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朱兰:为居民健康随时准备“出走”

2017-03-31 18:29:49 来源:健康报
  近日,由国家卫生计生委支持、中央电视台主办的大型公益活动“2016寻找最美医生”评选结果正式出炉,全国共有10名医生当选,上海市徐汇区斜土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朱兰就是其中一位。从医18年,朱兰从诊室走到社区,从医院走到大学,从国内走到国外,她的每一次“出走”,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作为“健康守门人”,她设下的“关口”越前移,居民就能从中越受益。
 
  第一次“出走”:从诊室到社区
 
  1998年,朱兰从武汉同济医科大学毕业,来到上海徐汇区日晖医院,成为一名心内科医生。没想到,7年之后,她就面临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十字路口:2005年,日晖医院转制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当时,社区医生地位不高,许多同事纷纷跳槽离开。朱兰想:去还是留?
 
  面临痛苦的选择时,曾经思考的那些问题重新在朱兰头脑中翻滚: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改变大医院人满为患的状况?才能防止患者把小病拖成大病?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大力发展基层卫生保健,全科医生无疑是承担这些使命的最佳人选。
 
  于是,她选择了坚守在社区,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居民健康问题的发生。
 
  从专科医生的诊室,到全科医生的社区,一切都是陌生的:“以前,我坐在诊室里,等着患者来找我;现在,我必须主动跑到社区里,让居民们相信我,让我负责他们的健康。但是,如果他们不愿意相信我,我该怎么办?”
 
  袁老伯因为脑梗,左半身瘫痪,性格也变得孤僻和暴躁。朱兰第一次上门时,袁老伯一脸戒备,连连摆手,不耐烦地说:“斜土斜土,又斜又土,三级医院都看不好,来个社区医生有什么用?”
 
  她笑着对袁老伯说:“就让我这个又斜又土的医生来给您看看,对您也没什么损失呀。”见她一点不生气,反而笑脸相迎,袁老伯倒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朱兰趁热打铁,先跟他聊聊家常,然后根据他的病情制订了详细的康复计划,不仅为他调整了药物,还给他列出一张饮食与运动的清单。
 
  跟袁老伯比较熟了以后,朱兰“参观”了一下他的家,发现他家活动空间比较小,而且浴室十分湿滑,就跟袁老伯的家人说,请他们在向阳的墙壁上安装专门的拉手,可以让老人锻炼锻炼,并且不要忘记在浴室里铺上防滑垫、装上扶手,以防老人意外跌倒。
 
  此后,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朱兰都定期上门,耐心倾听老人的喜怒哀乐,为他进行心理疏导。同时,她教会老人和家人一些肢体康复技巧,不断提高袁老伯的生活自理能力。考虑到他行动不便,她还主动与居委会志愿者联系,向街道残联申请轮椅,让袁老伯不再“蜗居”家中,能够多出门,多晒太阳。
 
  一次次访视,让袁老伯卸下内心的防备,打从心底里认可了这个“小医生”。袁老伯的偏瘫情况明显改善,性格也开朗了很多。有一次,朱兰离开时,袁老伯望着她,忽然说了一句:“小朱医生,以前跟你说的那些话,对不起!真是多亏有你,谢谢你!”
 
  这句“谢谢”,让她从内心深处觉得,这一次“出走”,她“走”对了。2011年,上海开始试点家庭医生制服务,而朱兰成为了首批家庭医生。因为有了几年时间的社区磨练,她的心中更有底气,暗暗下决心,要努力成为居民的医生朋友和健康顾问,为他们守好“健康”这道门。
 
  她深入社区,对签约负责的1070户家庭2800余名居民的健康状况全面掌握,有多少高血压患者、有多少糖尿病患者,谁的病情稳定,谁需要进一步治疗,她都心中有数。
 
  但是,心中有数就行了吗?
 
  第二次“出走”:从医院到大学
 
  “大医院的医生好比在下游救治落水者上岸,社区医生的责任就是在上游提醒大家:此处水深,小心落水。只有从源头上加强控制,才能避免更多人‘落水’。”朱兰说。在分析居民资料时,她感到知识“不够用”。随着城市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慢性病井喷的现状,构建有效的慢病管理新模式,势在必行。
 
  于是,朱兰利用一切休息时间,跑去复旦大学请教专家,去图书馆查阅国内外文献。一瓶水、一个面包,她就可以在周末的时候,坐上整整一天。
 
  “我很高兴再一次变成学生,像海绵吸水那样,学习国内外对于慢病管理的前沿知识与先进理论。”朱兰说,她还报考了上海交通大学在职研究生,并且取得硕士学位。
 
  就这样,知识的积累,带来思路的开阔,为朱兰创建慢性病群组干预管理新模式打下良好的基础。她在社区“试水”这个模式,效果非常好。
 
  居民陈阿姨是一位高血压伴微量蛋白尿患者,需要吃多种药物控制病情。听闻朱兰将高血压病人集中起来,成立了“群组干预小组”,陈阿姨马上报了名。
 
  接下来半年,朱兰组织陈阿姨和其他病友学习如何控制饮食、合理运动,如何制订健康计划并有效实施。如今,陈阿姨的血压得到有效控制,药物费用大大缩减为原来的1/3,困扰她多年的蛋白尿也消失了。而通过群组干预管理,在朱兰负责的社区,已经有700多位像陈阿姨那样的高血压患者,病情得到有效控制。
 
  由于新的管理模式成本低、易推广、病人依从性高,朱兰还受邀在全国学术会议进行交流。朱兰和同行们看到,现代医学模式正在发生重大的转变:从以疾病为中心逐渐转变为以人为中心。
 
  “作为基层卫生工作者,我们应当做什么?我们能做什么?”朱兰说,这个思考促使她再次迈开步伐,因为她要走得更远,看得更高。
 
  第三次“出走”:从国内到国外
 
  作为全科主任医师和中华医学会全科分会青年委员会副主委,朱兰多次前往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学习他们先进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从中,她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身为医务人员,必须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步伐,转变自身的理念。
 
  “上海新一轮医改,提出加快建立全覆盖、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体系。而这,也恰恰是家庭医生服务的核心。”朱兰说,“因此,结合所学,借鉴引进国际上先进的健康管理理念,我尝试构建了一个适合我们社区家庭的健康评价体系,通过60余个细化的指标,展开对居民家庭的健康评估。”
 
  朱兰为居民张阿姨进行健康评估时,张阿姨无意中告诉朱兰,最近大便有点不正常。朱兰立即追问她的症状,随后建议她马上接受肠镜检查。结果,张阿姨被诊断为结肠癌,所幸发现及时,术后恢复很好。
 
  经过询问,朱兰发现,张阿姨全家在饮食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比如他们常吃隔夜菜、爱吃腌制食品,而蔬菜却吃得很少。于是,朱兰与张阿姨的家人聊了好久,让他们尽快纠正坏习惯,并定期进行肠癌筛查。张阿姨的儿子告诉朱兰:“朱医生,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并且督促我们全家,把好疾病预防的第一道关口。”
 
  听了这话,朱兰感到欣慰,因为她想起当初选择留在社区做全科医生时,她的初衷,不就是为了能更好地让居民防病的关口前移吗?今天,她正在不断向着目标前进,而梦想的蓝图也越来越清晰。截至目前,朱兰在自己的社区已完成680户家庭健康评估,而她的这套评估方案已经在徐汇区得到全面推广。
 
  朱兰不能忘记,在第9届“中国医师奖”颁奖典礼上,她身边站着的是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吴孟超院士。“当时,我是又激动又自豪,百感交集,难以言喻。对我来说,成功没有任何捷径,没有任何秘诀,我只有一个永恒不变的办法,那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出走’。”朱兰感慨。
 
  从诊室走到社区,从医院走到大学,从国内走到国外,朱兰的每一次“出走”,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作为“健康守门人”,她设下的“关口”越前移,居民就能从中越受益。
 
  “也许有人会问我:下一次‘出走’,你会走到哪里?我只能说:为了居民健康的‘回归’,我愿意随时准备——‘出走’!”朱兰自信地笑起来。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