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网首页

用国家力量捍卫医者尊严(2015.08)

2015-10-20 13:51:21 来源:中国卫生
  文/解 伟
 
  据中国医师协会披露,5月28日到6月7日10天内,国内连续发生9起伤医事件,多名医护人员受到伤害。另据媒体报道,6月9日至29日,上海市见诸报端的医患冲突就有7起,8名医护人员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当下,病人在医院去世或愈后极差没有希望恢复意识或自理能力时,不少家属是要闹上一闹的,至于上述后果究竟由医疗行为导致还是病情本身严重到“无力回天”反倒无人在意。这似乎成为一条默认的底线,只要“闹”者破坏医院、伤害医生的程度不过分出格,舆论常保持相对静默,公安机关也不会采取强硬措施。
 
  但近来一些暴力事件渐渐突破了这个底线——因腰椎穿刺不成功,家属将正在解释的医生打得血流满面;护士发现留置针穿刺点渗血,为避免感染帮患儿拔针遭家长打骂;不想排队被医生劝阻,突然闯入诊室持锤击伤医生后脑;家属认为“120”来得晚,冲上救护车与医生扭打,劝架的护士也被殃及……琐事竟成“导火索”,可见暴力渲泄已无底线!
 
  暴力违法犯罪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恃强凌弱”,侵害目标常指向比施暴者自身更为弱小的群体。从社会认同来看,医生是有地位的“精英”阶层,但从受害频率和程度来看,没有征兆甚至没有正当缘由却经常遭遇暴力侵犯的医生们无疑又是“弱势群体”,如何理解其中的矛盾呢?
 
  除了“力量”,“心理”也是重要的区分标准。狭义医患博弈即在医疗服务中,医者垄断知识和技术成为强势方,受“创收养医”机制的诱导,过度医疗侵害患者权益现象无法根除。这使患者群体容易形成心理认同:医生既治病也谋财,不值得完全信任,医患冲突是患者忍无可忍的爆发,应当无条件支持“弱势”的患者。
 
  将这个心理认同公式引入广义医患博弈,把现场和网络“围观者”按照支持倾向分别归入医、患队列,力量对比顿时反转。人吃五谷杂粮,何况现代人的食物浸入了各种激素、农药、重金属,谁也免不了和医生打交道,必定会在某个时期成为患者。所以广义医患博弈实际是以医疗职业划线,除医务人员及其家庭外,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属于患者行列。再将患者群体进行职业细分,又涵盖了媒体、法律人士以及除医疗以外各行各业的从业者,这又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医患冲突中,医务人员常有孤立无援、所有人都站在对面的感觉。
 
  其实,文明世界中的人们完全有办法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按照社会契约理论,国家的产生本身就蕴含了这样的解决方案——公民将暴力复仇、自卫的个体权力让渡给国家集中行使,除紧急情况下的自我防卫等有限法定事由,只有国家有权力同时也负有义务代表全体公民及时、严厉打击暴力违法犯罪行为,使守法公民不必依赖个体暴力来对抗外部侵害,进而使整个社会不必陷入“人与人的战争”这样无序而残酷的状态。国家力量作为一种正当而必要的存在,如果经常性“迟到”或“缺席”就会放任一部分社会成员重操原始的暴力武器,或对他人施以侵害或对自身提供保护。所以,暴力泛滥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暴行越是缺少顾忌,就越发提醒我们:保障社会正常运行的法治机制至少在某个局部出现了故障。
 
  (作者系本刊特约评论员)
 
  编辑 姜天一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推荐阅读

    热度排行

    相关链接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报社活动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别推荐

    健康报网手机版