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心理健康服务 如何昂然走进“春天”

2017-03-10 17:43:4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宣部等22个部门印发《关于加强心理健康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是我国针对心理健康服务制定的首个宏观指导性文件。《意见》提出,到2020年各领域各行业普遍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及心理健康促进工作;到2030年,基本健全符合国情的心理健康服务体系。那么,我国目前心理健康服务行业现状如何?《意见》对促进我国公众心理健康水平究竟有何意义?如何将指导意见的内容真正落地?本期“人文圆桌”,我们邀请国内精神医学和心理治疗领域的权威专家对此发表见解。——编者
 
  特邀嘉宾
 
  杨甫德: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海峡两岸精神卫生专委会主任委员
 
  李凌江:中南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
 
  郑毅: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赵旭东:同济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祝卓宏: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国家公务员心理健康应用研究中心主任
 
  多个部委联合发文,对我国心理健康工作将是一次巨大的推动
 
  郑毅:此次22部委下发《意见》非常关键和及时。过去精神卫生领域建设主要是卫生系统一家单打独斗,要在全社会普及推广心理健康工作有很大的困难。此次多个部委联合发文,教育、民政、社会保障部门全部加入进来,相信对我国心理健康工作将是一次巨大的推动。
 
  坦率地说,我国的心理健康事业起步不如欧美早,但稳扎稳打、步伐快,在基础科研和临床应用领域都奠定了一定基础,特别是实际运用方面成果不少。10多年前,我国的心理健康工作已开始推进,当时的卫生部疾控局就在广西、青海、江苏、浙江等地区开展了大量调研工作。特别是2013年5月精神卫生法颁布后,对促进精神卫生事业发展、规范精神卫生服务和保护患者权益方面更是起到了突破性的推动作用。
 
  目前,在理论层面已经完善,需要加强的是渠道建设,并设定可量化的指标。比如在学校推进心理健康服务,应该在考核和升学标准等问题上对心理健康予以明确,才能在操作层面落到实处。事实上,心理健康是促进各项工作的重要抓手和元素,可以有机地融到各个部门工作中。
 
  杨甫德:在落地的关键过程中,除了各个部委协作努力,还需要在具体场所(如学校、机关单位、社区等)对不同人群采取针对性强、实用性强的健康指导的方法。尤其要强调家庭的重要作用。在门诊中我们常常发现,很多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是家庭环境不良引起的。
 
  此次出台的指导意见内容丰富,强调从预防到治疗再到康复开展全程关注,突出强调对普通人群和亚健康特殊人群的心理健康预防保健,重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顺利回归社会。特别强调了“早早期”的干预,即让公众在健康时就获得权威的心理调适方法和相关知识,并能够随时获得心理健康促进服务。同时要调查了解社会公众心理健康问题排在前几位的问题是什么,有针对性地开展指导。
 
  建立从预防到康复等多元化的心理健康保障体系,不仅需要经费保障,还要有核心的“领头羊”——主责部门制定几个五年规划,扎扎实实将心理健康目标细化,强调可持续性,切实提高公民心理健康。在此基础上,还需要全社会群策群力,才能最终提高我国公民整体的心理健康水平。
 
  赵旭东:《意见》大大扩充了《精神卫生法》的内涵。明确要求针对各类人群开展心理健康服务,加强心理学工作者、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和精神科医生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促进行业和学科的融合。同时,教育部门和卫生计生系统,要对这四大类专业人员系统重组,明确工作责任、角色地位,开展规范化教育,做到人尽其用、各司其职。
 
  提高公众心理健康水平,需加强科普宣传,做到预防和干预并重
 
  李凌江:提高我国心理健康水平,首当其冲是要提高公众对心理健康的认识水平,这一点非常重要。政府、媒体、学校、社会组织等要全面开展心理健康促进与教育工作,将心理健康知识融入群众文化生活。尤其是政府要制定具体政策和措施,来规范和引导心理健康机构的设立、人才的培养等问题。同时要创新传播方式,比如运用门户网站、微信、微博、手机客户端等平台,营造健康向上的社会心理氛围,引导公民主动调适情绪困扰与心理压力。
 
  郑毅:目前,我们国家心理健康服务的两大主要问题:一是发展不均衡。在大城市,诊疗水平、药物使用与发达国家并没有差距。而在基层,心理健康服务和相关治疗的普及性远远不够,尤其缺少儿童、青少年精神科医生。二是科普力度不够。社会上依然存在对患者的歧视,患者及家庭也因此产生严重的病耻感。因此需要加大力量培养精神、心理医生,重视心理健康知识的科普宣传。这次《意见》也特别强调了科普宣传的重要性。事实上,睡眠障碍、焦虑症、抑郁症、厌食症、多动症、抽动症等问题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要让老百姓意识到早期治疗的重要性,科普宣传非常重要。
 
  以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为例。“3岁看大,7岁看老”,心理健康必须从儿童抓起。儿童心理问题的早期识别和诊断非常重要。但我国儿童精神科医生人手奇缺。我们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的领导下制订和颁布了“儿童心理问题预警征”,积极组织培训儿童保健医生和全科医生,把孤独症、多动症、抽动症等预警征和诊疗流程教给这些医生,由他们对有疾病指征的患儿进行筛查转诊,从而提高儿童心理问题的识别率和诊疗率。与此同时,近3年我们还在针对儿童、青少年开展心理健康问题的摸底筛查,力求使每个孩子像“打预防针”一样,接受儿保医生和精神专科医生的一条龙服务。这样的做法也受到国际组织的赞誉和推崇。
 
  杨甫德:《意见》提出,针对各类突发事件处于心理危机中的人群,做好心理危机干预和心理援助工作。我国的心理健康预防和促进正在逐步与国际接轨,但心理援助热线还不够普及。事实上,心理援助热线这种干预措施具有方便、可及性强、几乎可覆盖全人群、不受地理时间限制的优势,应在国家层面加大力度普及。另外,心理危机干预目前仅限于自然灾害等创伤事件中,实际上,肿瘤慢病患者、婚姻关系紧张等人群,都需要持续的心理危机干预来降低出现心理问题的风险。
 
  改进心理健康促进工作,有赖解决专业人才短缺和行业监管不严两大短板问题
 
  李凌江:我国目前非常缺乏心理工作者。以精神科医师为例,全国大约有27000名注册精神科医师,国家的计划是要增至40000名精神科医师。我国目前大学精神卫生系每年大约培养1000名左右的学生,大约50%左右毕业后从事本专业。因此需要有更多的措施来培养人才,国家现采取的方法是学校培养、转岗、继续教育等。同时,需要改善精神、心理专业人士的待遇,提高社会对这类人才的尊重度。此外,要规范我国心理健康服务领域的服务。目前,我国的心理咨询队伍水平参差不齐,鱼龙混杂,不加强质量控制与管理,只会损害心理健康工作者在公众中的形象。
 
  祝卓宏:自2002年以来,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已颁发90万份左右的三级或二级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目前,我国心理咨询师职业化发展存在培训机构报名把关不严、培训教师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继续教育和行业监管等问题,急需规范心理咨询服务行业的发展。首先要明确不同层级心理健康服务的边界:心理治疗的从业人员需具有国家认可的专业技术职称,心理咨询的从业人员需获得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且需满足国家或行业对实习实践经验的有关要求。具有其他专业资质和专业背景的人员可提供其他类型的大众心理健康服务,但不是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其次,要逐步完善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的本科、硕士、博士学历教育体系;鼓励高等院校与国际一流的心理咨询师教育和培训机构联合培养人才。
 
  特别要建设心理咨询师从业人员督导和监管体系,提高职业资格认证的报考条件和技能培训要求。比如,可适时在心理咨询师资格认证报考条件中增加对心理学专业学位的要求,增加对具备至少3~5年的实习和实践经验的要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要尽快制定心理咨询机构设立、心理咨询师执业、心理咨询服务等标准或规范;建设心理咨询机构和心理咨询师信息管理系统、服务质量评价体系等,以及不合格机构及人员的退出机制;建立行规行约和行业自律制度。
 
  就服务层面制度保障而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要探索和推动将心理治疗纳入基本医疗保险;物价部门要根据心理咨询机构和心理咨询师质量评价结果提供行业服务参考价格,规范市场价格;工商部门要加强对心理咨询服务机构的注册登记和审核管理,将质量评价结果纳入审核内容等。
 
  赵旭东:我国对心理咨询行业还没有严格规范,未来心理健康工作主要还是应该由受过系统心理学专业教育的人员承担。社会工作者是一支重要力量,但在我国目前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在医疗服务价格改革中,要注重体现心理治疗服务的技术劳务价值,根据行业特点分类制定人才激励和保障政策,增加心理健康服务的岗位吸引力。目前,上海市的心理治疗费已纳入医保。精神动力性心理治疗、认知行为治疗、内观治疗等心理治疗的收费标准为45分钟110元,家庭治疗的收费标准为90分钟400元。只有门诊挂号费和心理治疗费有一定保证,心理从业者能够得到合理、体面的收入,他们的积极性才能提高,也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聊聊吧”话题预告
 
  设立医生日,您赞同吗
 
  两会期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政协委员白岩松关于设立“医生日”的提案引发关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白岩松坦言,如果全社会缺乏对医生的尊重,最后倒霉的是我们。而设立“医生日”不仅体现对医德的重视,也是为了让社会尊重医生。
 
  那么,设立“医生日”到底有无必要?它对于医生、患者乃至我们整个社会意义何在?欢迎读者朋友参与我们的话题讨论。
 
  投稿邮箱:jkblyhe@163.com。截稿时间:3月21日。——编者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