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曾宪玉:快复病人慢问诊

2017-08-11 18:30:34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是国家重点科室,拥有湖北省最大的门诊量。该科门诊副主任、主任医师曾宪玉自2015年9月以来,建立了“曾医生病患群”,及时义务为患者提供咨询服务,减轻患者长途奔波、候诊时间过长之苦,也帮助患者更好地管理了疾病,获得了患者的一致好评。2015年,曾宪玉被评为“第四届我心目中的好医生”,2016年获“武汉市三八红旗手”称号。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已临近下午1点,来不及打开饭盒,湖北省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曾宪玉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了微信。
 
  “曾大夫您好,今天感觉左边的肾明显有些异样,除了异维a酸还有别的药可以换吗?”
 
  “曾医生,昨晚我又吐又拉,是不是跟这次吃的药有关?”
 
  看着微信上病人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曾宪玉一一耐心回答。
 
  “每天上班忙得像陀螺,回复患者们的微信只能利用中午和晚上的时间。”刚刚出了一上午专家门诊,曾宪玉的喉咙有些沙哑。
 
  2015年9月,曾宪玉建立了“曾医生病患群”。两年以来,先后入群的病患有350多人。按规矩,痊愈的病友自觉退群,新病友随时加进来,目前保持着130多人的“动态平衡”。
 
  24小时医患随时沟通
 
  然而此前,曾宪玉对微信其实颇有“成见”,平时很少用,但是在北京进修时的一次经历,改变了她的想法。
 
  2015年5月,曾宪玉到北京学习,她们小组一共有6个人。其间来了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持续20多天高烧40℃。为了及时了解病情发展,追踪治疗效果,小组其他年轻医生不约而同掏出手机,加了这个孕妇和她老公的微信,并组建了一个群,曾宪玉也被迫进了群。这是她第一次真正使用微信。每天,大家都会在微信群里仔细询问孕妇的用药感受。
 
  曾宪玉发现,微信不仅可以方便病人及时反馈用药感受,也方便医生随时调整药方,这种互动式体验让她很受触动。当年9月回汉后,她就在微信上建起了“曾医生病患群”。
 
  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是国家重点科室,拥有湖北省最大的门诊量,加上曾宪玉又是该领域的权威医生之一,想进微信群的人特别多。为保证真正有需要的患者能得到帮助,提高咨询的效率,维护群里良好的秩序,曾宪玉对入群患者有严格限制,三类患者可进群:即病情较重又无法方便及时复诊的外地病人,病情复杂疑难的病人和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意外并发症的病人。
 
  刘某就是该群的成员之一,她曾是一名“干燥综合征”患者,该病除有口、眼干燥表现外,患者还会全身乏力、低热等,这些症状让刘某痛苦不堪。据粗略估算,650天的时间里,两人有5000多条微信互动,有问诊、有关心、有指导、有聊天。刘某红着眼睛告诉记者:“这两年,已记不清多少次在半夜微信‘骚扰’曾医生,她让我少跑了好多路,少了好多痛苦。”
 
  每次加微信的时候,曾宪玉都会跟病人说,上班时间没办法及时回复,但有空时一定会回复,当天的疑问当天回复。而对于有些不方便在群里上传照片的病友,曾宪玉则会选择加私信,一对一地进行交流。对外地患者来说,他们不用再为看个化验单或咨询几个简单问题专程来挂专家号了,群里@曾宪玉即可,病情复杂的患者出现新情况,也可以及时在线上呼叫医生。
 
  为了让微信群的工作更高效更安全,曾宪玉跟病友约定了“五不”群规:不愿意实名制的请退群;不在群里看诊新病人和开药;不准讨论跟病情无关的事情;不准转发与诊疗无关的任何内容;医患双方不得发布任何利益宣传内容。她解释说,很多皮肤病极其相似,仅凭传来的照片,医生很难准确诊断,必须当面看诊。
 
  曾宪玉在医院是个忙人,她每周要坐两天半的专家门诊,一整天的激光治疗门诊,半天大查房,周六“义务”到门诊出一天的普通门诊,还有繁重的科研和教学任务。即便如此,她仍每天见缝插针地上微信群为病人解答问题。
 
  曾宪玉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除了担心科室有突发情况要处理,也是怕有病人出现突发病情需要求助。
 
  管理疾病提高疗效
 
  “@曾宪玉 吃了这次的药胃有点不舒服,还拉肚子,您看看是不是新增了药的原因,麻烦您帮我调一调药。”
 
  “这是您给我开的方子。”
 
  “先把石膏去掉看看。如果还是不行就停药,下次来的时候重新给你开。”
 
  这是微信群成员彭某与曾宪玉的聊天记录。26岁的他是湖北省荆州市人,因患荨麻疹性血管炎于去年6月住进当地医院,治疗了近两个月,但病情始终没有改善,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曾宪玉。去年8月10日,彭某第一次找到曾宪玉时,全身红肿、手脚肿胀、关节疼痛,浑身就像被蜜蜂蜇了一样疼。问诊过程中曾宪玉建议彭某停掉激素,换成中药治疗。彭某一听直摇头,并向曾宪玉讲述了之前有一次少吃了一颗激素的痛苦经历。
 
  曾宪玉把彭某加进了“曾医生病患群”,并告诉他一颗一颗地减药,遇到任何问题,可以随时微信咨询她。
 
  “红肿好些了没有?”“吃药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手脚是胀痛还是刺痛?”“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再坚持一下,挺过去了就好了。”……每减一颗药,病情就会加重几分,好多次彭某都坚持不下去了。每天,曾宪玉都会给彭某发去微信关心、鼓励与开导。1个月后,彭某终于停掉了激素。7个月后,彭某病情彻底控制住了。
 
  彭某说:“以前我总觉得大医院医生不爱搭理病人,公式化地问上几句就把病人打发了。之前看病,我曾多次跟医生要过电话,但都被拒绝了。没想到第一次找曾医生看病,竟然被她主动加进了微信群,随时随地都能问诊。当曾医生拿起手机扫码加我微信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自己有救了!”
 
  曾宪玉说:“微信群拓宽了医患沟通渠道,拉近了医患距离,减少了患者的开支,管理微信群虽然很琐碎,看似耗费时间,但在治疗效果上却是事半功倍!”
 
  2015年冬天,外地患者梁某在怀孕7个月时手上长满了水疱,水疱不断化脓,出现高烧呕吐。可梁某为了胎儿不敢吃药。她来到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曾宪玉采用了内外结合的中医治疗方法。考虑到“大肚子”来回跑医院不容易,曾宪玉邀请梁女士加入了微信群。
 
  梁某回家后好多天都没有联系她,曾宪玉有点担心,便在微信上主动联系她,请她发照片来看看。一看照片,曾宪玉放心了:疱都瘪了,再过十几天就能好。
 
  事实上,来医院就诊的一些患者,只是为了让医生查看上次的检查结果,看一眼康复情况,只要几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却要排上半天的队;而另一部分患者,门诊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一回家就把医嘱忘到脑后了,凭自己感觉用药,很有可能把病越治越“坏”。针对第一种情况,大部分曾宪玉都可以通过微信随诊,而针对后一种情况,通过微信的全程跟踪,曾宪玉在群里随时提醒、交流,指导病人管理疾病,治疗效果大大提高。
 
  看诊“快慢”法则
 
  在同事们的心目中,曾宪玉是全科室看病最“慢”的医生,给病人的时间最多。那么,她是如何将分内工作打理妥帖,还能建病友群为患者提供8小时以外的即时服务呢?
 
  近日记者随曾宪玉出诊,限号28人,加号到32人,一直看到下午1点多。
 
  曾宪玉告诉记者,绝不能让患者的看诊时间打折扣。记者粗略统计,除了简单复查和开药的患者,曾宪玉平均看诊一个病人要10分钟。刚开始,不少病人抱怨候诊时间太长,满腹牢骚,可看完病出来个个脸上“阴转晴”,夸赞“这个医生看病蛮过细”。
 
  湖北省鄂州市的王某是酒糟鼻,她凌晨4点出发,辗转4个多小时赶到武汉市第一医院,快11点半才轮上她。3个多小时的等待让王某满肚子的怨愤。“怎么看这么慢!”一脸怒气的她走进诊室,曾宪玉询问病情,她很不耐烦。曾宪玉却不放在心上,从发病时间、症状,到她的生理期、排便情况、饮食习惯、睡眠作息、脾胃情况,问得一清二楚。了解到王某的经济和医保等情况后,曾宪玉拿出两个治疗方案供她选择。
 
  拿了药返回诊室时,曾宪玉递给王某两张小纸条:一张详细写着药品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另一张写着酒糟鼻护理小贴士,从洗面奶的推荐到饮食起居,一一详细列出。“赶紧拿手机拍个照,省得回家忘了。”曾宪玉小声提醒她。
 
  “我总算知道她怎么这么‘慢’了。”拿着药走出诊室,王某对记者说。
 
  作为湖北省门诊量最大的皮肤科,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有100多个医生,曾宪玉作为皮肤科门诊的两位负责人之一,业务能力在全科是公认的。病人量虽然大,但从医18年来,曾宪玉从来没有被病人投诉过,这也许就是她“慢”出来的。
 
  而在微信群里,曾宪玉却是快速解决着病人的诉求。
 
  十堰31岁的杜某患有斑块性银屑病,开始每半个月杜某就要来武汉复诊一次。5月7日,他在群里跟曾宪玉留言,说这次药的效果不好,出现了她之前预言的身体不舒服。“把后背拍个照发我看看。”曾宪玉让杜先生加她发私信。看了照片后,她果断让其先停药,下次就诊时再调药。
 
  5月16日,又到了复诊的日子。头天晚上10点多,杜某发微信告诉曾宪玉,工作上有点事,没办法按时来复诊。曾宪玉当即详细询问了其症状,看了传过去的照片后,破例在网上给他开了方子,并叮嘱“有情况随时说”。
 
  曾宪玉说:“杜某是她这些年在门诊遇到的最严重的银屑病患者,实在不忍心他的治疗半途而废才会破例。之所以敢破例,也是在充分了解了他的病情,并提前预见了可能出现问题的基础上的。”
 
  通过连日来与曾宪玉的近距离接触,记者终于明白曾宪玉的“快”是建立在“慢”的基础上。如果她连每个病人的病情都记不清,她怎么在微信群里回复他们呢。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