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频道 > 正文

穆魁津:愿做明灯指航向

2017-07-23 18:05:0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今年是穆魁津教授诞辰100周年和逝世20周年。作为他的学生,和他交往中的一件件往事禁不住浮现心头。
 
  1979年8月底,我有幸从甘肃省武威县县医院回到惜别整整9年的母校——北京医科大学(现在的北京大学医学部),开始了为期3年的硕士研究生生活。我的导师就是当时在呼吸界享有盛名的穆魁津教授。9月3日,我第一次见到了平和慈祥的老师,从此开始了长达18年的师生情。
 
  3年研究生的生活是紧张和艰苦的。当时穆老多次和我谈到临床研究生选题的原则,最后我们共同选择的题目是小气道功能异常与病理变化之间的关系初步探讨。经过近1年的努力奋斗,我终于如期完成了毕业论文。1982年8月19日,我顺利通过了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获得了医学硕士学位。
 
  毕业后我被留到北大医院呼吸科工作。1983年,我爱人和孩子休探亲假从辽宁来到北京没有地方住,穆老热情地把他原来居住的老房子腾出来让我们住。那时我和爱人、孩子两地分居已经十多年,尽快解决两地分居和家人团聚是我的一大心愿。穆老为此想尽了各种办法,帮我联系去处。最后通过北医校本部彭瑞骢书记协调,1985年10月我调到人民医院呼吸科。
 
  1980年~1985年这5年期间,我除了平时在医院内见到穆老,还经常在下班后去他家。因为他家离院很近,便向他请教各种医学问题,古今中外,海阔天空,促膝交谈,至今令我难忘。即使1985年我离开北大医院到了人民医院,也几乎每周都去他家一次,或是晚上,或是周末。每次相聚,他总是询问我工作中有什么困难,科研上又有什么新的想法。他对于新生事物十分敏感,从不守旧。
 
  我从毕业后到1996年年底的十多年期间,我曾多次陪同穆老参加全国各种学术活动。1996年秋天,第十二届亚洲太平洋地区呼吸年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我有幸参加了这次盛会并与穆老一起度过了难忘的5天。那时穆老已经79岁高龄,而且体弱多病。尽管我们的住处离会场不过几百米的距离,但是由于他老人家患有严重的肺气肿,稍微走快点或多走一点都要停下来喘喘气。我去国际会议中心帮他借了一副轮椅。这样我每天就可以用轮椅推着他去参会。开始时他很不情愿,他说这样影响不好,形象也不好。但是他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听从我的“摆布”。没料到这竟然是穆老一生中参加的最后一次学术会议。
 
  1997年3月31日,他因感冒后发展为肺炎、呼吸衰竭住进高干病房。4月3日呼吸衰竭突然加重,紧急插管上呼吸机。其后历经磨难直到同年11月26日不幸去世。这期间我几乎每周都要去看望他一次,即使不能做什么护理工作,看看他和他进行一些“笔谈”也好。因为气管插管(后来改为气管切开)后他不能说话,所以每次见面时我们必须通过在卡片上写一些短句进行交谈。比如他经常在卡片上写“大事?”,我知道他即使卧病在床依旧关心国内外大事。这期间他老人家承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包括静脉输液、吸痰、拍背,但是他却以顽强的意志、豁达的心态面对这一切,从未见他发火或绝望。
 
  穆老去世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我深感痛苦与不适应。以往在工作与科研上有什么困难,甚至生活上有什么问题,总是习惯性地给他打电话,或者干脆去他家登门求教。穆老去世后,我痛切地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失落和无助。我曾写过一首短诗,题目叫《常忆穆老》:相依相伴十八春,胜似父子互知心,忍心离我驾鹤去,尔后有难怎问您?
 
  1996年下半年,我和穆老曾酝酿撰写一本关于呼吸疾病鉴别诊断的书,书名为《呼吸内科疾病鉴别诊断》。1996年年底到1997年初,穆老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抱病完成了本书的第二、三、四、五章的初稿,我承担其余各章的编写任务。在穆老患病期间我们的编写工作中断了,1997年11月26日,穆老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沉湎于痛苦之中,无法继续撰写剩余的书稿。后来还是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的编辑鼓励我说,尽快完成这本书的撰写,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1999年8月,此书正式出版发行,我拿到此书后便与穆老的次子穆崇林、我爱人王波澜去佛山殡仪馆,将此书放到穆老的碑前,以此告慰他老人家。
 
  2007年,为了纪念穆老去世10周年,我们在北医校本部举办了一次专题学术活动,中心为继承穆老遗志,努力做好慢阻肺的防控。为了认真总结穆老一生学术成果,经历数个月的努力,我们编辑出版了《穆魁津医学文集》和《呼吸系统疑难病百例》这两本学术专著。2007年12月25日,我在医学文集的首页上写道:当我拿到这本文集时,我真的感到无限宽慰。2009年4月2日清明节,我在为穆老扫墓时,将这两本书献给穆老,算是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
 
  2016年3到4月,应科学文献出版社之邀请我开始撰写《慢性阻塞性肺病 2016何权瀛观点》一书。当初之所以承诺撰写这本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穆老一生致力于慢阻肺的防控,包括他对小气道的系统研究的初衷也是为了做好慢阻肺的早期诊断和逆转慢阻肺的发生、发展。他对慢阻肺的防控其实有他一系列真知灼见,特别是他十分强调慢阻肺的预防和早期诊断。由于种种原因,他的许多建议并没有落到实处。为了继承穆老生前的志向,我们应当继续致力于慢阻肺的防控。今年清明节前夕,我和穆老的家人去为其扫墓,我又将此书带去,恭恭敬敬地放在其墓碑之前。
 
  最后,我想用米奇·阿尔博姆著的《相约星期二》一书中的一段话作为此文结束语:你一生中遇到过一个好老师吗?他把你视作一块未经雕琢的玉石,他会用智慧把你打磨得璀璨发亮,如果你幸运地找到了一条通向他们的途径,那么你在生活中就不会迷失方向。有时这条途径只在你的脑子里,有时这条途径就在他们的病榻边。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