,做心脏手术要争分夺秒,白树堂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有一次,医院来了个心脏外伤患者,送到门诊大厅时已然休克,情形非常危急,已经不允许搬动,唯有立即手术才可能挽救生命。白树堂当即决定现场手术,手推车就是手术床,手电筒就是无影灯,迅速打开患者胸腔缝合心脏,硬生生把患者的命给“缝”了回来。
 
  几年前,29岁的儋州农民余三爱,有难以药物控制的高血压病史和反复脑出血病史,患者双下肢完全瘫痪,大小便失禁,辗转多家医院后来到海口市人民医院求医。正常人的下肢血压要高于上肢,而患者上肢血压是下肢血压的两倍多,病情非常复杂。经专家会诊并通过血管造影检查,发现该患者胸主动脉下段有7厘米长的完全闭塞段,导致下肢不能正常供血,这种情况极其罕见,查阅国内外大量文献未见有报道,咨询国内多名同行专家,都认为治疗预后不容乐观而不建议手术干预。如果不手术治疗,就意味着患者今后只能在床上终其余生。白树堂经过精心准备,主刀为患者手术:从病人主动脉闭塞的上端和下端进行血管搭桥,血流从患者上半身通过人工血管畅通地灌流到了下半身,其上肢血压即刻下降,术后第三天,病人的脚趾头开始活动。半年后,病人已经可以自主行走。
 
  高风险的手术,在白树堂的行医生涯中是常事,他像一名刀尖上的舞者,屡历险境但充满快乐。
 
  最多的时候,白树堂一天要做6台手术,手术时间一般在3个~4个小时不等,最长超过了12个小时。心胸外科手术必须全程站着,有时还需要踩凳子,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白树堂总是把手术做得又快又好,疤痕小,恢复快。
 
  白树堂是一个热心的人,很多患者交不起钱不能手术,他比患者还急,总是积极为患者想办法。
 
  24岁的黎族青年谭江鸿是白沙黎族自治县的农民,患风湿性心脏病,心脏是平常人的几倍大小,8年多没在床上睡过安稳觉,更换心脏瓣膜是唯一的治疗办法,却因家庭贫困无法支付5万多元的手术费。白树堂偶然听说这个事,立即协调医院为谭江鸿申请2万元的救助金,让患者先来海口市人民医院住院。
 
  为了解决患者的医疗费用,白树堂又协调省医疗救助基金会、省医调委以及社会爱心人士,为谭江鸿筹措医疗费用,解除了患者及家属的后顾之忧。
 
  去年12月27日,白树堂为谭江鸿进行了二尖瓣及主动脉瓣人工瓣膜替换、三尖瓣成形及左右心房减容等手术。患者心脏巨大,普通手术器械难以完成手术,他只能使用超长超大号器械操作。这台手术花了4个半小时,患者的心脏比原来缩小了三分之二。
 
  术后,白树堂和医护人员又在重症监护室24小时精心监护,最终使患者康复,可以正常生活,也可以躺着睡觉了。
 
  白树堂还找到北京爱佑慈善基金为贫困先心病患儿提供免费救治,与省医疗救助基金会合作实施“扶起顶梁柱”贫困患者心脏瓣膜病救助项目,挽救了一个个濒临破碎的家庭。2013年以来,已有100多名贫困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及30多名心脏瓣膜病患者获得了新生。
 
  前不久,白树堂获评“白求恩式的好医生”。9月7日,他准备到北京领奖,上午10时动身去北京前,比往常更早来到科室,带患者做检查,把所有的患者都看了一遍,才放心出发。
 
  健康所系,生命相托。1983年大学毕业后至今,在医疗战线工作34年,对白树堂来说,离开了患者他就感觉不踏实。他说,每一条生命交到我们手里都是对医生最大的信任,再怎么尽心尽力都不为过。
 
  每次手术,术前精心准备,术中一丝不苟,术后严防死守,已经变成了他医疗的“生命三部曲”。每次查房,他总是查得很细,体温、心律、尿量、大便等情况,患者排气没有,睡眠好不好,睡眠体位如何,他都要查到、问到。脚丫子凉热是心脏手术患者心功能状况的敏感指征,他不仅亲自摸,还要求医生和护士必须摸,而且列入每次交班内容。
 
  “没有白主任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就没有我老头的命!”患者韩阿公的妻子说。今年7月韩阿公因冠心病住院,术后出现急性左心衰、多器官出血、多脏器功能不全等并发症。白树堂在重症监护室一守就是40天,出现状况随时抢救,一次又一次地把韩阿公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守在病人身边,听到心电监护仪平稳运行的声音,我就能睡得着。声音稍微一变,我就会条件反射地立刻醒来。”白树堂说。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