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许雅君:“慕课”是付出更是收获

2017-03-03 17:07:22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MOOC是Massive、Open、Online、Course四词的缩写,即指大规模的网络开放课程,在中国,也被称为“慕课”。MOOC发源于美国,2012年起,这一概念开始在全球流行。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等知名高校打造的Cousera、Udacity和edX网络平台是其中的三巨头。2014年,北京大学医学部推出了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第一批慕课课程,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助理、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教授许雅君的《身边的营养学》正是其中之一。
 
  “老师用不用心,学生能体会到”
 
  说起要做“慕课”,许雅君起初并不觉得难,她有10年教龄,对教学有热情,还曾获得北京市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但真做起来,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
 
  站在摄像机前,许雅君还以平时上课的状态来讲授,回看视频时就发现了问题:“眼神是不对的,飘忽不定,跟观众没有交流感。”于是,许雅君总结出:“还是要对着摄像机的红点说话,不能偏高,不能偏低,走动范围要在两线之间,不然就会出画面或者挡住PPT。”但,这些还只是技术层面的小问题。
 
  与简单地将传统课堂录制照搬到网上的网络公开课不同,慕课要注册才能学习,每门课都有明确的开课结课时限;每门课由多个学习视频组成,视频的长度宜短不宜长;学慕课不仅要观看课程视频,还要参与讨论、完成作业和测试,通过后能获得结课证书。
 
  这种碎片化、分散式、互动式的慕课形式更加符合互联网用户行为习惯,但这也意味着,授课者需打破传统讲课习惯,重新设计课程。为此,许雅君投入了大量精力。
 
  在许雅君的设计中,《身边的营养学》将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讲授“基础营养素”、“特殊人群营养”和“营养与疾病”。对于首期上线的“基础营养素”篇,许雅君希望能把这些原本枯燥的基础知识讲得既生动有趣,又能与后面的两篇相关联。
 
  “花时间最多的就是去琢磨怎么把这课讲得让学生爱听,毕竟这不像在大教室里讲课,你可以看到学生的表情,能判断学生是否听得懂,爱不爱听。”课程在2014年9月上线开放,但许雅君的准备工作从2013年底就开始了。她要求自己对录课内容倒背如流;对PPT也是反复修改,力求简洁、美观;更制作大量动画穿插其中,以提高趣味性和观赏性。
 
  许雅君白天教学、科研、处理行政事务,晚上“开夜车”准备慕课,这是她半年多的常态。“这大半年晚上几乎没怎么睡觉。我家里有两个小孩两个老人,爱人不在北京工作,我得把孩子们都哄睡了,才能开始工作,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
 
  这种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很快累垮了身体。课程刚上线不久,许雅君突发性耳聋,好在事前已经录制好了4节内容。许雅君一边打点滴,一边心里暗自着急。病情稍有恢复,便赶紧录制新课,怕耽误课程进度。“新录制的课程上线后,好多学生发邮件问,老师您这次课的气色不如之前好,是不是生病了,这种关心让我特别感动。”整个慕课做下来,许雅君瘦了10斤。
 
  《身边的营养学》被评为“2014年度北京大学最受欢迎的慕课课程”。
 
  “教学相长的感觉特别好”
 
  2014年7月22日,《身边的营养学》课程上线信息首次在edX网站亮相,到9月15日课程正式开放,已经有2872名同学注册选修了课程。最后的统计数据显示:来自129个国家的近5000名同学,选修了这门课程。
 
  这还不是全部。由于国内教育网访问edX受限,还有大量的学生选不了课,许雅君还请这样的学生加入课程学习QQ群,分享授课视频。
 
  与这些见不到面的学生教学、互动的7周,带给了许雅君太多的收获、惊喜和感触。
 
  选课的学生年龄覆盖从“50后”到“00后”,学历层次以大学本科和研究生为多,其中大部分学生没有医学背景。为5000名学生答疑解惑是一件听起来工作量极为“恐怖”的事情。开始时,许雅君“严阵以待”,她给助教们开会,规定大家的在线时间,按照问题题号分工答疑,甚至她还动员已经毕业的学生加入这个队伍来。她说:“不能让学生问了问题却没人回答。”
 
  但一次意外插曲,却改变了许雅君对答疑这件事的处理方法。“一次答疑时间中我有急事离开了几分钟,就在走的一刹那,发现有个学生提了个很学术的问题,待我再回来准备解答时,却发现这个问题已经被七八个学生解决了。这件事让我醍醐灌顶——不要每次有提问就特别着急去回答,应调动学生互答的气氛。”此后,遇到新提问,许雅君先问在线同学谁能回答。慢慢地,答疑进入一个自主回答的良性循环,大家会自发开展讨论,对问题的研究也更加深入。
 
  其实,这也正是“慕课”理念的精髓之一。根生于互联网,慕课与生俱来的“开放”和“分享”的特质,使得慕课的学习得以突破传统知识传授单向性的弊端。大量的在线讨论方式,激发了学习者更大的发挥空间和提升潜力,也创造了知识创新和生成的新途径。
 
  “很多学生提出的问题是我这么多年教学都没有遇到的,有学生会把刚刚上线的论文发来讨论,还有学生在选我的课的同时还选了其他相近的课程,他会把相同的讲述拿来对比,给我发信讨论。这种教学相长的感觉特别好。”许雅君对慕课学生赞赏有加。
 
  由于北大力主在国际慕课平台上出现中文声音,所以要求老师全部使用中文。许雅君以为这样就不会有国际学生选课,也就没有准备英文字幕,只有PPT是中英双语的。
 
  上课第一周许雅君就收到学生来信,表示听不懂中文,希望有英文字幕。但此时现做也来不及了,许雅君本以为这些学生会退课。但没想到的是,这个问题在课程论坛上引发讨论,很快有一位华裔美国学生借助软件,把语音转成中文文本,然后用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放在论坛上供大家下载。“由于很多专业知识点翻译得并不好,他们不厌其烦地和我、助教以及同学交流,以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就这样他们一直学完了全部课程。”
 
  在课程快要结束时,许雅君制作了一段3分钟的动画视频,来表达她的感受。她对所有的学生说:“正是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爱,给予我们做好课程、服务大家的信心和动力,身边的营养学,感谢有你。”
 
  “我们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教学多付出一些”
 
  许雅君对教学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2005年,许雅君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她说:“一个学生不明白的问题,你给他讲清楚了,这个感觉特别好。”
 
  第一年任教,许雅君把系里所有老师的课都听了一遍,听课感受记录在一个小本上,哪里值得借鉴,哪里有改进空间,写得非常认真。
 
  2008年,学校举办青年教师讲课比赛,系里让她这个最年轻的老师参加,历练一下。她以学院比赛第一名的成绩被推荐参加校级的比赛。“以前医学部青年教授教学基本功比赛的前三名都是来自教学医院的,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弄。”学校比赛许雅君拿了一等奖,接着又通知她参加北京市比赛。“怕给北大丢脸,我准备了半年时间。我把办公室窗户用木板一堵,放上幻灯片不断演练,回到家,就给孩子讲。”凡事就怕“认真”二字。北京的比赛,许雅君又拿了一等奖的第一名。
 
  这次慕课,许雅君又有了一个新的体会:“原来,教学是可以达到这么有趣的程度的,那平时上课为什么没有呢?当然,对于青年教师来说,科研的压力很大,但我们还是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教学付出多一些。”
 
  事实上,分享精神和网络正在迅速变革教育。有数据显示,全球每新增8个学习者有一个就来自中国。MOOC学院的创始人姬十三评论说:“老师当然也有紧迫感,我能在网上看到全球最好的老师了,干嘛一定要来听你的课?MOOC的到来重新定义了学校、老师和学生。”
 
  公卫学院开展教学改革,作为院长助理,许雅君负责在学院层面总体协调各个子课题的进展,同时,她也是“教学方法改革”子课题的主要参加人。她决心用慕课的经验来提升现实教学方法,优化教学。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