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谢青:没理由放弃任何一个病人

2017-03-03 17:07:03 | 来源: | 分享
  近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科科主任谢青获得上海女医师科技创新最高奖项——“医树奖”。在她的带领下,瑞金医院感染科在全国重型肝炎临床诊疗领域成为先锋:每年收治重型肝炎患者500余例,居全市感染科住院危重患者人数首位;在全国最佳专科排行榜名列第三位;与华东地区多家医院合作共建重型肝炎临床诊治平台,对危重型肝炎患者的抢救成功率达50%。
 
  1985年,作为第二医科大学(即今天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学生,谢青来到瑞金医院实习。当她走进传染科病房,被“复制”的不幸触目惊心:一位位重症肝炎病人陆续被送进来,来一个“去”一个,病死率达到100%。这些病人大多为20至40岁的青壮年。为此,她决定了考研究生的方向——病毒性肝炎,尤其是重症肝炎研究。
 
  谢青师从沈耕荣教授,在研究生时就参与导师的重型肝炎研究课题。当时卫生部指定4个攻关组,分别在上海、重庆、天津、沈阳。上海由瑞金医院作为组长单位,牵手另外3家单位联合开展。经过国家“六五”、“七五”、“八五”一系列重大课题攻关,课题组在国内首先提出重型肝炎的分类、诊断标准及完整的综合治疗方案,使“不治之症”的病死率从原本100%下降至65%~70%,为我国重症肝炎的基础研究及临床救治水平提高做出了突出贡献,因此成为我国重型肝炎研究领域的重要里程碑。
 
  感染科的良性循环
 
  1997年,谢青担任瑞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2000年,医院推荐她到美国当访问学者。2002年,谢青学成回国后即担任感染科主任。当时瑞金医院36舍传染科大楼因年久失修而破旧不堪,医院正在对大楼内进行清空,准备改建。谢青上班第一天就发现大楼里面没有一间办公室,所有病房全部拆掉,感染科医生也都分散在外,怎么办?如果等大楼改建后再开始工作,整个学科不就散了么?
 
  谢青心急如焚。在她的极力要求下,瑞金医院在江南造船厂职工医院新辟一个楼面,作为感染科“临时基地”。她马上召回科里医生,开出临时病房,尽管只有42张病床,但对她来说已是弥足珍贵,保留学科的凝聚力是最重要的事。利用这段时间,她将科中的医生、护士陆续送出去培养:3名医生去美国,3名医生去日本,还有一名医生到香港,护士则被派往北京进修。
 
  2004年10月,焕然一新的感染科-呼吸科大楼终于启用。在谢青的带领下,瑞金医院感染科逐渐建立起临床诊疗与基础研究互相转化促进的良性循环:2004年,感染科的月门诊量为2000人次~2400人次;2016年,感染科的门诊量已逾15万,病房102张床位,出院病人6000多人次,在上海综合性医院感染科中居首位,全国最佳专科排行榜名列全国第三位。
 
  在建好临床诊断平台的同时,她又聚焦病毒性肝炎分子免疫发病机制及治疗对策研究,在肝细胞损伤对急性肝坏死发生机理中的重要作用等方面取得一系列研究成果,得到国际学术界高度评价。瑞金医院感染科成为肝炎新药疗效和安全性评估的国家SFDA批准的药物研究基地,其管理、质量控制和临床研究水平已成为全国感染病领域的标杆,也使跨国制药公司转变了对中国临床药物研究的偏见。
 
  为患者制订最优治疗方案
 
  病毒性肝炎日益成为全球性公共卫生问题。其中,重型病毒性肝炎因其病程进展迅速、死亡率高、医疗费用高昂而成为重中之重。“病毒引起的重型肝炎占所有重型肝炎的80%,其中,乙肝病毒引起的重型肝炎又占80%。”谢青教授说。她率领团队将目标牢牢锁定乙肝病毒引起的重型肝炎的临床诊疗与基础研究上。
 
  她将学科重点规划为四点:预防、干预、个体化治疗与预测。一方面,现在可通过血清学检查确定诊断结果,及早发现、及早治疗。另一方面,治疗方案也已多元化。
 
  谢青回忆上世纪80年代,医生还只能采取单一方法,即内科药物治疗,效果也不理想;如今除了药物治疗,还有人工肝与肝移植。“肝移植是治疗重型肝炎患者最有效的方法,即‘挽救治疗’。但肝移植需要供体,并不是每位病人都能及时得到合适的供肝。因此,人工肝就起到桥梁作用——在患者等待供肝的时间里,人工肝可暂时代替供肝,为患者赢得时间与生存机会。”同时,乙型重型病毒性肝炎的治疗优化和重症化机制的研究已被列为国家“十一五”、“十二五”重大专项课题,新治疗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可很好地为患者控制病情、改善预后。
 
  “医生要为患者制订最优化治疗方案,就可以改变患者的人生,救一条命就是拯救一个家庭,我们没有理由放弃任何一个病人!” 凭此信念,她创建“危重型病毒性肝炎诊治中心”,整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在感染病和移植学科的优势,开展危重型病毒性肝炎诊治的全方位、多中心研究。她在临床上发挥已有的重症肝炎和疑难杂症的诊治特色,利用先进手段治疗重症患者,与普外科强强联手开展肝移植,做好术前术后肝功能调整,提高肝移植存活率;率领感染科广泛开展国际合作,寻找疾病重症化的预警指标,抓住治疗黄金窗口期,提高重型肝炎患者生存率;利用电子化管理系统组建生物样本库,为持续性研究以及转化医学夯实基础。
 
  在她带领下,瑞金医院感染科在全国重型肝炎临床诊疗领域成为先锋:每年收治重型肝炎患者500余例,居全市感染科住院危重患者人数首位;每年接收全国各地重型肝炎患者会诊上百次;与华东地区多家医院合作共建重型肝炎临床诊治平台,对危重型肝炎患者的抢救成功率达50%。
 
  “我对家庭亏欠很多”
 
  “病人最需要她这种和蔼可亲的大夫。” 一位来自上海松江的患者说。
 
  “去找她看病的时候,因为她的态度好,顿时人的心情也就好了。” 一位来自温州的患者说。
 
  谢青对待病人的温和与耐心,在病人中获得极好的口碑。每周三的主任查房、每周一和周四的专家门诊,她从不耽误;对每一位危重病人,她心中有数。这出自她多年行医生涯形成的自觉习惯,更源自与生俱来的责任感。
 
  建立科学、规范、统一的危重型病毒性肝炎临床诊疗策略,推动学科更好发展,她一日都不曾忘记:如何使内科疗效进一步提升、如何对于抗病毒治疗达成共识、如何为人工肝治疗提供循证医学证据、如何建立疾病预后评估体系与肝移植风险评价体系……
 
  谢青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归功于一个稳定而温馨的家庭。作为科主任的她非常繁忙,每天早上7点左右到医院,每天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周末还要出差。“我对家庭亏欠很多。”她说。但是,她有一个模范丈夫,曾坚持接送她长达12年。
 
  “当时我们家住在虹口,离医院很远,每天早上都是他送我到医院,每天晚上又来接我回家。每到下班时,他总要打个电话问:‘可以走了吗?’”她微笑着说,“有时,明明已结束一天工作,他的车也已开到医院,却遇上临时有事或病人突发情况,我又赶紧去处理。他总是一句话也不说,车子熄火,默默在楼下等,1小时、2小时……直到他看到我那层楼的办公室灯光暗下来,他知道我可以下来了,才重新发动车子,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后来,谢青搬家到医院附近,每天步行到医院只要10分钟。但是,丈夫依然担心她每天携带资料、笔记本等塞在包里,太重了,从“司机”华丽转身为“拎包人”,每天都要帮她拎包到医院,才肯走……
 
  正是这种强大的支撑,令她无后顾之忧地为拯救患者的生命而奋斗。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