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俞光岩: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2017-11-13 19:14:4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韩娜
 
  “不抽烟、不喝酒、不唱歌、不跳舞”是俞光岩著名的“四不”。作为一名学霸,他消遣的方式就是读书写作,即便是看专业书籍也很有兴趣,丝毫不觉得累。从一名赤脚医生到医学教授,再到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院长、中华口腔医学会会长,这个普通农民的儿子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把当个好老师、好医生、好的科技工作者、好的管理工作者,当做自己一生的目标。当被问到自己是否达到了心目中“好”的标准时,俞光岩笑着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我觉得能够学习知识,掌握到很多有用的本领,是一种享受”
 
  10月16日,俞光岩和他的课题组在河北省眼科医院为一名重度干眼症患者,实施了自体血管化颌下腺移植手术。目前,这个由他领衔的“自体血管化颌下腺移植治疗重度干眼症”项目已累计完成手术近200例,手术成功率居世界领先水平。
 
  出生于浙江诸暨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因为“文革”,初二时中断学业回乡当赤脚医生;1970年被推荐进入绍兴卫校学习……儿时的俞光岩并没有很好的学习条件。但小学时即便走路也会拿本书边走边看,有时候还会撞到树上;上学期间,历来都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工作之后,利用出差坐飞机的时间,完成了许多文章的撰写;甚至去美国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陪家人去海边,也是文献不离手。
 
  说到对学习和专业的热爱,俞光岩忍不住连用两个“非常”:“我觉得能够学习知识,掌握到很多有用的本领,是一种享受!所以非常非常喜欢学习!我觉得口腔颌面外科是做学问的学科,也是操作技术要求很高的学科,对这个专业我非常非常热爱!”
 
  一次,科室遇到了一例临床上十分罕见但又特别典型的病例,没有经验的学生直接取了活检,破坏了组织结构。得知此事的俞光岩像个失去了心爱礼物的孩子,大呼可惜,他说:“这么有研究价值和教学价值的东西,给我500万都换不来啊!”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多思考,是俞光岩学习的一大法宝。
 
  阅读一篇科学文献,俞光岩除了看它的结论和方法,对自己的课题有什么帮助,更重要的是看它的思路,看作者是怎么设计实验的,换成自己会怎么做,有没有更好更巧妙的方式。
 
  俞光岩也会将自己的这种热情和认真传递给学生。他常常对学生说:“这种临床现象有点意思啊,我们应该研究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临床教学工作中,俞光岩特别注重临床实践,手把手将临床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医师。学生苏家增回忆,一次他让师弟给病人拆缝线,大致交代了两句注意事项后就去忙别的事情了。俞光岩知道后,丢下自己手头的事情,把他叫过来,批评道:“你在带教,就要认认真真教他。拆线虽简单,但是很多基本原则也是要讲的!”说完又当面讲述了规范操作。
 
  苏家增感慨:“我在羞愧之余,更加为自己成为俞老师的学生而感到幸运。”
 
  口腔科大夫治了眼科的病
 
  口腔颌面部肿瘤是俞光岩的专长,而他的另一项拿手本领针对的却是一种常见的眼科疾病——干眼症。
 
  年仅16岁的女孩小敏(化名),因为一次偶然的药物过敏,出现严重的角膜和结膜的急性炎症,泪腺受到破坏,患上了干眼症。眼干、疼痛、畏光,泪腺逐渐丧失功能,视力也在慢慢下降,小敏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哭无泪。5年的时间里,小敏去了大大小小的医院,病情却没有一点好转。
 
  一直以来,重症干眼症的治疗都是个难题,从最初补充人工泪液到堵塞部分泪道,到上世纪50年代苏联专家发明的腮腺导管移植,对重症干眼症的治疗虽在进步,却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欧洲学者终于找到比腮腺分泌液更接近泪液成分的颌下腺分泌液。将颌下腺游离以后移植到颞部,用移植颌下腺分泌的唾液替代泪液,不仅解决了眼干的问题,还因为阻断了神经的支配,在失神经状态下,腮腺导管移植所导致的进食流泪现象得以解决,“鳄鱼的眼泪”成为历史。
 
  1999年以来,俞光岩将这项技术引入国内,并率领课题组开展了“血管化自体颌下腺移植治疗重症干眼症”的系统临床和基础研究。
 
  俞光岩并没有止步于已有的手术方案,在他看来,手术只是完成了一半,另一半则是术后移植腺体分泌功能的调控。
 
  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而要让移植腺体的分泌乖乖听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创造性地提出了部分颌下腺移植技术,因泪溢而进行的二次手术率从80%下降到30%。
 
  此外,他还运用转化医学的模式,通过临床与基础研究的紧密结合,针对移植后出现的不同情况,制定了一套较为完善的应对策略。
 
  通过辣椒素刺激移植腺体的分泌,解决休眠期分泌不足问题,使导管阻塞的发生率从18%下降到6%;通过注射肉毒毒素,解决腺体夏季气温高分泌过多的问题;通过局部涂抹改良的阿托品凝胶,解决短期如运动时腺体分泌过量的问题……在同仁医院眼科专家的推荐下,走投无路的小敏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北京大学口腔医院。
 
  手术之后的小敏,眼干症状得到了有效的缓解,视力也逐渐恢复。2012年她报名参加成人高考,携带助视器答卷,最终考入中医药大学针灸理疗科。
 
  近20年来,俞光岩率领团队采用这项新技术治疗了190多名患者的210多侧患眼,是世界上病例数最多的一组临床和基础研究。
 
  在不断研究的基础上,俞光岩主持制定了“血管化自体颌下腺移植治疗重症角结膜干燥症的指南”,使自体颌下腺移植成为我国口腔医学在国际上的一个医疗技术亮点。
 
  其实这个手术,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划不来”。手术复杂、难度高、风险大,术后还会有各种问题需要长时间的随访,但是手术收费很低,因此,许多医生不愿意做。但是俞光岩坚持做,因为术后患者的生活质量能够得到很大的提升。
 
  “外科医生一生中要完成很多手术,但对病人来说,或许他生命中只做一次手术”
 
  唾液腺肿瘤、口腔颌面肿瘤手术切除后,可能造成口腔颌面部缺损,不仅功能修复十分重要,外形恢复的效果也直接影响到患者的生活质量。为病人着想,解决他们关心的问题,提高他们的术后生活质量,是俞光岩在临床和科研上的最大动力。
 
  俞光岩课题组创立的部分腮腺切除治疗腮腺良性肿瘤的新术式,在全国得到了普遍推广,这种术式不仅能缩短手术时间、减少面神经损伤、减轻面部畸形,而且还能保存大部分腺体功能。他们提出了既保留功能又避免“复发”的腮腺沃辛瘤手术新方案、腮腺咬肌筋膜下翻瓣预防味觉出汗综合征的新方法、避免或减轻下唇麻木的腮腺深叶肿瘤手术新入路;他们建立了针对性强、个体化的唾液腺肿瘤诊治规范,明显减少手术并发症,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精湛的医术使得俞光岩深得患者的信任和爱戴。有的患者术后多年见到他,还高兴地说:“我的手术就是您给做的,您再看看当年的艺术品。”
 
  说到患者,俞光岩有个感触很深的故事。
 
  上世纪80年代,俞光岩当总住院医师时,遇到一位新婚不久得了“口底鳞状细胞癌”的患者,出于对癌症的恐惧,术前心灰意冷,甚至一度想到自杀。
 
  俞光岩得知后,详细地向他解释了病情,并耐心地开导患者:“癌症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关键是早诊断、早治疗。你患的是早期癌,许多这样的患者只要积极治疗,预后是很好的,依然可以正常生活和工作。所以你要建立起信心,配合治疗。”
 
  通过俞光岩的术前谈话,患者重燃信心,顺利接受手术。手术后患者恢复很好,两人也成为了多年的好朋友。
 
  “一名外科医生在他的工作生涯中需要完成很多次手术,但对于一位患者来说,或许他生命中就只做一次手术。”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再加上一颗换位思考的体恤之心,对待患者,俞光岩总是怀着极大的理解和爱心。
 
  在诊室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患者为选择哪种治疗方案纠结不已,反复权衡。而对俞光岩来说,不论患者询问多少次,他都会耐心解答,详细分析每种方案的利弊,帮助患者做出决断。
 
  引领国内口腔医学发展
 
  1996年~2009年,出任北京大学口腔医院院长,俞光岩深感责任重大。
 
  2001年,俞光岩带领全院提出了口腔医学院中长期目标和规划——“创建世界一流的口腔医学院,这是北大口腔医学院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奋斗目标”。
 
  发展具有国际水平的特色医疗技术,实施人才战略,建设医院文化,提高服务水平和患者满意度……俞光岩将目标一一分解,步步为营,各个击破。
 
  2008年起,俞光岩担任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站在行业发展的高度上,口腔医学教育和人才培养、公立医院改革、国产医疗器械的使用、暴力伤医事件等都是他提案的关注点。
 
  特别是2016年担任中华口腔医学会会长以来,提高口腔医生整体的水平成为俞光岩的重点工作。
 
  口腔医学会通过各种形式的继续教育,设立西部临床科研基金、国际交流基金等措施,着力提高基层口腔医师的整体素质和专业水平。
 
  最近几年,口腔医学院校招生数量明显增加,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些新办口腔医学院校的师资力量明显不足,教育条件、教学设备有明显欠缺,教育质量受到影响。
 
  针对这一点,俞光岩建议,在现有口腔医学教育模式的基础上,把提高口腔医师队伍整体水平的重点往前移,提高在校本科生的教育质量。一方面,招生人数应经过省级教育主管部门审批,根据教学条件招收适量的本科生;另一方面,组织开展口腔医学院校之间的帮扶行动,教学实力强的老校、名校对口帮扶教学条件不足的新建口腔医学院系,以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为口腔医学服务与建设的路上,俞光岩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也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收入囊中。而今,已经65岁的他还在致力于开展京津冀一体化医疗合作,让更多的基层患者受益。
 
  

返回健康报首页>>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