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贺星龙:农村条件再苦,都要坚持下去

2017-05-01 16:44:07 来源:健康报
  在吕梁山沟壑纵横的山路上,一位年轻的乡村医生常年驾驶着摩托车穿梭于川塬梁峁之间。他坚持24小时待命出诊。17年来,他足迹跨越晋陕两省,永和、大宁、延长三县,方圆28个山村,行程足以绕地球10圈,长达40余万公里。他背烂了12个药包,骑坏了5辆摩托,免收出诊费35万余元。这个年轻人就是山西省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的村医——贺星龙。近日,贺星龙登上了央视“2016寻找最美医生”大型公益活动的颁奖台。
 
  手捧着这一沓沓由零钱凑成的学费,他泪流满面
 
  乐堂村地处两省三县的三角地带,由于自然条件限制,这里的人们得病多数靠体力扛,实在扛不过去才到50公里外的县城医院看病。
 
  贺星龙12岁那年,爷爷得了重感冒,高烧不退。因为村里没有医生,病情耽搁时间太长,最后送到县医院也没能挽救。爷爷临终前,用很微弱的声音对贺星龙说:“娃呀,好好念书,长大了学医……”
 
  爷爷弥留之际的嘱咐,深深地刻在他的脑子里。1996年,初中毕业后,贺星龙毅然选择报考了医学类学校,并被运城市卫校录取。
 
  但是一年高达3000元的学费,对于贺星龙一家是个天文数字。当时家里只有300多元的积蓄。“大家伙供你上学!”并不富裕的乡亲们,你家30,他家20,最多的拿出300元,终于凑了3025元。手捧着这一沓沓由零钱凑成的学费,贺星龙泪流满面。他下定决心一定好好学习,毕业后回村里给乡亲们看病。
 
  求学期间,贺星龙每顿饭只花6毛钱买两个馒头,就着从家里带来的韭花和油辣子,喝口白开水就打发了。为了准备下一年的学费,他利用假期抓蝎子、挖药材,再将家里的绿豆一同卖掉换钱交学费……就这样,他艰难地完成了3年的学业。
 
  乐堂村有个会看病的大夫,技术很高,花钱很少
 
  毕业后,贺星龙拒绝了与同学们一起外出打拼的邀请,也放弃了留在县医院工作的难得机会,毅然选择回到村里当了一名乡村医生,“父老乡亲们凑钱供我上的学,我要是留在城里,就觉得对不起他们,做人要讲良心!”贺星龙深情地讲。
 
  2000年秋天,卫校毕业的贺星龙回到村里创办村诊所,父亲贺永宁十分支持,腾出一孔土窑洞作场地,卖掉绵羊、玉米勉强凑了960元,购回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品。从此,贺星龙开始了他漫长而艰辛的村医生涯。
 
  诊所总算办起来了,但一连几个月都没有人来看病,这可怎么办?贺星龙想了两个办法:一是上网深造,掌握最新的医疗知识和信息,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二是登门为人看病,“你不找我,我就去找你”,他听说哪家有病人了,就主动上门为患者看病,可有的患者还是婉言谢绝了,因为不少人怀疑:这个刚从卫校毕业的娃娃能看得了病吗?这一招不行,他又想出一招:白看病,不要钱。岂不知,越这样越没有人信他。无奈之下,他就先给家人和亲朋好友看,一年下来,光药费就搭进去3000余元。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1年70岁的村民张立山,已被大医院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并告知其家人准备后事。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家人找到贺星龙救治,没想到经贺星龙一治,张立山的病情好转,之后又多存活了15年。“起死回生”的张立山让贺星龙声名鹊起,找他看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村里人走到哪都说:乐堂村有个会看病的大夫,技术很高,花钱很少。
 
  24小时随叫随到的守候
 
  “您好,贺星龙医生对各村常见病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不收出诊费。”记者拨打贺星龙的电话时,听到的是极为特别的彩铃声音。这是贺星龙在2006年设置的,为的是给乡亲们一个承诺。
 
  徐家垛村85岁的贺德明,是位残疾军人,妻子和两个儿子前几年就去世了,老人独自生活,10多年前患上了严重的前列腺增生症,插上导尿管才能正常小便。这种病不定期发作,有一次,已是深夜两点多了,贺星龙的手机忽然响了,贺德明老人急切地说:“又尿不出来了,你快来吧,快憋死了!”贺星龙立即穿衣,背起药包,骑上摩托就走。患者距他家10公里的蜿蜒山路,四周一片漆黑,贺星龙借着车灯的两束光一路疾行。到了老人家,插了尿管,尿排出来了,老人无限感慨地说:“星龙啊,你又救了我一次命!”
 
  距乐堂村10里路的上村,五保户冯对生,自幼下肢残疾,由于无人照料,脚踝骨头溃烂已两年了。贺星龙一天一趟,照料老人吃喝,给老人换药,料理家务。老人病重在县医院截肢,他就每天早上6点动身赶往县医院,在床前精心照料,手术单上家属签字一栏里,写的是贺星龙的名字。
 
  最多时,贺星龙一天要出诊30次,长年劳累和生活不规律,让他落了一身病,摔伤擦伤更是家常便饭。贺星龙的一次出诊经历,至今仍深深地印在乡亲们的脑海里。
 
  2013年腊月的一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索堤村一个小孩高烧抽风,贺星龙接到电话后,背上行医包,骑上摩托车向患者家赶去。雪越下越大,坡陡路滑,摩托车行至拐弯上坡时,只见80米长的陡坡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走一步就倒退两步,摩托车不知摔了多少次,好不容易才上了坡头。他急忙骑上摩托车,可还没骑稳,又一次滑坡,摩托车就直冲下去,连人带车被抛在路边一米多深的树壕里,当时他只觉得脚有点痛,但急着给小孩子看病,他什么也顾不上,顶风冒雪,跨上摩托继续前行。
 
  第二天,贺星龙的脚肿得厉害。可雪厚不能骑摩托,乡亲们的病耽误不得,这可怎么办呢?贺星龙就用扁担挑着诊包,走路一瘸一拐地为乡亲出诊。结果,他连人带药从20多米的坡上滚到坡底。这一次,贺星龙的右脚彻底不能动了。后来医院拍片子显示,贺星龙的右足内踝关节骨折,他便给自己打上了厚厚的石膏,“这样受伤的右脚还能踩刹车,骑摩托出诊不误事”。
 
  每天早上7点出发,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贺星龙一天至少有四五个小时在路上奔波。他硬生生骑坏了5辆摩托车,现在骑的这辆摩托车已经是第6辆。
 
  上百名老人的“儿子”
 
  不为名累,不为利牵,贺星龙总用感恩的心回报乡亲。索堤村郭苏珍老人说:“星龙不是他妈一个人的儿子,而是众人的儿子,是我们这一片上百名老人的儿子!”
 
  由于每天出诊都能遇到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生病,看着这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和孩子,贺星龙的心里很难过。他主动找到乡镇医院协商,承担起全乡1028名儿童的防疫工作和200多名儿童营养包的发放工作。经他治疗的留守老人有470多名。从2000年起,贺星龙更主动承担起其中13户五保户的医疗费用,过年给他们送米送面,大年初一把他们叫到家里吃团圆饭,还给每人买一件新衣服。这些年来,贺星龙已为13户五保户支付药费45689元,患者赊账、死账57235元。
 
  乐堂村张立俊老人,老伴去世后,孤单难过,贺星龙在县城旧货市场买回一台旧电视机,修好后给老人安装上。上村村民贺凤娥下肢瘫痪,南堡村村民冯秀莲常年生病,卧床不起,贺星龙就到县里废品收购站,购买回两辆破旧的轮椅,拿回家修理修理,赠送给两位老人。
 
  贺星龙不仅为村民建立了500多份健康档案,还兼职负责全乡的防疫、妇幼、保健工作,使村妇住院分娩率达100%,卡介苗、乙肝首针接种率达l00%,基础免疫接种率达到95%以上,二类免疫接种率达到85%以上。
 
  这些年,贺星龙将心思都放在乡亲们身上,对家人有太多的亏欠。两个孩子到城里上学,他买不起那里的房子,为了省钱,就让孩子租住在离学校很远、条件很差的地方。但却瞒着媳妇贷款1万多元,在黄河边的移民新村买了两孔窑洞开了第二诊所。
 
  女儿贺科真和儿子贺科鑫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和爸爸在家里安安稳稳地过个团圆年,除夕夜儿子偷偷藏起爸爸的听诊器,结果却挨了打。科真说:“我和弟弟一个学期难得见爸爸一面,我们最大的期盼,就是过生日时,爸爸能抽空回来和我们一起过!”
 
  “优秀共产党员”“优秀防疫医生”“最美乡村医生”……这些年来,贺星龙获得的荣誉越来越多,他渐渐地成为“名人”,乡亲们开始担心:星龙会不会调走啊?可贺星龙却讲:“乡亲们当年为我凑钱学医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不管农村条件怎么苦,我都要坚持下去,一辈子为乡亲们服务。钱是没挣下,但咱活下了4000多乡亲,值!”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