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一位医生的故事 郎景和专栏

2014-04-19 14:55:47 来源:健康报
  夜半出诊

  从医几十年来,夜半出诊是常有的事,我从没觉得会有什么意外,或遭遇什么危险。

  我家离医院不远,当然用不着车子接送。途中有个小胡同,黑暗曲折,但无论冬夏寒暑、刮风下雨,我都是轻车熟路,往来习惯。

  前不久,有位热心人认真地叮嘱我:“您夜间出诊去医院,也要小心点啊!”我不以为然:劫一位大夫何用之有?记得我小时候听老人说,劫匪不劫邮差、不劫郎中。因为邮差的袋子里什么消息都可能有,也许还有与劫匪相关的;而郎中要去治病救人,劫郎中伤天害理。

  医生夜半上医院,当然是情况紧急:或出血休克,或手术困难,或难产……所以,我似乎觉得自己重任在肩,无所畏惧,邪不可干。但热心人还是诚恳规劝“小心点好”,我回应说:“要不我挂一个牌子,上书‘大夫出诊’?”那人急忙道:“不可,千万不可!有人就想害大夫呢!”

  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我心里还是有所防备。后来夜半出诊我会提高警惕,特别是注意汽车后边、胡同拐角处。其次,不忘在口袋里装上一二百元钱,遇有斜刺里窜出来的人便乖乖交出。就我这年纪和体力,抵抗总是不行的。第三,编成如下这般说辞:“我是大夫,要到医院抢救病人。夜半出诊,未带钱包,未戴手表,眼镜不错,于你无用。你现在害我,恐怕也就害了病人。病人可是无辜呀,也许还和你沾亲带故呢。真想害我,就等我处理完病人回来吧。我肯定还走这条路,如何?”

  所幸始终未能实践过!

  医生不怕脏

  医生当然是要干净的,确切地说,那是无菌观念。

  20多年前,我在《从医启示录》里写道:“人们说医生的工作是最干净的:洁白的衣服、严实的口罩、消过毒的手套……但他们却要和血、脓、病菌、癌瘤打交道。惟其如此,才需要最干净。”

  为了诊断治疗、为了病人、为了干净,医生真的不怕脏,甚至是某种危险。

  我是妇产科医生,给新生儿吸痰、清理呼吸道时,有时会让自己吸入羊水。病人出现非常严重的大便秘结,医生亲手抠大便,也是常有的事。抢救窒息病人,口对口呼吸,顾不上其他了。在日常工作及手术中,艾滋病人、乙肝病人等都可能使医生招致感染,成为这些传染性疾病的“高危人群”。

  医生懂得感染的危险,也懂得预防感染的方法,但有时他们顾不上、做不到。这是一种职业精神,不怕脏透视出一种庄严和圣洁。

  无菌观念和不怕脏是医生的两个对立统一的素养:无菌观念是医学原则,科学作风;不怕脏是人文关怀,服务精神。

  不怕脏于医生也是需要教育和训练的。记得念大学时,我上内科学基础课,听老师讲如何检查尿液:从观察颜色、气味、透明度,到显微镜检查及有关实验室化验。老师还说,有时要亲口尝一尝,糖尿病病人的尿就是甜的,并随即将手指伸入试管,蘸点尿液送入口中。同学们吁声一片,惊愕不已。这时老师笑着说:“当然无需尝试。我是用食指伸入尿液,舔的是中指。这也是在考验你们的观察力……”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