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青年观察

谁是美国科研的保护伞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 瞿申红
2014-04-18 10:22:51 来源:健康报
  在美国医学科研领域,有一套成熟的规章制度约束各个环节的运作,它不仅保护了青年医生的科研热情,也为医学科研提供了宽松的环境。作为一名旁观者,尽管我不能详尽看到规章全貌,但依然能时刻感受到它的强大力量。

  我在两年间先后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院、迈阿密大学医院、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学习,对美国的医学院和医院的运作有了较深入了解,令我感触最深的是这里宽松而公平的学术氛围。

  美国大学分为私立大学和公立大学。一般私立大学比公立大学实力雄厚,名气要大。美国20所常春藤联盟大学几乎都是私立大学。美国的大学不是以“大”而出名,而是以专业的学术水平来赢得声誉的。我留学的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是公立大学,在美国的公立大学里排名比较靠前;而私立的迈阿密大学在全美大学排名30多位,宾夕法尼亚大学排名第5。

  没有人能长期做霸主

  私立大学和医院的主要管理机构是董事会,包括校长、院长的聘用都是经过董事会来决定的。比如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教授的评定,需要有全美20位同行专家一致认可你的学术成就,才有机会获得该职称。尤其是在比较有名的学术机构,想要晋升高级职称,必须得到同行的认可。其他任何个人和机构没有权利决定你的学术地位。任何人不可能在这一领域长期处于霸主地位,因为不久就会有人超过你。对于年轻人的成长,没有任何人会来打压,你可以和你的大老板,还有其他学术大牛们争论。

  学术会住院医坐台上

  我在参加全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年会和多伦多头颈外科大会时,发现在主席台上就座的竟然是住院医师,而白发的老专家坐在台下认真听演讲、提问题。会议有的专场是收门票的,45~75美元一张,年轻医师想去听有点意思的讲座,必须买门票。各个学科的主任委员,一届是综合大医院的资深专家,一届是私立医院或诊所的精英,学术委员从来不是按额分配的,自己的学术地位决定你在专业领域的地位,而不是其他。

  还有一个令我感触很深的,就是美国医生生怕你学不会东西,一直要把你教到弄懂为止。年轻的住院医生动手机会也很多,像耳科培训的专科医师可以主刀完成耳科最高难度的手术,心脏外科的培训专科医师可以主刀心脏手术。几乎不存在“学霸”、技术垄断、生怕徒弟学会后超过师傅的情况。真正做到了学术有专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

  支持科研拥有惊人耐心

  在美国科室内搞一般的聚会,基本都是比萨和一点点酒,有时甚至吃饭的钱都没有,但是许多教授手上都有大批的科研经费。像在费城我跟的那个做机器人手术的导师,有7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在迈阿密大学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中国老板,每年可获得NIH近35万美元的资助。他们搞学术永远有钱,而请客吃饭时永远是抠门的。

  与此同时,美国同行对于科研的耐心也是令人羡慕的。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医院耳鼻咽喉科嗅觉研究中心什么设备都有,研究了近30年了,也没有什么大突破或者获得什么大的奖项,但是医院依旧每年拨款。高质量的科研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间完成,这个道理谁都懂,但连续30年的支持和等待真的很难得。

  总之,这里有一套成熟的规章制度,当大家都按规矩出牌时,事情就变得很简单,科研工作者只要专心搞科研就可以了。

  新青年 新思维 青年版每周三与您见面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