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住院医师,如何直面人生大考

2017-02-17 19:08:34 来源:健康报
  2017年1月,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学院教师、人类学博士李飞的新著《直面医事危机——住院医师的人生“大考”》面世了。这是一本以住院医师为叙事主角的医学人文著作,书中所呈现的40多位“阿图医生”的故事,以及他们成长的心路历程,打动人心,也发人深省。那么,这本书是怎样出炉的?它能带给读者怎样的阅读体验和收获?对于当今医疗,其价值和意义何在?围绕这些问题,近日,记者采访了李飞老师。
 
  这些故事记录了住院医生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窘事、困惑、不安、失败与进步,是他们真正进入临床、成为医生的洗礼
 
  记者:在《直面医事危机——住院医师的人生“大考”》这本书中,您呈现的中国“阿图医生”们的故事引人入胜,且带给我们很多启发。作为医学院校的老师,您是怎么想到要写这么一本书的?
 
  李飞:在写作这本书之前,我恰逢阅读了《阿图医生》。这本书是医生视角的叙事,又是美国医学生人文课程的教材。作者葛文德将自己作为一名新手外科医生的感受描写得淋漓尽致。读罢此书,当时即发愿要写一本这样的书。无奈的是,与葛文德不同,我不是医生,而是医学院一名人类学专业的教师。在几年的执教生涯里,从课堂讨论、学生作业、读书报告等教学活动中,我得到的反馈是:住院医生存在身份和心理的认同危机。
 
  两年前,我开始对住院医生群体展开一项调查,主题是“第一次教训以及印象深刻的临床工作经历”。来自国内不同地区多家医院的近百名住院医生参与了我的调查,提供了自己独立行医以来的160个故事。这些故事记录了住院医生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窘事、困惑、不安、失败与进步,是他们真正进入临床、成为医生的洗礼。我从中选择了40余个故事写进这本书里,与读者分享。
 
  记者:这40个故事是按照怎样的结构进行编排的呢?
 
  李飞:全书主要由三大部分组成。
 
  上篇:中国的阿图医生。主要表现的是初为医生的住院医师的困惑、稚嫩与勤勉。作为刚入行的年轻医生,对生命的体验触动了他们年轻的灵魂,这种体验除了汗水,还有泪、有血,甚至一生都挥之不去的内心的痛。这是成为医生所必须经受的洗礼,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知晓人类认知上的局限性以及医学的探索之殇,并不得不去正视这样一个道理:反思不应成为文化的禁忌。
 
  中篇:重寻福尔摩斯。医学太需要一种本领,那就是洞悉细节。像福尔摩斯一般,医学侦探们为了破解真相,奋力捕捉着疾病的各种蛛丝马迹。在医院里,新手医生们在追查疾病“真凶”的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甚至莫名其妙的情况,而且生命无常,他们必须直面患者的死亡。讲述他们这种探索的经历、感受,如同他们所记录的生命体征一样,有了更丰富的意义。
 
  下篇:医学的领地。医学是一门充满不确定性的科学,还有很多待解的谜团,教科书无法涵盖。例如,手术室里的麻醉医生如何为手术保驾护航?在急诊室,怎样分清轻重缓急,做到忙而不乱?在这一部分所呈现的是年轻人最初涉足医学领地时那些刻骨铭心的体验和感受。
 
  记者:对于非医学专业的人而言,写医疗故事显然有一定困难,比如一些专业术语的表达。为此,您做了哪些准备工作?又是如何做到专业性和可读性的兼顾?
 
  李飞:我在从教过程中,一直在学习。跟很多优秀的医生成为朋友,开展主题调查,都是我学习的机会。书稿完成后,我们请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年轻医生——北京大学吴阶平泌尿外科中心的汪磊医生做本书的医学专业审校。他很负责,对于一些不能确定的内容,他愿意花费很多时间去查阅资料以及询问专科医生来逐一确认。
 
  因为是叙事作品,即以故事为主体,可读性自然就有了。同时,这些叙事是触动人心的体验,是有感而发。
 
  刚刚成为医生时的教训及印象深刻的经历,值得去叙述,因为他们曾经触动灵魂
 
  记者:您这本书是关于年轻医生的医学叙事,而且侧重于他们初为医生的教训和感悟,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独特的视角来呈现呢?
 
  李飞:我通过学习了解到,当代美国医生书写有三种叙事类型,其中一种即为成长叙事。这个叙事过程也就是找回自我,并得以成长、不断尝试的过程。这就涉及叙事视角的问题:叙事包括医生视角的叙事以及病患视角的叙事。而本书属于典型的医生视角的叙事。
 
  我认为,刚刚成为医生时的教训及印象深刻的经历,值得去叙述,因为他们曾经触动灵魂。这种经验和感悟,对于成为一名医生的影响是独特的,也会在年轻医生中引发情感共鸣和职业认同。而且,对于这些故事的主角而言,完成了这种叙事,也就意味着与前期的“菜鸟”经历做个告别,是职业生涯的一次自我提升。
 
  记者:对于住院医师而言,能够直面医事危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和感受与您分享,更是难能可贵。您是怎么说服他们配合您来出书的?
 
  李飞:是的,对此我非常感动,以至于为了这份信任,我必须去书写,因为这是对信任和情感的回应和尊重。在调查之前,我做了知情同意,让受访者清楚我的意图,说明材料管理及使用的规范等。绝大多数受访者是配合的,同时,他们对这样的关注是认可的。
 
  记者:您所描写的“菜鸟”医生的“囧”令人印象深刻,您如何看待年轻医生在成长过程中所犯的错误?
 
  李飞:书中讲述的住院医生的“囧”,更倾向于是因人类认知的阶段性和局限性,以及医学发展的局限性所导致的医疗方面的问题。这些故事之所以发生,归纳起来,主要有这几大方面的问题:
 
  第一类:对医学与人性的片面认知。从医初始,受过多年医学科学训练的年轻医生会认为生物医学是战无不胜的,这种强烈的信念促使着他们前行。在临床实践中,他们常常把病人仅仅当做给予生物医学治疗的病人,而忽视了病人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社会、文化、心理等其他方面的需求。
 
  第二类:医学“操作”中的问题。现代医学越发依赖于技术和设备,诊疗过程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人与机器之间的关联。在这个关联中,包含着人性与技术的博弈。人在使用技术,还是技术控制了人?这成为年轻医生困惑的一个来源。
 
  第三类:人类体能的局限性。由于工作量超负荷、夜间值班等因素导致医生判断失误、遗漏或疏忽而造成过错。有很多的教训是发生在夜间,这与人的生物节律不无关系。在特定的医疗环境中,这是作为具有生物属性的“人”较难克服的因素。
 
  当然,还有一些错误,它们在当下即是能够有效避免的,很难找到理由获取原谅的,但这并不是本书讨论的重点。
 
  书中所展现的医生个体层面的教训、过错,不应成为住院医师成长道路上的羁绊。因为这些过失和错误具有人性的普遍性,是由于人类自身的认知、能力的不足及产生的局限性所致。另外,也杂糅着社会的、文化的、环境的因素在其中,所以,不应该以个体的成长为代价。
 
  记者:一个新手医生要成长为成熟的医生,关键在于什么?在书中,您讲到心外科先行者伯纳德的故事,让人很受触动。您认为,年轻医生需要跨过哪些坎,才可能成为“伯纳德”?
 
  李飞:我想,年轻医生要克服这些问题,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医生,有赖于时间和经验。
 
  伯纳德的故事的确很励志。还是年轻医生的他曾在一次手术中误伤了心脏壁导致心脏大出血,惊慌失措,处理失误,手术的患儿因此不幸去世。上级医生和院方并没有就此终止他的行医生涯,而他正是通过这次教训学会了如何处理这种意外,后来还成了赫赫有名的心外科大师。伯纳德并未因为过错受到惩罚,因为这并非是由于他缺少责任心和职业精神,而是因为缺少经验。改善的办法只有一个:经久的历练。
 
  讲故事的目的,是希望站在科技的对面,将被科技拉远的人性拽得离人本身更近一些
 
  记者:在如今医患关系有些紧张的大背景下,您选择把年轻医生的一些引以为戒的经历和故事讲述出来,您不担心会使得公众对医学产生误解,甚至加剧人们对医生的不信任吗?
 
  李飞:其实,在这本书出版以前,的确有多位朋友在阅读草稿时表示过这种担忧。我自己也不止一次地怀疑是否要把这个“棘手”的问题继续下去。可是,人不是孤立存在的,这些住院医师的故事,其实是跟每一个人都有关的故事。他们的那些被视作教训的经历、失败,对某个个体而言,是偶然性事件,但就医生的成长经历而言,这又是必然事件,是普遍性问题。我们只需点亮一盏心灯,以人性的光辉去照耀就够了。所谓不忘初心,目的不外乎这三点:第一,让公众有更多的视角去了解医生;第二,让年轻医生成长的环境更加有利;第三,对医学教育有些具体的帮助。
 
  对于公众而言,完全没必要把年轻医生的这些疏忽、过失放大,我希望大家还是要相信医生,相信医疗系统整体的安全性。比如,小大夫上面还有大大夫,再上面还有专家,甚至专家组。另外,因为有了前人的经验,后来者才可以受惠受益。这也更加凸显了本书主题的价值。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一个观点“病人和医生属于两个世界”,怎么理解?您能举例说明吗?
 
  李飞:叙事医学有一个使命,即是去发现医生与患者的差异和分歧。举例来说,一位病人对医生说,“我为什么得这个病?”因为很多疾病的成因是复杂的,比如糖尿病(二型),尽管我们知道跟遗传因素、生活习惯等有关联,但对一个个体来说,他/她究竟是什么原因致病,经过生物医学科学训练的医生,是难于给出一个科学上的全面精准的解释的。医生的回答通常是:“不要管什么原因了,咱们就把血糖控制住就好。”其实,患者的问题是灵性层面的,这与生物医学科学不在一个层面上。
 
  再比如,并发症问题。手术后发生的并发症,对医生而言是概率事件,他们能够有所预见并进行有效应对;但对患者而言,大概一辈子就接受这么一次手术,并发症带来身体上的苦痛,尤其是心理上的打击,其影响可能超出手术本身,这不是医学上的概率所能涵盖的。在这个意义上,病人与医生确实属于两个世界。
 
  记者:在您看来,医事危机的破解之道是什么?您希望通过这种医学叙事达到怎样的目的?
 
  李飞:这些医事危机的缘由是医学认知的阶段性和局限性所致,解决的办法需要科学,也需要以人文加以理解。讲故事的目的,还要对故事重新理解、反思即崭新的生成,是希望站在科技的对面,将被科技拉远的人性拽得离人本身更近一些。
 
  临床医学必须有医院领域和教学领域的紧密结合。我写这本书,就是希望能促进临床知识和实践的接合。除了医院的努力外,在医学教育层面,尚需要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的理论和方法来补充,进而优化医学生、住院医师的知识结构和思维结构,提高其专业能力和人文素养。
 
  总之,我们期待着医学的“明天会更好”,要实现这个目标,教育仍是改善人性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途径。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