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医师含金量亟须提高

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处长 焦雅辉
2014-06-16 08:16:00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陕西省医学会超声医学专家“手把手”指导基层医生超声操作技巧。戴 一摄

  至少要用21年“爬台阶”

  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截至2013年年底,中国执业(助理)医师有279.5万人。《中国执业医师法》规定,医学生经过1年临床试用期之后,需参加实践技能考试和综合笔试,考试通过之后,方能获得《医师资格证书》。拿到医师资格证书之后,并不意味着医师就能在临床执业,还需要申请执业证书。拿到执业证书之后,才能在临床执业。如果医师有违法违规行为,会被吊销执业证书,需要达到一定条件后才能重新申请。

  取得执业证书只是医师职业生涯的第一步。与国外专科医师制度不同,中国医师实行职称管理体系,即分为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因此医师还需要通过职称晋升,获得更长远的职业发展。举例而言,假如一位同学念的是5年制临床医学,在经过6年学习和考试,获得医师资格证之后,即便是在很顺利的情况下,他还需要15年的继续磨炼,才能晋升到高级医师。即1年临床试用期后当5年住院医师,方可晋升为主治医师,当5年主治医师后晋升为副主任医师,再当5年副主任医师后晋升为主任医师。也就是说,如果职业生涯比较顺利,从医学生晋升到高级医师也需要21年。而在这个过程当中,那些没有选择学医的同学,可能已经是老板、总裁了。即便经过21年的训练,医师还不一定能获得社会尊重。

  扩招害了医学生整体质量

  中国医师在教育背景、专业技术能力及综合素质方面,与其他国家的医师差别很大。虽然我国有近280万名医师,但接受符合医学科学要求的正规化医学教育的医学生比例不高。因此,中国医师与其他国家医师的“含金量”不一样,这和医生的培养、成长历程有关。

  目前中国的医学院校扩招很厉害,由于设备、师资等力量没有跟上,医学生的学习质量已经大打折扣。举个例子,我上学那一届有400多人,其中临床专业有200人,像学习解剖,就是亲自看尸体,看解剖录像,一步一步学习。而现在,我的母校已经扩招到上千人,原来的校园已经容纳不了这么多学生,到处在借房子给学生上课。

  医师含金量不高还和医师资格把控不严有一定关系。我们每年定医师资格考试分数线主要参考医学本科五年的通过率,但目前,本科通过率一年不如一年,医学研究生的通过率也在逐年下降。所以,每年医师资格考试,定分数线都是一个博弈的过程。会计师、律师等资格考试的通过率是10%,而与生命打交道的医师,其资格考试通过率远远高于10%。

  同时,医患矛盾突出、劳动强度与收入不符、学习压力巨大等原因,也使得精英人才与医疗行业渐行渐远。

  经正规化训练的医师比例不高

  在我国,经过规范化、正规化临床训练的医师比例也不高。虽然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就提出了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但没有真正落实。学生从医学院校毕业,未经二级学科培养,就直接分配到医院从事临床工作,以后的能力和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所在医院的条件。在新一轮医改中,我国开始逐步加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2013年年底,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改委等联合下发了《关于建立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的指导意见》,正式启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上海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模式应该是最接近上述文件要求的,这不仅仅是因为经济投入,还涉及观念、魄力等综合因素。

  此外,我国还存在供与需不相适应、医学生培养与医师需求严重不匹配的现象,这是中国医师队伍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日本培养医学生具有很强的计划性,每年培养医学生的数量都是根据医院的需求来确定。而我国医院招聘人才时,像公务员招考一样,违背医学规律。医院可能缺的是一个外科医师,结果招进来的可能是内科医师,导致内科岗位增多,而外科医师的岗位还是缺人。中国对医生的管理和需求,一定要有精细化的计划。

  再有,我国优秀医生资源集中在城市大型公立医院,绝大多数在体制内,医生要跳到体制外确实需要很大勇气。

  实现医师同质化

  如何建立一支高效的医师队伍,需要一个整体制度性的设计和安排。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应制定人才培养计划,改变医学生培养和医院需求脱节的矛盾。医学学科有自身的规律,在制定政策时,一定要按照规律办事。可以从正规化医学教育抓起,变素质教育为精英教育,根据需求有计划地培养医学生。

  同时,我国要进行真正意义上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实现医师的同质化。没有很好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或导致医师的不同质化,会造成各级医院在医疗服务上的巨大差异。经过真正意义上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之后,医师可以进行多种选择,或个体开业,弥补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足;或到县医院做骨干、到大医院工作都是可行的。

  另外,建立专科医师制度非常有必要,这需要修订中国医师执业法,加入建立中国专科医师制度的条款。除此之外,还需要提高医生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吸引优秀人才进入医学领域。

 

  链  接

  “张强医生团队”创始人张强:

  为医师发展寻求更宽路径

  从全球范围来看,医生的角色和执业形式非常丰富。但在中国,医生的角色和执业形式比较单一,99%的中国医生都隶属于公立医院。

  国际上,医生获得执照之后,可以开私人诊所,遇到一些大型检查和疑难手术时,就跟医院签约,去医院做手术,也有很多医生一起合伙办诊所。还有一种比较流行的做法是,医生选择签约医生集团。医生集团相当于医生的经纪公司,帮助医生打理医疗以外的事情,这样可以避免办诊所带来的一系列烦恼。

  当然,还有一部分医生选择受雇于私立医院,最典型的就是梅奥诊所。梅奥诊所给受雇医生开足够高的年薪,并给他们充分的工作尊严。医生受雇于公立医院的形式在西方国家相对较少。

  多点执业是极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执业形式,医生受雇于公立医院的同时,可以选择签约私立医院。我选择走出体制,并创建自己的团队。我的团队与传统公立医院的团队不一样。公立医院的团队是“医生+医生”的模式,每个人都是彼此的竞争者,上升的通道都一样,且只有一条,最终目标都是当主任。我所创建的团队是“医生+助理+客服+秘书”的模式。在此模式下,每一位专家都有客服和秘书,客服负责24小时与患者保持联系,秘书负责安排专家手术前后的事情。所以,这样的团队组合效率非常高。

  创建好团队之后,我开始与医院签约。签约医院负责给医生提供平台,包括检查设备、护士、麻醉、医院接待等,而我提供医疗技术和团队。收入主要靠费用分成,这与医生水平挂钩,水平高,提成就高。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院长黄国英:

  培养好学科骨干

  学科骨干队伍是一个学科标志,因为他们拥有高超的诊断、治疗、预防、随访管理能力,既能够解决患者的问题,又可以为政府决策提供参考。在培养学科骨干方面,我们做了大量工作,包括举办学术沙龙、论文报告会、讲课比赛、回国人员报告会等,让学科骨干参与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亚专科医生培养、研究生培养、进修生培养、出国留学人员选拔,出席国内外学术会议等,不断得到锻炼。用好激励机制对培养学科骨干也有非常积极的作用,如薪酬分配个性化、强调全方位的混合激励机制。培训、激励考核和寻求价值观认同是培养学科骨干的重要内容。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沈柏用:

  四个平台轮训少不了

  自2010年开始,所有医学生进入上海的公立医疗机构从业前,都必须完成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取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书”。

  2011年以来,我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率在上海排第一,已经有215人完成培训,35%留在我院。我们严格控制轮转时间,通过能力测评决定轮转时间,一般是2年~3年,其中3年居多。轮转不求面面俱到,但是要根据专业特性进行培养。我院提出了“四大平台”培训模式保障学员的培训质量,即影像心电图培训平台、麻醉培训平台、临床实训平台、医学人文培训平台。想成为一名好医生,这四个平台的轮训是少不了的。其中,医学人文培训是轮转学习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将培训住院医师怎么与患者沟通,学会站在患者家属的立场上看问题。(以上文字均由本报记者闫龑根据作者在“发现最佳医疗实践——21世纪医院院长峰会”上的发言录音整理)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