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泉州医生难忘的援边援外故事 带去精湛医术和服务

2014-05-16 11:37:10 来源:海峡都市报

 

东南网5月16日讯(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陈丽娟 吕波 实习生 林素晶 黄艺昕 文/图)

核心提示

在西藏,用一把带锈的手术刀为藏民孕妇剖宫产;在博茨瓦纳,给艾滋病人手术时被手术针扎到;在新疆,身患肝癌晚期,还忍痛坚持为病人手术……

你知道吗?这些故事,就真切地发生在泉州市的援外援边医生们身上。其中,忍痛站上手术台的蔡立忠医生,今年2月与世长辞,被追授为泉州市劳动模范荣誉和“人民的好医生”称号。

泉州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开展向蔡立忠同志学习活动。昨天下午,泉州市委宣传部、市委组织部、市卫生局联合召开座谈会,学习蔡立忠同志先进事迹。

【援边】

泉州市中医院副主任医师蔡立忠

自己衣服穿到褪色 资助贫困学生

蔡立忠是泉州市中医院副主任医师,从医近25年。2010年2月,他请缨援疆,长时间超负荷工作。

今年1月30日,蔡立忠被查出患肝癌晚期。而就在此前3天,他感冒近一个月,一夜未眠的他,还是准时来到手术台前,后来因病痛难忍,硬是坐在一旁指导了4个多小时手术。他说:“病人相信我,我必须来。”

在住院的20天里,泉州市中医院院长刘宪俊去看他,蔡立忠第一句话便是:“那个病人手术后恢复得怎么样?”

蔡立忠家在台商投资区张坂镇,但极少有空回家,这辈子唯一一次和妻子旅游,去的是崇武古城。作为医生,他想办法替病人省钱,有位病人来看骨伤病,只花了9元。

蔡立忠不舍得吃穿,一件衣服穿到褪色还不舍得换。去世前,一家人暂住在他姐夫的房子里。可在援疆期间,他还用微薄的工资,资助两位少数民族贫困中学生。

一些老年人无法到医院来看病,他就一次次登门义诊。援疆一年半里,他热心下乡义诊,被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党委、政府评为“福建省智力援疆先进个人”,被昌吉回族自治州卫生局评为“吴登云式的好医生”。

 

 

泉州市中医院妇产科副主任、主治医师李纪

和死神抢时间 为藏民剖宫产

李纪2009年援藏时,孩子才6岁,公婆年老多病。当时科室其他医生都没办法去,她主动承担了这个任务。

刚到西藏工布江达县医院1个月,那天夜里11点,送来了一位特殊的藏族牧民孕产妇。李纪怎么也忘不了那个产妇的样子——她坐在牦牛车上,身上的几件棉袄都浸湿了血,在路上已颠簸了两三个小时。

李纪心里一直打战,在当地动手术的风险很大,而如果转院至少得两个小时。最终,产妇家属同意剖宫手术。

这是当地的首例剖宫产手术,全院能用的只有一把满是锈迹的手术刀,而且急缺血源。和死神抢时间最重要。咬了咬牙,李纪上了手术台,做到凌晨3点才结束。

闲时,李纪和医疗队同事们还得对各级医院医生开展培训,奔波下乡送药,颠簸三四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李纪感慨地说:“援藏是一种经历,对西藏做一些贡献,再累也不后悔。”

采访中,李纪直言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和儿媳。她是医疗队唯一的女性,想起孩子时总睡不好。她刚到西藏3个月时,有一次孩子得了急性脑膜炎,高烧持续一周,她想千里奔回来,所幸最终孩子病好了。

 

 

【援外】

泉州市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沈倚天

为艾滋病人手术时 被手术针扎到

2005年到2008年,沈倚天和两名同事被选派到非洲的博茨瓦纳支援。

这里气候干旱、卫生条件落后,还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80%的接诊病人都是艾滋病人。

沈倚天大学学的是临床医学英语班,于是想去试一试。他们去的是博茨瓦纳首都的玛利娜公主医院,医院泌尿外科只有1名医生。艾滋病人有隐私权。沈倚天说,他只能把每个病人都当成艾滋病人处理,接诊时带厚厚的面具、两层手套。

2006年夏天,沈倚天“中招”了。一名80多岁的艾滋病人,因并发症要动个小手术。沈倚天本来特别小心,结果病人在做局部麻醉时,肌肉抽筋,手术针一偏,直接扎到沈倚天的身上。

“非常担心,真是难以接受。”沈倚天懵了,虽然有24小时内服下可排出毒素的药物,但谁也不敢保证100%有效。

由于抗艾滋病感染的药物副作用大,他吃完后一直恶心呕吐,就跟化疗一样,还不敢把这事告诉家人。而因为人手紧张,沈倚天依然坚持上班。直到吃了3个月药后,他才确认未感染上艾滋病。

 

 

泉州市第一医院心外科护师吕锦明

没见父亲最后一面 默默消化痛苦

吕锦明,是泉州援非的唯一一名女性。那时,她毕业不过4年,不顾家人的反对,主动报了名。

博茨瓦纳的护理工作强度比国内大,夜班长达12个小时,还要为病人洗澡、打饭。

工作很辛苦,但吕锦明还是爱上这个国度。工作之余,她会参加当地人举办的聚会,热情的非洲人亲切地叫她“little girl”。她说,非洲人民很淳朴,当你向家属解释病人情况时,他们都会连声道谢。而最让她欣慰的,莫过于看着重症患者脱离生命危险。

吕锦明最遗憾的是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2006年年底,患食道癌半年的父亲离开人世,妈妈一直没有告诉她父亲的病情。直到父亲逝去的消息漂洋过海,吕锦明久久无法接受。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救过那么多人,却不能救自己的父亲,太难熬了。”吕锦明说,那段时间她下班后,经常呆坐远眺,默默消化内心的苦痛。

长年的高强度工作,吕锦明回国后体质差了很多。她觉得,3年的欢笑和眼泪,很值得,“援外工作,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最重要的是在这种孤独感中,如何找到排解方式。”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