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生园地 > 正文

在国际讲坛作报告 我那忽上忽下的心

2014-06-11 08:30:08 | 来源:健康报 | 分享

四川省自贡市第三人民医院 刘 勇



  国际交流的大舞台仅仅是人生的一次过眼云烟,长期自我修炼的寂寞小天地才是厚积薄发的力量之源。


  今年5月,我的一篇英文医学专业论文顺利通过了世界心脏联盟(WCC)有关荷兰、德国、瑞士、意大利、瑞典、奥地利等国专家的一系列严格审稿流程,被荣幸地邀请参加了2014年世界心脏病学大会科学会议作大会学术报告,大会唯一语言为英语,而且没有同声翻译。作为一名地市级医院的医生,这个喜讯令人兴奋的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等待审稿时很忐忑

  世界心脏病学大会,是一个高规格、高水平、有悠久历史的国际心脏病学品牌大会,自1950年以来每2~4年举办一次。本次由世界心脏联盟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心脏学会(CSANZ)在豪华气派的澳大利亚墨尔本会展中心(MCEC)共同主办,全球100多个国家6000多名专家参加了本次盛会。参加这次会议作学术报告的中国学者除了我是唯一的地市级医生外,其余都是我国北上广等地的顶级专家学者,如胡大一、高润霖、霍勇、赵冬、武阳丰等教授。

  我的论文自2014年年初投稿开始,历经两个月的期盼、等待、彷徨和疑惑的复杂煎熬,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例行打开自己的邮箱看一看有没有回音。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文章会被审稿专家怎么看、是否差距很大。几天后,当我收到第一个回复电子邮件的内容是“收到稿件、并且需要分别送达8个国家的专家委员会专家审稿”时,我的期望值就开始下降了,因为我知道过五关斩六将的艰难。所以,后来我就抱定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态等待了……将近过了漫长的两个月,我突然收到了论文录取通知,彷徨、期待的心一下子振奋起来,终于有机会去国际讲坛交流自己的研究成果了!

  上讲台后有短暂紧张

  我的中西医结合诊治高血压病英文论文被安排在主会场的最新临床研究报告专场。当我就要走上讲坛时,我感到了一丝心悸与手足无措。所幸,我经常给自己的学生讲课,因此我安慰自己不要害怕,把台下的人全部当学生就行了。就这样,尽管台下听众是五色的人头和眼睛,几句开场白之后我便恢复了平静,以流利的英文顺利完成20分钟的报告,受到组委会的独特好评,还有不少国外专家希望我继续深入研究,下一届会议能够听到我新的报告。

  老外的疑问我坦然对答

  有一位专家问我,为什么要用疗效好的西药复方制剂与中药方剂治疗高血压作比较研究,你不怕你的比较失败吗?我说西药复方制剂是当前西医治疗高血压的趋势,我当然既作了单一西药比较也要作复方制剂比较啊,因为中药也是复方的方剂嘛,这样更公平!另外,这个课题所谓的失败就是研究组中药的疗效不如西药复方制剂,这在我设计研究的时候就考虑到了,我想做科研不应对任何一个药物有偏心和好恶!即便失败也是科研的一种结果,我会如实报道。于是专家竖起了大拇指接连说:“perfectly,perfectly。”

  兴奋过后自己的反思

  会后,我也问自己,我的研究论文为什么能在众多研究中脱颖而出呢?我想,这种信心来源于自己对相关内容的文献查新,让我相信自己的研究有足够的新颖性,另外自己研究方法学的创新性、科学性也有一些加分。更进一步的原因可能是,自己的研究顺应了当代防治高血压病严峻形势和任务的重大需求,有利于推动产生新的治疗理念、新的整合方法,故具有实用性、可行性和适应性,因而容易受到重视。

  不过,我更深刻地切身体会是一定要潜心研究、积累能量。年轻的同行们,如果没有研究成果,拿什么去交流?如果没有把自己的研究成果翻译成国际语言的能力和口头表达的技能,或者请人翻译了自己不能口头表达和应对,有了成果又能够怎么样?所以,国际交流的大舞台仅仅是人生的一次过眼云烟,长期自我修炼的寂寞小天地才是厚积薄发的力量之源。


  新青年 新思维 青年版每周三与您见面


返回健康报首页>>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