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小医生 说出你的职业梦想

2014-06-18 08:23:09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青年话题

  “I have a dream”是马丁路德金在世界面前展示的其政治梦想。那么年轻医生,你们有自己的职业梦想吗?前辈经常告诫年轻人要有自己明确的梦想,不彷徨、不迷茫,这样可以少走弯路,更容易成功。本期我们请年轻医生谈谈所在学科的职业规划和职业梦想。

  36岁的张骞,在泌尿外科领域年轻的医生中已小有名气。这两年张骞奔波于全国30余个省市、60余家医院之间,为符合保肾手术适应证的200多名病人保住了肾脏。由他率先提出的“肾脏保卫战”,正在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同道。

  打响肾脏保卫战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  张  骞

  我1995年考上北京大学医学部,我这一路可以说非常幸运。2000年我被保送郭应禄老师的研究生,之后留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在这样一个医教研全面发展的大医院,作为一名小大夫,该如何给自己定位呢?

  为挑战高难度手术苦练内功

  经过思考,我给自己定位,要在临床中有自己的亮点。

  以前患者得了肾脏肿瘤,就得把肾脏全部切除。肾脏切除后,患者肾功能不全,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我想若能保住部分肾脏,对患者意义重大。但在腔镜下如何做,是一个技术瓶颈。我将这个高难度手术定为自己的目标。这无疑会增加难度和风险。因为若做不好,病人在手术台上就会大出血,甚至有生命危险。但我想,既然确定了目标,就应该想尽办法实现它。

  那么如何实现?我谨记郭应禄老师的教导,我们不能拿病人练手。在技术不成熟前,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为此,我自己设计制作腹腔镜模拟器,请家人协助扶着摄像头,自己反复练习。记得当时整个夏天,每天晚上我都大汗淋漓,练得几近崩溃。就在此时,我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感恩第一个给我手术机会的患者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位接受我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术的患者。这是一位年轻的农民小伙儿,肾脏上长了个4.5厘米的肿瘤。在充分评估后,我考虑到患者还年轻,如果做肾全切,对他来说影响会很大。我对他说,我想试试能不能帮你保全肾脏。他非常愿意配合。值得高兴的是,手术效果很好。此后, 我又开展了五六例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术,自信心也逐渐增强。时至今日,我已做了五六百例腹腔镜肾脏部分切除手术,每每想起,我很感恩于他,是他给了我第一次尝试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术的机会。是他的信任,让我走出了第一步。我经常对自己说,我年资很低,患者之所以找我看病,就是信任我,我应该以更大的努力回报患者。

  帮助更多基层医生提高技术

  这几年来,慕名来找我的病人越来越多。于是,我想应该让更多的医生了解并熟练操作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技术。为此这些年我在60余家医院做手术演示和技术支持。我要将自己这几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分享给同行,让他们在刚起步时少走弯路。

  在我看来,要成为一名好的外科医生,需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包括详实的解剖结构认识程度,分离、结扎、缝合、止血等手术操作,每一步手法都要动作协调规范、干净利落。要尽量避免术中的缺憾。如果术者对解剖不熟悉、操作不熟练、思路不清晰,就会导致操作忙乱、手术效果差。 现在这种新技术的培训班很多,作为小医生,观摩学习一定要做到“四多”,多看书、多动手、多请教、多思考。切忌不思考、不总结、不提问,这种盲从的学习效果会很差。

  术者应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肾组织的质感极其脆弱,血运丰富,使用腹腔镜做手术更没有开放性手术的视野开阔,手术中各个步骤都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复杂情况,处理不当就会引起出血,随时会出现挑战术者技巧的情况。因此,沉着冷静、灵活应变对于术者来说非常重要。最后,完成艺术性手术要有勇于创新、追求极致的精神。

  “心存善念,志存高远”,这是我的座右铭。未来一年,我计划实施一个“公益行动”,做“泌尿外科腔镜万里行”,计划走10个城市,义务为经济上有困难的患者手术,同时通过各种途径进一步普及推广腹腔镜技术,尤其是腹腔镜肾部分切除手术。如此不仅达到自己每年拯救200个肾脏的目标,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亲身讲解、实际演示带动更多的医生学会此项操作,实现“百名医生共同保留千名患者肾脏”的“千肾计划”。

  贺方身在省级医院,虽然平台不错,但是她的学历是本科,在精神科这个大学科还没有自己明确的职业路线。在7年的工作经历中,导师的指引、自我的琢磨,最后使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认知行为治疗。我们看看她是怎么做到的?

  提升学历有方向

  河北省第六人民医院  贺  方

  我是一名在省级精神专科医院工作的住院医师,目前学历是大学本科,工龄7年。那么以我这现在的资历,我该如何给自己准确定位,并树立目标,完成梦想呢?

  在我们省级医院,条件比县市一级的医院要好,不管在人才带教方面还是在学术交流方面。作为低年资的医生,我们平时需要完成大量的文字记录工作。同时,还需要每周对患者进行心理治疗,帮助患者恢复社会功能。

  刚毕业的时候,我是怀着对心理治疗的满腔热情来到医院工作的,对心理医生和心理治疗并没有深入的了解。心理治疗分很多学派,起初我自认为是一个很感性、细腻的人,对精神分析学派充满了好奇,自学了相关的内容,还参加了意向对话的初级学习班及督导班,希望日后能成为一个精神分析治疗师。但是在学习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对治疗过程难以掌控,不知道是与自己的专业水平低有关,还是与自己的性格有关。当我把自己的纠结告诉我院导师的时候,导师说我的性格特点更适合学习认知行为治疗。

  那时我对认知行为治疗一无所知,懵懵懂懂地在导师的安排下参加了为期两年的由北京回龙观医院组织的“中美认知治疗连续培训班”,对抑郁症、强迫症、惊恐障碍、广泛性焦虑、失眠症、社交恐惧症、人格障碍等认知行为治疗方法进行了系统学习。在培训班结束后,我一直在请资深认知治疗督导师对我进行督导。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理治疗水平得到提高的同时,收获更多的是我个性的成熟。以前的我,虽有热情但不够踏实,虽然感性但容易焦虑。学习认知治疗之后,我首先在自己身上应用,切身地感受到这种治疗方式对人的帮助。回头再看,还是要感激医院,感激导师。如果没有导师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把我引入认知行为治疗的领域,我可能还是一个坐井观天经常纠结的“小青蛙”。

  今年1月我考上了河北大学认知心理学方向的研究生。我希望在将来能够成为既有理论基础又有实践经验的称职的心理医生。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